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生肖 » 本命年 » 正文

梦里梦见奶奶和妹妹-梦见自己突然多了妹妹

我家在农村,祖祖辈辈都是农民。80年代的农村也就土里刨食过生活。虽然爷爷因为太爷爷是烈士的缘故,公社里安排爷爷在山上看炮药房(我们这里有山场,放炮炸山出石头),每个月有点收入,但是家里人口多劳力少,也是杯水车薪。

那时候的人都很节俭,奶奶尤其是,甚至有点抠,这也就为他们二老去世后我做的梦有了解释。

在我大概十岁的时候,爷爷奶奶把我爸和我二叔喊到一起,商量生活费的事。那个时候我奶要求每个月每家出十块钱(没给几个月我妈说有点少给涨到了二十),一年做几双鞋,好像一年还要有一身是两身衣服,具体记不太清了。我爸他们哥俩也同意。

我爸年轻时候有些好打牌,没事了就去牌场,甚至连吃饭都忘,为这我妈和他没少生气。

话说给我爷爷奶奶生活费那事儿,我爸一年下来十二次他几乎能忘六次,每次我奶奶都跟我唠叨:“斌头啊,你爸还没给奶送钱来呢!”回去找我妈,“我奶说咱们家还没给钱呢。”我妈就会喊我爸去送钱。听得多了,我也烦,找我父母:“妈你能不能让我爸想着点这事。”

再后来我爷因为脑血栓后遗症,在炕上躺了三年多,在我上初三的下半年去世了,然后我上高二的下半学期我奶奶去世了。因为我上学的高中离家一百多里地,我奶也是当天去世当天就下葬了。那时候也不像现在家家都有私家车,派个人接我一趟也不现实,所以我奶奶的葬礼我没有赶上。

然后就是高三的上半学期,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十一月份的月底,回家周的前三四天(高中住宿,每月回家一次),我做了个梦,梦里就像真的一样。我奶奶坐在炕上和我说:“斌头啊,你爸又没给奶送钱来呢!”我以为是我对奶奶的思念以及没能参加奶奶葬礼的遗憾让我做了这个梦,回家周到家以后我把这个梦当做笑话讲给了我妈听。我妈当时就说了句“该给你爷爷奶奶烧寒衣,你爸还没去呢,净顾得玩牌了。”末了,我妈又安慰我说:“没事儿闺女,明天就让你爸去给你爷爷奶奶送钱。”

我们这里有农历十月初一前给过世的人烧寒衣纸钱的风俗,以免他们在那边受冻。

转眼时间来到2015年,我妹妹结婚前一个月,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夫妻二人要去走亲戚,一直往西走,路上好多出门走亲戚的人,手里都拎着东西,我老公见了说:“媳妇咱们也买点礼吧,空手去不合适。”于是我们走到了卖东西的案子前,只见上边摆的不是上坟用的假花就是纸钱贡品什么的。当时我就醒了,一直熬到天亮给我妈打电话,问她是不是没有上坟,把我妹结婚的事跟我爷我奶念叨念叨。然后我妈给了我个肯定的答复,确实没有。那几年我所遇过的事,导致我有点郁闷了,对我妈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们一定想着年年上fen,有事上fen啊。

安安稳稳的过了几年,到了2019年,才过了农历十月初一,我就梦到了爷爷住院。梦里我去探视,只见他老人家躺在病床上,身上没盖被子,就有一条褥子。我一把掀开褥子,可怜见的,我爷爷就穿了个裤头。唉。天亮我跟我妈通电话说了这个梦,我妈告诉我,因为我爸她俩都在外边打工,等想起烧寒衣这事儿,我叔我姑已经上完fen了,也没好意思麻烦他们再去给代烧。我只好颇为无奈的跟我妈说,以后你们一定要想着,千万不要再忘了。

后来跟我姑提起这事儿,我姑哈哈笑着说:“我也梦见过你奶,不过她总是准备一桌子好饭好菜让我吃。”

有人说这是我和故去之人的缘分,具体怎样,我也不去深究了。

这是我这么多年因为我爷我奶在另一个世界可能缺钱而做的梦。

其实也想过是不因为自己总是惦念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这个世间的能量场深不可测,不敢妄言,虔诚敬畏总是好的。

因缘际会,也是一种恩赐。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