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财神灵签 » 正文

包含经常去梦里梦见圆圆的红月的词条

清白之年朴树 - 猎户星座

赵会奇诗歌——月下

一百五十二年的等待

  终于在这个晴朗的夜晚相遇

  急切地像个孩子

  奔向楼顶的手

  忘了牵住结发的爱情

  眼看着一份圆满

  被阴影吞噬

  爱情就站在阴影里

  五味杂陈

  脚在雪地上生根

  天狗吃掉了外遇的悸动

  霸气地昭示来年的光景

  楼道里吹来温暖的风

  那是家的温度

  再看一眼天上残缺的光亮

  相继朝回走

  人生就是一场迷失的赎救

  铅华洗尽

  只剩归途

  不论是超级月亮

  迷人的蓝月

  还是红月亮的喜庆

  少了爱情的陪伴

  必是清冷

  携手爱人

  再次登临楼顶

  天上的美景

  已是不同

  孩童欢呼

  大人赞叹

  遥远的天际

  拍不出美丽的瞬间

  就在心里记下吧

  我等待的相遇

  原来只在今生

  愿红月带来鸿运当头

  愿未来的日子红红火火

  愿我们不枉此生

赵会奇诗歌——月的情事

  腊梅雪里飘香

  花间一壶陈酿

  何人把酒问青天

  嫦娥可还是旧时模样

  千古痴人

  对月倾诉

  万里相思洪流

  此刻

  撑破了超级月亮的肚肠

  一点点泄露

  相思成灾

  一只血红的大眼

  瞪着人间的欢闹

  许是嫉妒多情

  许是发泄被误解的愤怒

  奇妙的科技

  在痴人的摆弄下

  照出月美丽的光影

  一首首唯美的诗篇

  记录下月的情事

  误入红尘深深

  却只羡蓝颜

  圆缺中品味思念

  在何人梦湖之畔

  忘返流连

赵会奇诗歌——梦见杜甫

  困顿的梦里

  我见到了杜甫

  那两腔愁绪

  缠绕着夜的宁静

  未语泪先流

  紧紧握住彼此的双手

  与心灵对话

  给灵魂一个出口

  生活的苦闷

  穿越千年

  于酒中

  一样吟咏

  你说你梦见过李白

  我梦见了你

  一样的境遇

  不一样的选择

  你说我可以放下

  一切烦愁

  而他

  只能活在诗篇里

  千古悠悠

  我似乎顿悟

  又似乎更糊涂

  一脸复杂的表情

  看着你一步三回头

  消失在记忆的渡口

  今夜

  有谁与我共渡

  心海洪流

赵会奇诗歌——头衔

头上的王冠虽好

  却压低了高傲的头颅

  过份地装饰门面

  如孔雀开屏

  前面风光无限

  后面露点丢丑

  无聊的头衔

  压低头颅的同时

  也压低了疼痛的脖颈

  与灵魂的高度

  也许人前的吹捧越生动热烈

  背后的嘲笑就越尖酸刻薄

  一些无聊的人

  用无聊的文字

  修筑门面

  一串冗长的头衔

  掩饰不住迂腐的成名心切

  整日奔忙

  知了样鸣叫

  在那些骚动的圈子

  光阴虚度

  见面互相客气问候

  恭维声声

  看似虚心如孩童

  愿你教诲声声

  愿你批评指正

  可别上当

  你若当真

  必被合伙

  扔进万丈深渊

  还开心的对着深渊

  撒一泡尿

  再扔几块石头

  嘲笑不注重头衔的下场

  和你无知的不识时务

赵会奇诗歌——羞怯

  我半夜醒来

  偷偷地读诗写诗

  把一些粘稠的心事

  直白生硬地

  涂抹在岁月里

  任凭雨打风吹

  我脆弱的灵魂

  不敢面对

  友人的一声问候

  如今写诗

  似乎是一件让人脸红的事

  特别是在写不好的时刻

  我努力试着证明

  我痴情的吟咏

  只是给骚动的灵魂

  一个出口

  我的努力

  终是白费

  夜色给我披上夜行衣

  我在熟悉的世界里闲逛

  听风听雨

  听何人梦呓

  听醉酒的人

  喋喋不休

  我开始讨厌

  羞怯的自己

  想起谁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优秀成了你沉重的枷锁

  那么我宁愿你

  不出息地活出自我

  读着读着

  我的眼泪婆娑

  从小到大

  很少有人这样劝慰过

  一颗灵魂的脆弱

  不再介意别人的评说

  脱下羞怯的夜行衣

  自信地拥抱黎明

  在人间烟火里来去

  微笑着面对一切

  热爱生活

赵会奇诗歌——立春

  寒风在雪地里呼啸

  日历提醒我春天已到

  看不见春的影子

  但我知道

  一些苗头

  如诗人

  在难产的阵痛里

  呻吟着

  积蓄力量

  我闲翻着有关春的字眼

  一些情愫自由飘荡

  回家的路上

  人声鼎沸

  各种煎熬汇织

  有一种归途

  叫春运

  一天天逼近的盛宴

  让人期待又烦乱

  看是一个假期

  身心却异常疲惫

  也许忙碌的结局

  是面对一桌饭菜

  索然无味

  有一个节日

  叫春节

  你一定能够想象

  当春天真正降临

  有一种声音

  叫“一年之计在于春”

  为生计奔波的人们

  纷纷离巢

  重新打拼一年的艰辛

  看诗者手舞足蹈

  看碧草绿尽天涯

  看枝头浓妆淡抹

  看心畔十里桃花

  立春的阵痛

  痛入骨髓

“深锁春光一院愁”

  紧闭心扉

  再渡修为

赵会奇,现供职于陕西商洛市某党政机关,喜诗文,自娱自乐。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