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车公灵签 » 正文

梦里梦见我闺女会走路了-梦里梦见闺女丢了

来源:东莞时间网-i东莞

“我每天都在做梦,梦见我女儿跟在后面,说她要回家……”7月9日一早,周某全、李某祝夫妇来到厚街公安分局,等候与23年未见的女儿相认。

女儿5岁去公园玩耍时失踪

周某全、李某祝夫妇是四川人,上世纪九十年代来东莞打工,在厚街镇三屯菜市场卖菜。他们有一双儿女,大儿子在老家读书,年幼的小女儿则跟在身边。

“那时家里条件也不好,我女儿从小都是我背在背上,一边卖菜一边背着她。”提起女儿,李某祝直抹眼泪,“她哭了闹了,我就哄她,呜呜……”

女儿阿姣从小跟着妈妈在菜市场长大,从会走路开始,她就在妈妈卖菜的摊位前跑来跑去,见到卖菜的人她会乖巧地叫“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非常讨人喜欢。

见到妈妈卖菜累了,她会跑到妈妈身边撒撒娇,给妈妈捶捶背,哄妈妈开心。提起女儿儿的往事,李某祝如数家珍般回忆着。

1998年10月6日,周某全、李某祝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是农历八月十六,前一天中秋节,他们买了4块月饼过节,阿姣只吃了两块,把另外两块留下来交给爸爸妈妈,让他们寄回老家给哥哥吃。“我当时笑着说,我女儿真懂事,这么小就知道好东西要分给哥哥一半。”

当天, 李某祝和往常一样带着女儿去菜市场卖菜,女儿和其他摊位的小孩在旁边玩耍,随后,几个孩子就跑到附近的公园里去玩了。“他们几个孩子经常去旁边的公园里玩,当时忙着卖菜也顾不上管她。”

然而,直到当天晚上收档的时候,其他小孩子陆续都回来了,阿姣却始终没有踪影,李某祝开始担心了,她就问和女儿一起去玩的其他孩子。“我就问他们有没有见到阿姣,他们说开始在一起玩,后来就不知道了,他们年龄小,也问不出来个啥。”

李某祝急忙去找,她把小公园及周边来回找了几遍都没有找到女儿的身影。一直到深夜里,她在公园里久久地哭喊着女儿名字,但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爸妈守在菜市场23年等女儿回来

女儿丢了,这是周某全、李某祝夫妇无法相信的事实,“我怎么都不肯相信,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在我身边蹦蹦跳跳的女儿,怎么就找不回来了呢?”李某祝一直在内心责怪自己,如果当时她把女儿管严一点,不让女儿离开菜市场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周某全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他知道老婆因为女儿丢了伤心难过,他总是安慰老婆不要灰心,“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总有一天她会找到回家的路……”

1998年10月6日,周某全、李某祝夫妇到厚街公安分局报警求助称:女儿周某姣在厚街镇三屯菜市场附近走失,经多方查找,孩子尚未找回。接报后,公安机关立即组织专案组查找失踪儿童周某姣,调查走访,并提取周某全、李某祝夫妇的血样,录入全国DNA打拐库。

自打女儿走失以后,周某全、李某祝夫妇开始在厚街及周边镇街寻找,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他们拿着女儿照片,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只要有人说在哪里见过长得像女儿的,他们就会赶去寻找。

“那时我们就下定决心了,只要找不到女儿我们就不离开这里。”李某祝抹着眼泪难过地说,“后来实在找不动了,我们年龄也大了,身体也不好了,我就想着,等到我70岁的时候,就不等了,回老家去。”

23年来,周某全、李某祝夫妇没有一天放弃过,他们一直生活在厚街,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我爸妈的手机里一直都有我妹妹小时候的照片,平时想我妹妹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拿出来念叨一番。我们一直都在说,要是哪天找到我妹妹,一家人团聚该多好。”阿姣的哥哥周先生指着手机里妹妹小时候的照片说。

李某祝说,每年过中秋节的时候,他们一家人都会专门留两块月饼,心想着,说不定女儿会回家来吃月饼。

女儿初为人母,想念亲生爸妈

阿姣今年28岁,目前和丈夫在深圳工作,儿子一岁了,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在阿姣的心里,儿时的记忆依然深深印在脑海里,“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家里有几个哥哥,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爸爸妈妈(养父母)对我也很好视如己出。”阿姣难过地说,其实这么多年来,她也有想过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她怕养父母会伤心,所以就一直都没有敢提这个事情。

直到一年前,儿子的出生,让初为人母的阿姣体会到了做父母的不容易,“从结婚怀孕生宝宝,我切身体会到了做父母的不容易。每天给孩子喂奶、换尿不湿、哄孩子睡觉、带孩子看病……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只有父母才明白付出了多少心血。”

