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车公灵签 » 正文

关于梦见姥姥娘在梦里叫我名字的信息

外婆是个灵媒,在她去世之前给我找了一个鬼媳妇,可她竟是死了几千年的女鬼,对我们这个世界的文明几乎一无所知。为此,我让她专门入校学习,她不在我身边这些日子,发生了一些怪事……

我叫白初一,一年前我和几个朋友打算隐居深山,却发现山里的生活根本不适应我们,于是又回到了城市。

正好赶上我回老家清扫房子,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我朋友吴非打来的,听他的语气,似乎遇到了什么事:“老白,赶紧回去把我的桃木剑挖出来!”

我问他到底什么事,他说:“一时半会儿说不明白,赶紧去,没时间了!”

我依稀记得,那把桃木剑就埋在他家院子里,离我们村也就半公里路,于是我便风尘仆仆赶过去,凭着记忆确定了大概位置,开始挖。

没想到桃木剑没挖出来,倒是挖出一具死尸!

我吓的一个踉跄,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这具尸体身上裹着草席,从衣着来看,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人,死了有些年月了,可奇怪的是尸体没有腐烂。

发现尸体,我立即给吴非打电话,可无人接听,一连打了几遍都是忙音,于是我只好通知吴非的媳妇颜如玉,让她去看看吴非究竟在做什么。

过了很久颜如玉打来电话,说吴非在店里昏倒了,已经送入医院,医生说是受惊过度,目前还没醒过来。

得知这个消息我更加震惊,他究竟发现了什么,竟能把自己吓的昏过去!

此刻我孤立无援,虽然挖到尸体让我感到害怕,但我必须继续挖下去,直到找到桃木剑。一年前吴非说过不再做道士,于是就埋了桃木剑,时隔一年,突然打来电话让我把剑挖出来,我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眼看着天就快黑了,于是我把尸体搬到一边,继续挖,很快院子里的土壤被我翻了个底朝天,蚯蚓地鼠什么没少挖出来,就是不见桃木剑。

这时太阳快要落下去了,我打算先去医院看看吴非,等他醒了问个明白。谁知刚一转身,忽然间脑袋里嗡的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打量四周,眼前一片漆黑,身上仿佛压着什么东西,让我喘不过气来。一摸,是草席,我被活埋了!

仔细回想,在我昏迷之前,我记得挖出一具尸体,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至于我昏迷多久,为什么还活着,我就更加不知道了。

此刻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必须把自己弄出去!好在是身上隔着草席,不至于阻碍呼吸,但是我能感觉到,空气越来越少。

我挣扎了许久,总算是出来了,这时已经是深夜,朦胧的月光撒在院子里,我刚一坐起来,忽然就看到一个人站在不远处。

我大叫了一声:“谁在那里!”

然后便从土坑里爬出去,缓步靠近那人,可他却径直走了出去,等我追上去的时候,却发生了诡异的一幕。

我看到那个人跳进了井里,于是赶紧追过去,趴在井口往下看,只看到月亮的倒影。

发生了这一幕幕怪事,我再也不敢逗留,立刻飞快地跑到了村口,村子里的狗一直在叫,却看不到一个人。

我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立刻拿出手机看了看,现在已经是后半夜。我为什么会被活埋,究竟是什么人做的?这么久了,颜如玉为什么没打电话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立刻拨打吴非的电话,无人接听,然后又拨颜如玉的电话,片刻后一个陌生的女人接了电话,她自称是护士,说机主出了车祸,目前处于昏迷阶段,尚未脱离危险期。

我一下子懵了,一个受惊过度,一个出了车祸,这让我如何是好!

冷静下来仔细想了一下,我昏迷之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干扰我的大脑,醒过来之后,又看到一个人,可那人却跳进井里了。如果这不是幻觉,唯一的解释就是,我遇到鬼了!

这时我才发现忽略了一个重点,被我挖出来的尸体究竟还在不在?当时我太紧张,没留意尸体,不过我被活埋的时候,身上的草席就是之前裹尸体用的。

我在犹豫,要不要回去再看一眼?

虽然害怕,但是事关重大,吴非让我找到桃木剑,我没找到,总该确定一下尸体还在不在,才好回去给他交代。

我回去看了一眼,尸体还在,我感觉不可思议,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害我,刚才跳进井里的是人还是鬼!

