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北帝灵签 » 正文

梦里梦见女朋友拥抱-梦见搂着女朋友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同时也是最为复杂的器官。科学家一直对人类大脑进行研究,但迄今为止也未完全了解。

大脑和梦境的关联一直是人们热衷于讨论的话题 ,梦境是充满神秘的,而大脑又有很多未挖掘的秘密。一层一层的谜底等待着科学家们不断揭晓。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梦境和大脑的联系。

在心理学中,有这样的理论,越是聪明的人越爱做梦,这是因为高智商的人在睡前会思考很多问题,或者不断地强化记忆,那么他睡着后就很容易做梦,由于大脑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潜意识的信息便会反复在大脑里输出。

我们常听见一个笑话,做不出来的题在梦里想出来了,其实这也不是不可能。

高智商的人往往会经常出现以下几种梦境。

关于性的梦境

高智商的人往往格局比较大,看待事物比较长远,对眼前的蝇头小利嗤之以鼻,所以他们会一定程度上压抑生理上的需求,在马斯洛的五种需求当中,高智商的人往往会追求自我实现等高层次的需求,在实现这类需求后,底层需求的获得就会变得非常容易,比如有了财富后,很多问题都能解决。

事业有为的中年人,总会挑选18岁的漂亮女大学生作为女朋友。高智商的人往往会延迟满足,只为获得更长远的利益。梦境是和潜意识有关的,而且潜意识又是和压抑的欲望有关的,所以那些被压抑的性需求在梦境中被释放了出来。

除了高智商人群,几乎所有人都做过性梦,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做春梦的几率越大。男女做春梦的类型也有所不同,男性多梦见性交,女性多梦见接吻拥抱或性交。男生梦中出现的多是陌生人,女生梦中出现的多是熟悉的人。

所以做了性梦不要感到羞愧,它对人体是有好处的,这是一种非常安全的释放性欲的方式。

关于飞翔的梦境

你是否有在梦中飞翔的经历,在空中你有鸟儿相伴,眺望着渺小的大陆,背上长了一对翅膀,自由地在空中飞翔。

做这些梦的大多都是青少年,他们还没有完全步入社会,对这个偌大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他们年轻有朝气,敢于放飞自我,追求理想。当然,并不是只有青少年才会做这样的梦,梦见飞翔,其实和睡姿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是平躺在床上,睡姿很放松,这种情况下人是感受不到重力存在的,在失重的情况下容易联想到飞翔。

另外飞翔其实也和控梦有关,控梦也称为“清醒梦”,大致意思是指做梦者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梦境本身是一个无意识的过程,控梦掺杂了意识成分在里面,高智商的人控梦能力往往比较强。

有一位高智商控梦者曾自述道:在梦中,我想要打碎眼前的这个玻璃窗,但无论怎么用力打都打不碎,当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梦境的时候,我就努力想像玻璃碎后的样子,于是我最终将玻璃打碎了。

飞翔的梦代表这个人敢于迎接挑战,去见识更大的世界,但同时也面临着风险,比如在空中飞翔随时有坠落的风险,恐高症一词相信大家听说过,想象一下在空中眺望着渺小的大陆,一定程度也是充满恐惧的,所以在空中飞翔要保证自己“安全”,也需要做梦者掌握好“飞行”技巧,结合自己的固有认知和常识,还有丰富的想象和控梦技巧。

这更像是一场虚拟游戏,对于高智商人群而言,这就变为了有趣的“游戏”体验,有些人能在梦中不断升级,进行一场又一场游戏。很多“玩家”在醒后写追梦日记,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梦的质量和段位,有的甚至还专门去寻找造梦师和外界的帮助,不断地训练,只为培养更加高超的控梦技术。

关于鬼的梦境

相信大家都体验过鬼压床,或者梦见过妖魔鬼怪,每次都要胆战心惊地醒来。在心理学上,梦见鬼和人们的心理情绪状况有关。比如说梦见厉鬼,说明这个人压抑地太深,内心有很多负面情绪。

一个心理咨询室来访的女性,讲述自己在童年时得不到父母的关爱,总被他们忽视,什么委屈都一个人扛。在梦中,她常常梦见张牙利爪的恶鬼向她扑来,此时的她恐惧又无力,或者梦见自己死后化为白衣女鬼,到处被人唾弃,人们看见她同样也是恐惧又无力。

实际上,她内心极度痛苦,渴望来自父母和朋友的关爱。白衣女鬼象征的是孤独,而孤独是抑郁的本质。做这类梦的人,也许白天的生活是光鲜亮丽的,他们高智商,高学历,通过自己的努力事业有成,也拥有了财富,但压抑在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永远无法通过金钱来弥补。

他们只有坦然面对自己,才能治愈过往的伤害。另外,关于鬼的梦境,同样有很多感兴趣的“玩家”,想要挑战一下这个智力游戏,试图控制鬼压床,但笔者不建议去实操,本身这个世界上都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不要企图和自然规律做斗争。

综上,可以看出越聪明的人越爱做以上这几种梦。

爱做梦的人想象力一定丰富,但想象力和智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能说智商高的人会通过控梦努力创造更精彩的梦境。高智商可能影响一个人的梦境,而不会对一个人做梦的频率造成很大的影响。

- The End -

作者 | 汤米

编辑 | 前后黑白

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

参考资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众号:第一心理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