今年5月,阿姣突然接到深圳警方的电话,民警跟她了解一些具体情况后,说是找到跟她DNA相似的血样,有可能是他的亲属。

阿姣第二天便去做了DNA采样,看能否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我就是想知道,我爸爸妈妈还在不在,他们过得好不好,他们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女儿……”阿姣流着眼泪:“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还想尽一下孝心。”

很快,警方传来了好消息,找到了跟她DNA比对成功的人了。

阿姣把这个喜讯告诉丈夫,激动得一宿没睡,“我不知道我们见面会怎么样了,我怕他们骂我,说我当初乱跑。”

从那天开始,阿姣每天都在等着警方的消息,希望尽快找到爸爸妈妈。

“妈妈!我想抱抱你!”

7月9日,厚街公安分局举行了周某全夫妻和阿姣“团圆行动”认亲仪式。

一大早,周某全、李某祝夫妇就起来把家里收拾了一番,“你看看我这样穿行吗?女儿能认得出我来吗?”李某祝梳了梳头看着老伴周某全。“能,一定能!”周某全笑着肯定地回答着。

周某全、李某祝夫妇和儿子早早来到了厚街公安分局等候女儿的到来。

上午10时许,阿姣和老公带着一岁的儿子走进厚街公安分局大门,阿姣推着婴儿车快步向前走,差点还走错了方向,老公紧追几步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急,马上就见到了,我来抱孩子。”说着,他将儿子抱在了怀里。

在厚街公安分局一楼大厅,周某全、李某祝夫妇焦急地望着大门口,“来了吗?”李某祝紧紧地拉着周某全的手,有些紧张地问。“来了。”周某全盯着大门口头也不回地答道。

阿姣在走进大门的那一刻突然愣住了,她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周某全、李某祝夫妇,几秒钟后,她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住了,紧张地看一下身旁的民警。“我印象里,爸爸妈妈还很年轻,他们突然一下就变老了,我当时心里很乱。”

身边的民警笑着说:“他们就是周某全、李某祝夫妇,你的亲生父母。”随后民警看着周某全、李某祝夫妇指了一下阿姣说:“她就是阿姣,你们的女儿。”

“像,真的很像,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确定她是我妹妹。”阿姣的哥哥周先生肯定地说。

周某全、李某祝夫妇三步并做两步跑到阿姣跟前,拉着阿姣的手,眼泪哗地一下就涌了出来。阿姣的眼眶也红了,看着爸爸妈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认亲仪式上,阿姣直流眼泪,五次回过头来看着妈妈,悄悄伸出手握着妈妈的手。

李某祝拿出手机,翻出一张小孩子的照片给阿姣看,“你看这是谁?”

“这是我小时候在照相馆里照的,我还记得。”阿姣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还回忆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妈妈!我想抱抱你!”在认亲仪式最后,阿姣小声地对身旁的妈妈说,李某祝转身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女儿,这是23年来,她每天梦里出现的场景,生怕一松手女儿又不见了。

随后,阿姣和爸爸妈妈一家人去了当年她走失的小公园,以及周某全、李某祝夫妇当年卖菜的地方,一起回忆当年的趣事。

警方将继续积极开展“团圆行动”

认亲仪式上,厚街公安分局副局长孙志刚代表该分局党委向周某全一家的团聚表示祝贺,并表示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教育整顿成果,持续推进“团圆行动”向纵深发展,用心用情用力,帮助更多的家庭实现团圆。

厚街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负责人郑鑫介绍了案件调查过程及目前侦办情况,宣读了司法鉴定结论。

据了解,为了寻找丢失儿童,厚街公安分局专案民警23年来锲而不舍、攻坚克难,寻找事件线索,摸索排查。今年公安部组织“团圆行动”,于2021年5月31日,经全国打拐系统大数据比对,周某全、李某祝夫妇的血样比中了周某姣血样,2021年6月1日,东莞市公安局厚街分局刑侦大队重新收集周某全、李某祝夫妇的血样以及周某姣的血样送检做DNA复核。

随后,周某全夫妇将印有“公正执法 热心为民”的锦旗送到了警方手里,表达了一家人对公安机关浓浓的感激之情。

阿姣的哥哥说:“这来之不易的团圆真的要感谢你们,我们这个家才有了希望,谢谢你们的不辞辛劳,终于让我们圆梦了,谢谢!”

据了解,自2021“团圆行动”开展以来,在省、市的统一部署指挥下,厚街公安狠抓工作落实,结合“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主动担当、全力纵深推进“团圆行动”。

下一步,厚街公安机关将继续积极开展“团圆行动”,通过DNA技术手段,积极查找历年失踪人员,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文字:尹金钟

摄影:尹金钟

编辑:张叶

本文来自【东莞时间网-i东莞】,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及传播服务。

ID:jrtt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