只觉得头皮发麻,我再也不敢想下去,于是匆匆忙忙跑回了家,这么晚了,我已没地方去,只好在空置已久的老房子里过夜。

这天晚上我点着灯,将门窗关的严严实实,然后整理了一下床铺准备睡觉,可刚把鞋带解开,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于是我忙拿着煤油灯出去查看。

推开门,迎面吹来一阵冷风,手中的煤油灯熄灭了,我心里忽然生起异样的感觉,愣了几秒钟,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白初一……白初一……”

那声音听起来仿佛是从屋子里传来的,我本来是想进屋把灯点着,此刻却吓的不敢转身。不知是从哪来的勇气,我索性放下煤油灯,大喝一声:“什么人!”

这个时候喊一声完全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心里觉得可能是撞鬼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冷风呼呼的吹着,在院子里站了有一分多钟,再没听到任何异样的响动,于是我拿起地上的煤油灯,壮着胆子回到了屋里。

打火机就在桌子上放着,可我摸了半天没摸到,于是开始摸黑往地上摸,正在这时,忽然间手心里传来一阵冰凉,直觉告诉我,那是人的手。

我迅速把手缩回去,吓的立刻扶着桌子往床上爬,这时才摸到桌子上的打火机。于是我迅速将煤油灯点上,打量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异常,唯一没检查的地方就是床底下。

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手中拿着煤油灯,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要不要检查床下。

终于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再次下床,快速将煤油灯放在地上,这时,诡异的一幕又发生了。

屋子里门窗关的严严实实,不可能有风,可我将煤油灯放在地上之后,刚趴下打算往床底下看看,谁知煤油灯忽然熄灭了,就像是被一阵风吹熄的。

床底下有什么我也没看到,只好站起身去摸桌子上的打火机,却不小心将打火机碰掉了,之后我趴在地上摸索,却再次听到了那诡异的声音!

“白……初……一……”

这次听的更加清楚,就在耳边,是女人的声音,拖的很长,听了让人头皮发麻!

我吓的魂不附体,再也无心去找什么打火机,更不想知道床底下有什么,此刻我只想逃离这个房间。

于是我飞奔着夺门而出,来到了院子里,这才发现原本还有月亮的夜空,此刻却已经黑了下来,漆黑的深夜伸手不见五指。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能去哪里,此刻我感到无比恐慌,只能蜷缩着身子依在墙角下,将头深深埋在膝盖处。我用手堵着耳朵,尽可能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心跳却出卖了我。

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忽然起风了,接着是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不多时竟下起了雨,狂风闪电,雷雨交加,为这个夜晚又徒增了几分恐惧。

记得老一辈人说过,阴雨天最容易撞鬼,尤其是晚上!

我无处避雨,只好躲进猪圈里,外婆活着的时候养了两只猪,从我搬走之后猪就送人了,猪圈也很长时间没有清扫,有一股腐败的气味。

雨下了一夜,我就在猪圈里蹲了一夜,一直没敢合眼,直到天亮,雨还未停歇,我甚至不敢回屋,继续在猪圈里蹲着。

期间我不停地给颜如玉打电话,可却无人接听。好不容易等到雨小了点,我也想好了要去哪里,这个时候自然是去吴非老家看看,兴许村子里的人已经发现了死尸!

于是我来到了桃村,径直进了吴非家,原本尸体被我拖到了墙角处,昨晚走的时候还在,此刻却诡异的不见了!

正巧听到院墙外面有人咳嗽,我立刻出去,发现是黄大伯,这老头儿我认识,是吴非的邻居,他也见过我。

我立刻上前叫住了他,问:“大伯,昨晚上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今天早上有没有人来过?”

他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我这不刚起来放放水,大冷天的谁愿意起这么早!”

大伯说完就走了,留下我楞楞地站在原地,我不明白,那具尸体怎么会不见了,难道它还能自己跑了不成!

