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八字 » 八字知识 » 正文

我梦见梦里家破人亡-预示死亡的19种梦

首页缩略图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南栀向寒 | 禁止转载

1

“咔嚓咔嚓”,山上的一个小坟包里传出了异常的声响,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一只只剩下骨架的手从泥土中伸了出来。慢慢地,整副骨架都钻出了地面。

“真舒服啊。”骷髅咣啦咣啦地摇动骨架,伸个懒腰吸收着月华惬意地说。

于是摇身一变,一个穿着红裙的长发女人出现在了坟地里。坐在坟包上,两只被折断的脚来回晃动着,嘴里还唱着诡异的歌谣:“月光似水,秋风凉。阿妹山头望呀,望情郎,情郎哪儿去?随我入地堂,做那好一对鸳鸯。碧落黄泉好做伴,莫恋尘途温柔乡。”

山林里的夜猫子惊得发出婴儿啼哭的声音,扑棱着翅膀飞走了,留下她无声地咧开了嘴笑着扭正错位的手骨,又安上了断腿。迈着渐渐正常的步伐,下了山。走在惨白的月光下,原本血肉模糊的脸变回了温婉秀丽的模样,嘴角弯起一抹醉人的笑容。

2

由于警局有一堆事情要做,纵使上次家中进了不明身份的东西令林竹非常恼怒,她也没办法空出时间来调查,只能加强了结界,可那东西每次都趁她不在偷撸她的猫!每次听到她回来,就消失了踪影,只留下一阵檀香和淡淡的阴气。

“混蛋。”林竹正在电脑上整理着档案,想到这不禁低声骂了出来。

“怎么啦竹子?还在为家里那件事生气呀?”林子笙一进门就听见林竹在骂人,笑着调侃了她一句。

“要是你,有人偷撸你的猫,还挑衅你破你的结界,你气不气?”林竹翻了个大白眼。

“那多好啊,它还不是每次都帮你喂猫嘛。”林子笙捧起一杯咖啡凑到嘴边小声叨叨。林竹懒得和他计较,而是掏出了那东西在她家落下的玉佩递给林子笙看,“你帮我看看能不能看出些什么。”

林子笙拿起玉佩,在看见那个“毓”字之后,眼神突然有些晦暗不明。

“你呆半天干吗呢?看出什么没有?”林子笙张张唇正不知该说什么,幸好此时陈局叫了他们的名字,“小竹,阿笙过来一下,有事做了。”他暗暗舒了一口气,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好咧!这就来。”

“这次有点特殊,你们注意点儿哈。”陈局脸色不太好,只是丢了一叠资料就走了,似乎不太想理这个案子。

林竹好奇翻了翻,明白了原因。这次是一个叫陈迟的富商报的案,不过他没有报刑事类,而是直接报的非正常事件类,而且他还依仗着自己与市长的翁婿关系向调查局申请了优先处理。难怪陈局生气了,他可是最恼这些官场裙带关系影响破案计划的。

林竹和林子笙一块拿了资料认真看了起来,通过上一次的案子,她已经对血淋淋的案发现场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她看到从现场拍下的照片时,还是被恶心到了,皱了眉头,有些想吐。

陈迟的妻子,被他出差回来时发现赤身裸体地死在了浴缸里头,腹中六个月大的胎儿被人残忍挖去。

调取家中监控一无所获,甚至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死亡原因,一点线索都没有。经由法医检验,死者身体内排除任何迷幻类化学物质成分,由此排除了他杀是通过下药致使死者死亡的可能性。

他不在家的期间,家中只有保姆和其妻子二人,可保姆在案发前半个月已经被邻居目击到回了老家,期间也并没有关于保姆回来过的证据。

“这要是放在刑事类,估计成无头悬案了。”林竹放下了资料,淡淡地对旁边陷入了沉思的林子笙说。这句话警醒了林子笙,这可不是刑事类案件,他刚才怎么就自动带入刑事推理思维了呢?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开始寻找别的突破口。

“听备案的同事说陈迟来报案的时候,他问陈迟最近身边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说没有,但眼神又躲闪不清的,似乎隐瞒了些什么。”林子笙手来回摩挲着下巴突然想起来,把刚才知道的告诉了林竹。

林竹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站了起来,“我们去见见那个陈迟就好了。”每个人都有秘密,只是这秘密是不是关于案子的,那就得问本人了。

3

“陈先生,对于您妻子的死亡,我们十分抱歉。但若您不能把关于此案的所有信息都交代清楚,我们警方恐怕无法帮你找到真正的凶手。”林子笙一反平日里的温和阳光,十分严肃与认真。

