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八字 » 八字运程 » 正文

周公解梦梦见师傅梦里托话-梦见自己当厨师在做菜

文|江徐

元旦那天,我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梦:

我和众人站在某地不知所往,一位老和尚走上前,牵起一根无形的绳,引领大家移步。

一路上,老和尚与我闲聊,他问我答,都是很简单的问题。一边峭壁,一边悬崖,稍不留神人就会跌落下去。

但是我们走得很快,也很自然,我觉知到自己心无恐惧,大概因为潜意识里知道自己不会跌落悬崖(因为信任这位和尚)。就这样,一直走在梦里的阴雨天。

走到后来,和尚回过头,看我一眼,笑问:你还是之前那位朋友吗?

人在梦里,仿佛变得简单,能够摆脱思想知识的束缚,其实也可说愚钝,不识禅机,我答:当然是啊。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潜意识的表现,也是欲望的满足。我根据多年的做梦经验将之理解为:梦是一面水做的镜子,在清晰与模糊的波动中照见真我。

每次做梦醒来,我习惯追忆梦中每个细节,然后咀嚼,将之记录。记梦的过程,也是一个有所玩味的小游戏。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梦为镜,可以识己心。

梦里的那位老和尚,是韩国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中的那位老和尚。这部影片最触动我的一个地方是,小和尚未能抵御情欲诱惑,还俗成家,后又因为妻子移情别恋因爱生恨,杀了妻子,藏匿到这深夜寺庙里来。很快,警察找了来。

佛经刻完,手铐铐上,警察将罪犯带上通向外界的小木船。船好好的在水中央,却动不了,警察为之纳闷,那个曾经的小和尚却懂了,猛回头,凝望师父。师父脸上淡淡,心里有所不舍,但是……他意念一转,放船离开。

得道之人并非无情,却能戒除尘俗痴情。老和尚明心见性,一辈子清心寡欲,但也没有完全丧失掉可以称之为人情味的东西。

梦里的各种情形,都是形象化的心理动态。弗洛伊德只是提供一种了解自己的方法,真正能够解析梦境的也绝非周公,而是我们自己。

梦有伪饰,却无欺骗。那老和尚其实也不是和尚,是假借这位和尚之名的另一个我,或者我的一部分心灵(姑且这么说吧),在梦里自问自答。一句不假思索的“当然是”,如果用以往所学知识与思想观念看待,那必然错——孔子曰,交臂非故;佛学认为,诸行无常,行将散灭;医学认为,人体细胞每七年更换一次——总之,今天的你,已不是昨天的你。知识是认知的窗户,也思维的是屏障。

醒来想想,并无差错。我还是那个坏脾气、急性子、不懂拐弯抹角、对人事执念太深的我。

为何会做这样一个梦呢?

因为内心有认识自我、改善自我的欲望。

为何会在元旦这一天做这样一个梦呢?

因为,元旦、新年、生日、立春、开学的第一天、到新环境的第一天,这些时间刻度相较平常更有新的意味与气象。

为何借用这样一位老和尚作为指引的形象来自我反省?

大概是因为佛学与道家文化让我感到亲切的缘故。(不是佛教与道教,是佛学与道学,前二者属于宗教层面,后二者属于哲学范畴。)

之前看《梦的解析》这本书,有人跟我说,“弗洛伊德是个大骗子”,我问对方为何这么说,他似乎没有回答。虽然没有给出回答,我想无非是他对弗洛伊德的观点产生质疑,进而否定。那么,质疑和否定背后的那个观点,就是绝对正确的了吗?

难道,像我上面这样自己给自己解梦,就一定是对的吗?如果不对,谁又能给出比我更为准确的答案?如果有人(譬如弗洛伊德)给出正解,我们又凭什么确定他给出的是那个百分百对的答案?要么,我们依赖于对方是知识权威;要么,我们相信自己直觉的选择。

世间一切知识学问,一切思想观念,都只能拿来作为参考。真正的真理,不在可见的文字,不在可听的声音。佛曰,不可说,一说即错。这个“一说即错”,不是卖关子,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得道之人面对人与生命本体之间的张力时的无可奈何。

如此说来,解梦,也是一项自圆其说不自欺的游戏。

立春的早晨,躺在床上,房内光线昏暗,听不知楼下谁家鸡鸣,想起这个梦,继而想起“春夏秋冬又一春”这个电影名字,别有意趣中感到缘分奇妙。

人之命运,环环相扣。尘世生活,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的一段旅程。

这个冬天,重读南怀瑾的《庄子諵譁》,将齐物论一章逐字逐句看了遍,被世间乱象搅扰得浑浊不堪的心湖才渐得澄清。人的记忆力实在可怜,越是根本的东西,越是容易忘却。

立春这天,恰好又读到南师的诗作《己亥立春》:

万人如海且藏身,

明月湖山驰梦尘。

不是逃禅心已懒,

来年料理自家春。

庸人想出名不易,名人想藏身也难,各有各的命。逃禅也好,心懒也罢,说说而已,南师到底和渴望“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的东坡居士一样,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

有这样积极且不乏诗意的人,走在前面,哪怕是过去的时代,有他们的文字品读与陪伴,对心慵意懒之人来说,是愿意相信的良药。

【作者简介:江徐,80后女子,十点读书签约作者。煮字疗饥,借笔画心。已出版《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点击右上角“关注”,收看更多相关内容。】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