导航菜单
首页 » 八字 » 正文

梦里梦见好几头水牛-梦见大水牛是什么兆头

编者按:乘近期省内主流媒体,对矮寨大桥乃至湘西进行集中宣传之机,红网特约作家吕高安,推出“第三只眼看矮寨”专题系列散文,通过描写矮寨古今之变,体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交通精神传承,以及矮寨人在党的领导下,战天斗地,改变山河,追求幸福的不坠之志。

透过矮寨大桥,可打开矮寨的春天。上下图王华提供

文/吕高安

湘西武陵山脉,千山万壑,群峰壁立。大庸至保靖断裂带、古丈至凤凰断裂带相交之处——矮寨则更为引人注目。矮寨,距湘西自治州首府吉首市不过20余公里,却俨然另一个世界。

春分时节,雾锁矮寨。暖雨晴风,白云袅袅,绿野徘徊,人烟忽见。将此地装点得仙隐幢幢的,还是世界级桥梁矮寨大桥。

自2012年3月,矮寨大桥建成通车以来,令无数司乘、文人骚客驻足,搜尽华丽辞藻,赞美大桥四季之美,抒发河山之恋。作为交通人,我无疑多次看大桥,写大桥,已感江郎才尽,挤不出什么美词佳句,形容大桥雄伟壮观。此刻我只知道,伫立大桥,拨开根根悬索,可打开矮寨的春天。

周末,我和湘西高速几个同事,出高速公路矮寨收费站沿319国道下坡,直下矮寨盘山公路。6公里的公路,挂在山梁上,弯弯曲曲的路面,弯弯曲曲的汽车,弯弯曲曲的人流,飘动着13个大音符。

路旁山花烂漫,草木扶疏,紫薇花、紫荆花、桃花、玉兰花等,露珠盈盈,香气四溢。一块墓地肃立“湘川公路死事员工墓碑”,一具“开路先锋”的雕塑,一个“湘川公路石碾”展台,一座建造于1937年的“中国第一立交桥”—— 此谓“矮寨公路奇观”,在草木花卉下,分明感受到春天的呼吸。

矮寨的春天也属于苗家姑娘。王华供图

沿公路奇观走11公里,是矮寨镇。沿溪上行4公里,停在德夯苗寨。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教科书级的苗寨。秀丽山峦的挤挤挨挨,莺飞草长的青翠欲滴,衬托出一幢幢吊脚楼,一条条石板路,一座座石拱桥,一个个盛装苗女。

突地,“咕咕噜噜”“吱吱呀呀”,我们循声而去,一排筒车矗立溪边,不紧不慢,不知疲倦地转悠着,转悠着。狗儿摇尾,鸡鸭欢唱,在几个苗姑面前绕膝寻欢。苗姑头戴野花,手拿茶泡,与畜生们逗弄嬉戏。一个少年背来一筐青茅,倒在村边田畴里,几头水牛奔过来,便大口大口地咀嚼,尽显牛年之气。

你看,田野里,“嚯哧嚯哧”几个老农夫扬鞭耕田。几头耕牛“嗯满嗯满”地呻吟着,昂首挺胸而自强不息地前行......已近中午,栋栋吊脚楼,炊烟袅袅,菜香飘飘,衬托出苗寨的生机和恬静,忙碌而有序。

不过,立身景区,百十户人家的德夯村,是不全靠农事生活的。苗鼓苗舞、抢狮斗牛、上刀山下火海,男女老少,他们人人都有绝技,不只在三月三、四月八、六月六、苗年中有突出表现,即便平日,每每整出跳歌晚会、歌舞会、苗鼓舞、灯火送客等招待游客,以展示苗胞粗犷豪放、生动活泼的性情,以及热爱生活、欢迎来宾的态度。