眼前的陈迟是个年过半百仍风度翩翩的商人,也许因为曾经做过老师,身上并没有那种狡猾市侩的气息。他的头发白了不少,因为妻儿遭遇横祸的关系,面色憔悴不堪,痛苦颓败。

听到林子笙半威胁的话,他的脸色明显变得不安起来,双手不停揉搓。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说出了口,“其实我觉得这事太过荒诞,所以才没有说出来。前一段时间,我经常梦见亡妻。她在梦里老是狰狞地朝我笑着说,要让我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警察同志,您应该已经知道在我的现任妻子露琼之前,我曾经还有一任妻子,她叫评芜依,是一名青衣。”

他与她是贫贱夫妻,那时一个不过是收入微薄的教师,一个是地位极低的戏剧演员,可他们熬过来了,终于生活渐渐稳定殷实起来,买得起车子可以去四处看看玩玩。

在那不久以后,他们终于有了第一个孩子。他们就这样每天兴高采烈地盼着孩子的降生,直到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

“那天我不该去外地参加会议的,才害她自己开车出了车祸。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我,她和孩子都……”陈迟哽咽了,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哭得泣不成声,声音里尽是愧疚与难过。

“也许是不甘吧,怨恨我没能在她身边,甚至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所以才说要报复我。可是露琼和孩子是无辜的呀,她们没做错什么啊。”

陈迟说完这句话的当下,林竹就感觉到了周围气温的骤降,甚至察觉到了来自暗处充满恨意的眼神注视。而且还是那种恶狠狠的盯视,不带任何掩盖。

显然陈迟和林子笙二人也感觉到了,三人一时之间无话,空气静得可怕。好久以后,那种压迫的感觉才消失了,这让林竹悄悄松了口气,毕竟她与林子笙全身而退容易,但要保住一个普通人恐怕有些麻烦,尤其还是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

那么在目前来说,只有把陈迟放在警察局才是比较安全的,毕竟警察局煞气重,一般再怎么厉害的也会畏惧三分。

“陈先生,这几天就要麻烦您和我们去一趟警察局了。”林竹起身使了个眼色,示意林子笙把陈迟半拉半拖地拉上了警车。

若事实真如陈迟说的那样,恐怕就不会出现刚才的情况了吧。林竹暗暗腹诽。

在林竹二人把陈迟拉上警车的时候,隔壁一个陌生的女人引起了林竹的注意。她感觉到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

“那是上个月刚搬来的邻居。”陈迟顺着林竹的视线望去,顺带说了一句。那个女人穿着粉色长裙,长相十分温婉有气质。看见林竹在看她,她温柔地点头示意笑了笑后转身回了屋里。

正值正午,阳光照在女人身上,投射出一道很短的影子。林竹看到这原本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是却在下一秒看见女人的腿时,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那个女人腿骨分明是断的,怎么可能走得如此安然无恙,还能行动自如?

但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并不好说,目前唯有先把陈迟保护好了,才有可能查出真相。林竹没选择打草惊蛇,而是冲林子笙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带走了陈迟。

4

“死者姓名李露琼,今年39岁,居于紫荆大道29号,职业为某公司白领。尸体于7月14日被发现,死亡原因不明。如此简短的信息,你们觉得能查出什么呢?”陈局好整以暇地看着座下的林竹、林子笙等人,抛出了一个难题。

“老师你别忽悠我了,刚才刑侦科的同事传过来的资料可不止这些。”林竹托腮十分耿直地插了一句,换来了来自陈局一个中年大叔的白眼。

死者李露琼的信息并不能看出什么,除了死亡日期。李露琼的死亡日期,与十五年前陈迟第一任妻子评芜依的死亡日期是相同的。难不成真是评芜依不甘死去,所以化成厉鬼报仇陈迟?恐怕没那么简单。

“陈迟与他的第二任妻子露琼相差了十岁,两人为师生关系。而李露琼为市长先生的独生女,你们就不会想到些什么吗?”看着陈局俨然一副要编出一篇豪门恩怨小说的模样。林竹自然知道这又是个套,虽然陈局说的也不无道理。

“陈局,我们不如这样……来一招愿者上钩。”在旁边默默听了很久的林子笙突然站了起来,把想法和详细步骤给大家说清楚后,众人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几天后,林竹带着一些东西,按照调查到的信息来到了一座山下。她紧盯着山前一面的绝壁,与山下竟是嶙峋怪石的干涸河床,心里有了几分计较。爬了半个小时,果然在山头处发现了一处孤坟,那就是陈迟死去的第一任亡妻评芜依的埋骨之地。

谨慎地走近孤坟,林竹眼尖地发现了坟头有泥土翻新过的痕迹。林竹没有犹豫,拿出早已带来的铁锹,挖开了坟墓。(原题:《沉尸》,作者:南栀向寒。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