我记得昨天夜里狗叫的特别厉害,奇怪的是居然没人感觉到不对劲,通常我们这里有一个说法,半夜如果狗不停的叫,不是有贼就是狗看见了脏东西。

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留下来继续挖剑比较合适,不能因为发生了怪事我就吓的夹起尾巴逃跑,那样不厚道。吴非忽然出事,必定跟桃木剑有所牵连,想要弄清楚,首先要把剑找出来才是。

于是我继续在院子里卖力,由于下过雨,院子里积水挺多,不大一会儿我就弄的满身泥浆。这时雨又有下大的趋势,我冷的瑟瑟发抖,于是便想进屋去躲躲雨,顺便看看有没有吴非留下的旧衣服御寒。

推开门,刚踏进去,忽然看到椅子倒了,这可真是奇怪,风不大,不可能把椅子吹倒。一瞬间恐惧如食人的蚂蚁一般开始在身上蔓延,我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诡异一幕。

几乎是颤抖着双腿来到里屋,我发现一件旧衣服,拿起衣服就立刻往外跑,再也不敢逗留。一直跑到厨房,我这才在炉灶里生了火,将淋湿的衣服烤干,然后便躺在柴火堆里休息,本来想小憩片刻,但由于昨晚一夜没睡,这一躺下就睡死过去了,再次睁开眼睛,天黑了。

一整天没有吃饭,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于是我去黄伯家混饭吃,黄伯人很好,非常礼貌的接纳了我。

吃饭的时候我跟黄伯打听,外面那口井里面是不是淹死过人。

黄伯眉头一皱,问:“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吗?”

我没有把昨晚上的事说出来,怕给黄伯带来恐惧,人上了年纪受不起惊吓,于是只好跟他说,就是随便问问。

黄伯看我的眼神变的怪怪的,我便开始猜想,那口井多半真的淹死过人,不然昨晚上看到那个人为什么跳进井里就不见了。

我听人说,但凡是井,里面的阴气都很重,尤其是井里死过人,那就更不得了,井要封掉,不然会发生怪事。

由于夜已经深了,加上下了很长时间的雨,天黑路滑,我不想回家,也不敢回家,只好去吴非家厨房里过夜,我决定明天用一天的时间来挖那把桃木剑,实在不行就找人帮忙。

这天晚上我在炉灶里生了一把火,一方面用来御寒,另一方面可以给自己壮壮胆。坐在炉火旁,不知不觉困意袭来,我靠着墙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从墙缝里有风吹进来,我睁开了眼睛。

下意识的往外看了一眼,我似乎看到窗户外面站着一个人。

瞬间我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于是便往炉灶里加柴,让火燃烧的更大一些。我不敢出去看,加了柴之后再抬头,窗外已经看不到那个人影。

我心想兴许是出现了错觉,自己吓自己!可忽然间,我又听到外面有人叫我的名字:“白……初……一……”

声音阵阵传来,我本不愿去查看,可实在是受不了那叫魂一般的声音,终于从一开始的害怕渐渐变成了愤怒,我想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于是便推开门走了出去,外面明月高照,月光比昨晚上更亮了,我四处打量,院子里什么也没有,于是便缓缓地打开大门,想出去看看。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头皮发麻,想转身回去,却发现双脚就像是生了根,动弹不得!

我看到月光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坐在井沿上,此刻她正在看着我。

大半夜的,忽然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坐在井沿上,我想换做是旁人,也一定会感到害怕。一想到之前那诡异的声音,我更加害怕,但是越紧张越动不了,我的腿仿佛不听使唤了。

百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把眼睛闭上,眼不见心不烦,开始默念静心咒,外婆在世时教过我静心咒,她告诉我,心烦意乱时就念这个,很管用。

我在心里默念几遍,再睁开眼睛,井边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这时我的腿也可以动了。

虽然满脑子都是疑问,怕的不行,可我想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今天晚上别想睡觉!

鼓起勇气,我缓缓靠近那口井,距离井口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了下来,伸出头往井里看。井里有水,井口很大,比磨盘还要大,井沿大概有三、四十厘米高,刚才我看到一个女人坐在井沿上,只不过片刻时间,她却不见了,难道是鬼?

在农村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一口井,我们村也有,但是井水早就干了,井口长了许多杂草,为防止人畜失足坠井,上面已经盖了两块楼板封死了。

我看井里什么也没有,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干脆走到井边,向里面打量。水位距离井口只有几米,平静如镜,只有月亮的倒影,我开始怀疑刚才是不是眼花了,哪有什么女人!