其实,古渡小舟,石桥流水,筒车滚滚,流水淙淙,本身就是款款迎宾曲,就是清亮不倦的苗歌。苗歌绕梁不绝,攀援盘根错节的原始森林,四周绝壁,直至400米盘古峰。

站在盘古峰看“驷马峰”,岩石嶙峋的四座山峰,如同四匹烈马奔驰而来,势不可挡。与之相对的,是三座灰白色的石峰,好像三个花罗裙苗族少女,立在山梁上,亭亭玉立,若有所思,若有所歌,人称“三姐妹峰”。

我们接着爬“骆驼峰”,进“吉斗苗寨”,过“观音洞”,钻“玉泉门”,品“玉泉溪”,登“接龙桥”。接着驱车远眺,画屏峰、盘太峰、原始次生林、腊梅林、云雾峰、椎牛花柱、玉带瀑布、椎牛界、船头山、九龙溪、梭子岩、海螺峰、九龙门、流纱瀑布、九龙潭、夯峡溪大洞、骆驼峰、燕子峡、瀑布群等,从我们眼前掠过。时而雄鹰展翅,时而孔雀展屏,时而瀑布银链,时而曲径通幽......怎么赏心悦目,大自然就怎么造化。

“流沙瀑布”落差达216米,据说是雄踞全国之最的瀑布。我们伫立瀑旁,水流裹挟着春风,左右飘舞,扑面而来,将五脏六腑,浣洗得舒舒爽爽,“流沙”二字因此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继续往左,我们花了1小时攀援“天问台”。这里山势高耸,峰林绝壁,跌宕高耸,断崖石壁,瀑布声响。置顶,我们对着苍天,歇斯底里地吼了几嗓子,引发阵阵回响,俨然“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的激情豪迈。

是呀,9年前,湖南高速人正是以此种豪迈,改天换地,在千年天堑之上,竖立起世界建筑矮寨大桥。此种豪迈,与2300多年前,屈原遭受楚怀王的迫害,被流放沅湘流域、路过此地时,发出的对天地、自然和人生的“170问”,是多么的截然不同。

也有人说,屈原写长诗《天问》是在益阳桃江县城的凤凰山,山顶有“天问台”。“问天台”也好,“天问台”也罢,也许这两地屈原都到过。屈子“逢时不祥”,忧国怀伤,对天长叹,问天不已成常态。透过屈原楚辞,我们可以想象楚怀王时代,贫困落后,权利倾轧,民不聊生,与现实中国,是多么的截然不同。

“德夯”是苗语,意为美丽的峡谷。王华供图

问天台只是德夯大峡谷一景。“德夯”为苗语,意为美丽的峡谷。这里峡谷深壑,瀑布飞泻,青山险峻。云雾悠游,时而高空低顾,时而沿壁亲吻。让人直感诗人胡柯对矮寨点赞,真是贴切。

“峡溪古峰梅花,吊脚玉门苗家。雨露洒,彩霞抹,德夯缥缈隐深闺,今日迎客撩流纱。似孔雀开屏,赛出嫁黛帕,好一幅风光风情画。”

2021年3月24日于长沙

作者简介:

吕高安,男,邵阳市人,作家,书法家,教授级高级政工师,湖南高速集团中层干部。出版专著一部。近10年来在央省主媒发布文学、新闻、评论近400篇140万字。执行主编12卷本140万字文化丛书,获省领导撰文高评。散文《被十字架腰斩的情缘》获中国长城文学奖、全国法制文学二等奖;散文《猪血丸子弹起过年的“土琵琶”》被选为高校教材;散文《娘,你眼角的泪干了没有》网络点击量60多万次,获众多网民、名家好评。报告文学《解密“种子”的基因》在人民日报整版刊登,入选中宣部《时代楷模钟扬》一书。评论《共情高歌“我和我的祖国”:青春中国的最炫唱响》红网首发,并被数百家网站转发。理论文章《政治视域下加强农耕文明教育势在必行》被湖南省委宣传部授予“2019年度全省政治思想工作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