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八字 » 八字五行 » 正文

在梦里梦见老婆回家了什么意思-梦见老婆回家来了

从前,一货郎到外地进货,留下妻子独自在家中居住。一天夜里,货郎梦见妻子,妻子神情黯然,告诉货郎自己要出一趟远门,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说完,妻子就慢慢地倒行,一直退出房门,才消失不见。

新聊斋:原创故事《梦妻》

货郎名叫马大诚,平山村人。他家境清寒,父母去世,自己经常扛着担子去到县城,吆喝着卖一些杂货。

马大诚为人忠厚老实,货物应有尽有,因此来往客人络绎不绝,有买梳子团扇的,也有买胭脂水粉的,还有买首饰的。

马大诚只求赚点小钱,到时娶个媳妇。就在二十五岁那年,马大诚靠卖货有了一些积蓄,娶了邻村的薛氏为妻。

薛氏小名叫月儿,向来朴素节俭,长得也很漂亮。村里人纷纷议论,都说马大诚上辈子修来福报,娶了个好妻。婚后,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感情极好。

一天清晨,马大诚外出进货,对妻子说道:“月儿,我三天就能回来。”薛氏说道:“我在家中等你回来,路上谨慎一些。”二人恋恋不舍才分别。

当天夜里,马大诚赶了多半程的路,就先找了一家旅舍,打算休息一晚再走。次日一早,马大诚收拾出发,晌午就赶到进货地,与人交接好货物。

马大诚不想耽搁,便立即返程。天黑以后,他又来到先前那家旅舍休息,打算第三天直接赶回家中。

就在这天夜里,马大诚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妻子神情黯然,说道:“大诚,我要出一趟远门,前来告诉你一声。”

马大诚问道:“你要去哪里呢?”薛氏说道:“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说完,只见薛氏慢慢倒行,一直退出房门,才消失不见。

这时,马大诚忽然惊醒,才知道这是一场梦。但他回想梦境,总觉得梦中的妻子神态异常。

马大诚惴惴不安,不停地安慰自己只是一场梦,劝说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辗转难眠,天还未亮,就启程赶回家中,片刻不想停歇。

黄昏时分,马大诚回到家,发现大门紧闭,敲门叫妻子也没有应答。于是他放下担子,从墙上翻入院内,直奔房间,发现妻子躺在床上,鲜血已经染红床铺。

马大诚急忙上前,发现妻子的胸口插着一把剪刀,身体已经冰凉,死状很惨。马大诚极为难受,哭喊道:“月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说好等我回来啊!”

片刻之后,马大诚稳住情绪,叫来邻居帮忙看家,自己前去县城报案。

当时,县令王钧接到报案,亲自带人前往马大诚的家中。王县令进到房间,只见薛氏不仅胸口插着剪刀,脸上也有淤青,衣服还有撕扯的痕迹。王县令来到院内,发现墙上还有一个血手印。

王县令询问马大诚,马大诚如实告知,说自己前天一早外出进货,今天回来就发现妻子惨死家中。王县令又叫来邻居进行审问,都说没发现异常。

王县令又问马大诚:“你家钱财放在何处?”马大诚说道:“就在门后的大缸里。”说着,马大诚指向门后。王县令前去检查,发现钱财都还在缸中。

于是,王县令说道:“凶手并非劫财,而是想要玷污你的妻子。薛氏死的时间应该是在昨天夜里,想来凶手知道你会外出,不能赶回家中,才选在昨天夜里作案。”

王县令一边说着,一边检查现场,忽然发现床边薛氏的鞋子里有一对耳环,做工精美,上面还有一些血迹,于是拿起来,问道:“这是你家的东西吗?”