正当我打算回去继续睡觉,还没转身,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水面上我的倒影,只看到半边脸,由于月光很亮,看的清清楚楚,我发现在我肩膀上,居然出现一只手。

当我扭头去看时,什么也没看到,可再往井里看,那只手确实是搭在我肩膀上,我向一旁移动了一下,这时看清楚了,不光有一只手,原来在我背后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我转身,却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通过井水中的倒影看到,这个时候神经再大条的人怕是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迅速转身想要远离这口井,忽然间却有什么东西猛力撞了我一下,我开始失去重心,一头栽进了井里。

好在是我反应快,迅速抓住了井沿,脸却被井壁上面的粗砂擦破了皮,疼的我倒吸冷气。这时我明白,必须自救,首先要保持冷静,然后爬上去,万一不慎掉进井里,后果我能想象的到!

要说爬上去其实不难,我身体素质向来不错,只要一只手抓住井沿,就有办法上去,可是这次,我明显能感觉到,脚下仿佛坠着一块儿大石头,越用力,越吃力。

我低着头向井水中看了一眼,只一眼吓的我心胆俱裂,同样是通过水面上的倒影,我看到一只苍白的手抓着我的脚踝,不看水面上的倒影,根本看不到那只手。

这时我便明白,我怕是撞鬼了!

虽然十分害怕,但我必须想个办法自救,我想起人们常说,走夜路撞鬼,就骂脏话,越凶越好,因为鬼怕恶人。再不然就立刻解开裤子方便,因为鬼怕污秽之物。

我现在这个处境,也只能骂脏话,什么难听就骂什么,可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只手就是死死抓着我不放,而且正在用力将我往下拖。

我的双手已经快要麻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滑进了眼睛里,视线开始变的模糊。忽然间脚下的坠力似乎消失了,我迅速爬了上去。

刚一出来,我便看到有个人站在上面,仔细一看,竟是吴非。

突然看到吴非我感到非常意外,但却很惊喜,他来了,就不用怕了,这家伙是个道士,抓鬼什么的他最在行。

我热泪盈眶,想抓着他的手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发现根本抓不到他,他也仿佛根本没看见我一般,径直走到了井边,身子一歪竟一头栽了进去。

我被这一幕吓坏了,忙趴在井口往里面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水面依旧平静如镜。

这时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心跳加速,眼一黑就昏了过去。当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井沿上,睁开眼就看到了井水。

我一个踉跄坐在地上,想起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幕,跟做梦似的,让我分不清真假。

要不是脸上依旧火辣辣的疼,我可能真的会以为一切只是一场梦,而此刻,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撞鬼了!

我飞快地跑回厨房,把门关上,只觉得炉灶里的火不够亮,于是又在地上生了一堆,火光可以带来温暖,也能赶走恐惧。我坐在大火前再也不敢合眼,我知道,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现在是后半夜,村子里静悄悄的,月光撒在大地上,将院子照的如同白昼,但我却再没勇气走出这个门口。

此刻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熬到天亮就没事了,天一亮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过了一会儿,紧张的心情平复之后,我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恍惚中我似乎看到吴非来了,可他却一头栽进井里不见了。

那可能是他的魂魄,身为一个道士,他有办法让自己的灵魂离开身体,但据我观察,他的灵魂不是来帮我的。

我困的睁不开眼睛,却要强撑着,我害怕睡着之后又有人叫我的名字。在我们这个地方,有一种迷信的说法,说晚上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不要急着答应,因为有时候可能是脏东西在叫魂,一旦答应,魂魄就会被勾走。

所以我不能睡,我怕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我我就答应了,到那时魂魄被勾走,也就活不成了!

一直到天蒙蒙亮,我这才打开门出去,正巧看到吴非的二婶带着小儿子往井边走,我想提醒他们不要靠近那口井,但还没来得及说,二婶的小儿子忽然拉着他妈妈的袖子说:“妈妈,妈妈,井里有个女人!”

二婶立刻呵斥道:“别胡说八道!”

这时二婶已经将水桶放了下去,打了一桶水就要往上提,小孩儿却忽然昏倒了。

推荐恐怖灵异小说《床上有鬼》推荐看看

由于篇幅有限,想知道后续内容,可以关注我们,在底部菜单书城中,搜索“床上有鬼”继续阅读精彩后续!

初次见面,如果您有任何建议意见欢迎留言评论或者吐槽,小编会耐心聆听解答

如果您喜欢我们也欢迎转发,分享也是一种快乐,成全别人也快乐自己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