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黄历 » 财神方位 » 正文

梦见妈妈在梦里叫我-梦见死去的妈妈和蛇都在梦里

我们都会做梦,梦见五花八门之事。时而喜时而悲,时而离奇得连自己都说不上所以来。

而有的梦呢,梦完了也记不得梦里的人和事;有的梦呢,梦完了就被惊醒;有的梦呢,梦完了会觉得是一种完美;有的梦呢,梦完了把自己吓哭。

我的外婆已经去世有些时日了,可我经常会梦到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思念一个人。

外婆老死,说来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我撇下手里的事情去看她老人家最后一眼,可惜当时她已经不省人事了,我多少有点觉得遗憾。

就在我离开她的房间想要去上个厕所的工夫,听到小舅大叫一声“阿姐”(叫的是我唯一的亲姨)。我母亲已经残疾多年根本无法理事,当时都是我大姐带我去的。

我返回城里整理了换洗衣服,也前去参加了她的葬礼。

从睡梦醒来,依稀记得梦里的一切,我感觉有点不淡定。

记得外婆出殡那天是个大好晴天,又正值5月转换的季节,可以称的上风和日丽,但梦里却是个雨天。

大家聚在一起吃饭,人不多,或者说我认识的人不多,除了亲戚和二三个熟悉的面孔。

吃着吃着,然后突然就围着一张四方桌跪拜起来,意思是要准备“烧骨灰”。

我慌忙放下手里的碗,应该还有一口饭来不及吃,我也顾不上了。

我跟着众人跪拜在桌前,我怕自己不懂就找姐姐还有爸爸的地方挨着。

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出门了伴着那种哀乐,爸爸拿的骨灰盒,我想帮忙撑伞,那是一把黑色的伞。

可是伞有点小,有点遮不住风雨。我发现爸爸手上也有一把伞,估计是盒子有点重,一只手费劲,就让我一起抬了并肩走,大伞遮小伞。

走啊走,走了一段好长的草地,草又长又密;走啊走,走了一段好长的山路,山路弯弯曲曲,又窄又陡。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很慌乱,出殡的队伍一路上也走走停停。

后来经过了一个“水帘洞洞天”,同行的人又一次大声哭泣起来。听说这是因为马上就到墓地了,逝去的人就不再回头了。

而我爸爸呢,就在这时把盒子转手给大表哥,叫我和大表哥一起抬,他咋滴像个道家人,出演了一段“仙人跳”。

完了之后吧,就看到了抬头式的褶皱石路,那么高,那么陡。

听大家的意思是马上就到了,于是我和表哥小心翼翼的往前,说实话这路有点难走。

也许是出于一种担心,我格外注意脚下和手里,就这样和表哥一前一后地爬了上去。

到了上面,我们看到有有很多窟,这些窟还附有很多姓氏。我们很快找到了外婆的姓氏,知道就是那了。

接着,我们把盒子放下来。看见有个大孩子贴着耳朵,不知道在干什么?

只见从草垛里爬出来一只小动物,“哇,是只灰色的胖兔子……”好可爱。

这个时候我小舅在招呼大家吃东西,好像有鸡蛋和一种小圆糕饼。

小舅说一个人三个,要快点吃。

我感觉那是风俗。必须得吃,可我有点吃不下就醒了……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