马大诚看着那对耳环,说道:“不是我家的,我妻子向来不喜欢这类东西。不过我好像曾经卖过一对这样的耳环。”

王县令一听,继续问道:“还能想起卖给谁了吗?”马大诚想破脑袋,也没能想起。于是王县令收起耳环,带回县衙。

王县令走后,马大诚将妻子装棺,打算抓到凶手之后再下葬。马大诚从早到晚坐在妻子的棺前,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却是整日以泪洗面,就连岳父岳母叫他吃饭,他也不肯吃。

三天后,忽然有一女子跑到县衙,对王县令说道:“大人,我家中招贼,丢了一对耳环!”这女子正是城中刘三的妻子何氏。刘三是城中出了名的无赖,整日游手好闲。

王县令一听,问道:“耳环长什么样子?可还丢别的东西?”何氏回道:“只丢了耳环。”于是描述耳环的样子。王县令立即叫人取来从马大诚家中发现的耳环,交到何氏手中。

何氏接过一看,说道:“这就是我的耳环,为何上面有血迹?又为何会在大人这里呢?”王县令并未回答,又问道:“这对耳环在哪里买的?”何氏回道:“这是我男人送给我的。当时听他说,好像在一个货郎手中买来的。”

于是,王县令派人抓来刘三,又让人叫来马大诚,先让马大诚在门外候着。刘三跪下后,王县令厉声问道:“你已经有家室,为何还要害人家的妻子?”

刘三回道:“大人,我没有害人啊!”王县令又问道:“你说你没有害人,那你妻子手中的耳环是怎么回事?”

刘三转头一看,见到那对耳环,颤声说道:“大人,这对耳环,我不知道啊!”说话同时,他身体不由得微微发抖。

王县令顿时拍案而起,呵斥道:“还敢狡辩!来人,先打他五十大板!”二十大板下去,刘三就已经忍不住,急忙说道:“大人,我说,我说,这对耳环,是我从一个货郎手中买来,送给我妻子的。”

王县令继续问道:“那货郎你可认识?”刘三立即回道:“认识,认识,就是总来城中卖杂货的马大诚。”

说着,王县令叫人带马大诚进来,刘三看见马大诚,更加害怕起来,顿时吓得满头大汗。马大诚盯着刘三,看半天,忽然说道:“大人,我想起来了,耳环就是我先前卖给他的。”

王县令继续审问刘三:“如实招来,送给你妻子的耳环为何会在马大诚的家中?”起初,刘三还不肯承认,但王县令又押着他去到马大诚的家中比对墙上的血手印,竟然是一样的。证据确凿,刘三这才如实招供。

原来,刘三听说马大诚的妻子貌美,心中惦记起来。他无意间得知马大诚前几日要外出进货,留他妻子独自一人在家居住。

于是,刘三偷来妻子何氏的耳环,又带一些银子,本想如果马大诚的妻子喜欢饰品,或是爱财,就一定会从了自己,到时也不会出什么乱子。不想马大诚的妻子并不喜欢这些。

而且,薛氏每次独自在家,都会在床头放一把剪刀用来自卫。薛氏看见刘三闯进房间,拿出剪刀极力反抗,二人撕扯之下,刘三为了不让事情传出去,便夺过剪刀,杀死薛氏,然后翻墙逃走。

然而,就在慌乱之中,刘三把那对耳环掉落在薛氏的鞋中。刘三回家后,才发现耳环竟然不见了。马大诚听刘三说完,上前就要痛打他一顿,却被衙役拉住。

凶手已经抓到,王县令让马大诚回去告慰薛氏在天之灵。回家后,马大诚选一处墓地,安葬好妻子,并在妻子墓前诉说一番。

当天夜里,马大诚又梦见妻子,妻子微笑说道:“大诚,你不必难过,既然凶手已经抓到,我也该去投胎了,真希望哪一世还能做你的妻子。”说完,只见薛氏渐渐消失在马大诚的眼前。

马大诚忽然惊醒,暗道又是一场梦,不禁泪流满面。此后,马大诚将薛氏的父母接到自己家中,细心照顾二老,直到二老离世。而马大诚却是一直孤独终老。

此故事为民间故事,名叫《梦妻》,原创作者:忞白。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