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风水 » 厨房风水 » 正文

在梦里梦见红色好不好-女人梦见红色什么预兆

“所以,你真的是因为在马车上睡着了,一路被送到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来?”“嗯,因为那个干草堆软软的,看着就很适合睡觉嘛。”

一路向南,气候渐渐变得暖和起来,

荧和甘雨两个人,因为有同一个去处,所以便决定结伴而行。

一路上,荧不时会向甘雨搭话。

甘雨虽然性子文静,但对于荧的提问,总是有问必答,

这一来二去,两个少女渐渐熟络起来,这才有了一开始的对话。

“嗯……这样啊……”

荧一边说着,一边打量身旁的少女,

少女被她这么一打量,立刻就觉得有些不自在,只得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我怎么了吗?”“没什么,总觉得很像甘雨你会做的事情,

而且呀,我大胆预测,以后你一定还会做下同样的事情来。”

荧的这番话甘雨自然不会认同,于是便立刻鼓着腮帮子反驳道:

“不会啦,这种错我才不会再犯。”

是的,按照一般人的逻辑来看,犯了错就会吸取教训,下次遇上同样的事情就知道规避风险,

但可惜甘雨比起人类,更偏向于麒麟,明知是错,还是会因为本能而再犯。

所以千百年以后,荧一语成谶,那时候的她会想起今天的话来,想来心情会十分复杂吧,但这都是后话了,现在暂且不提。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在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就知道我叫甘雨呢?我们以前见过吗?”

面对这个问题,荧短暂地沉默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摇摇头回答道:

“没有啊,我只是听别人提过你而已。”

“有人提到过我,那人是谁啊?”

在如今这个时节,甘雨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警惕一切,

身旁之人的来历她总得问清楚了才好安心。

“嗯……她说她叫流云借风真君呢。”荧歪着脑袋,说出了脑海中那位鹤仙人的名字。

“欸,是她吗,你居然认识她吗?”甘雨的声音不自觉地大了起来,一个完全没想到的名字传入了耳中。

想想也是,那位仙人一直以来就不怎么亲近人类,更没有闲心和人类说话,

而眼前这个白裙少女居然能让她说起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惊讶的呢?

“怎么,你不信吗?那我就来说说只有她知道的,你小时候的趣事吧。”

“小时候的……趣事?”

听到她这么说,甘雨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嗯,听说你小时候圆嘟嘟的,曾经不小心咕噜咕噜地从半山腰上滚下来过……”

“啊啊,不要再说啦,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就是了!”

黑历史被提及,就算是娴静的甘雨也感觉羞愧难当,着急忙慌地捂住荧的嘴,让她不要再往下说。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黑历史,让她确认了眼前的少女不是敌人,要不然那位仙人是不会跟她说这些的。

话说回头一定要向她好好抱怨一番才行,人家小时候的事情怎么可以乱说呢?

甘雨在心里默默这样想着。

“额哼……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你为什么要南下呀?”

象征性地清了清嗓子后,不想再让那个话题继续延续下去的甘雨,开始悄摸摸地转移话题。

荧果然上当,略微一想便接话了,“其实也没什么,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南下更好些,而且我还在找一个人,那人非常喜欢吃,所以我就猜想她会不会就在那里。”

“哦,你的那个朋友喜欢吃啊,那确实有可能会在呢,

毕竟我们那里,可是有喜欢美食的马克休斯大人在。”

提到这个人,甘雨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好些。

至于荧,在听到那个名字以后就陷入沉思,“马克休斯?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不过眼下她并没有打算深究,毕竟有一件更为急迫的事情需要她去做。

“肚子饿了,我们该吃午饭了吧。”她扭头看向一旁的甘雨,却发现她的脸上写满了为难,

“吃饭?对呀,该吃饭了啊。”

她虽这么说了,但身体去还停留在原地,似乎不情愿动起来似的。

又是这样,荧眉头一皱,深知其中必有蹊跷。

其实少女早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这几天相处下来,甘雨这个姑娘每到吃饭的时间总会消失不见,

是她有啥好吃的想自己一个人独享,还是她们麒麟见不得烟火气?

想来都不是,曾听凝光说过,甘雨是个温柔随和的人,从不会有自私的举动,

她也很喜欢人间的烟火气,总会在人群中独自一人吃饭。

为了一探究竟,表面上荧如同往常一样开始生火做饭,

实际上则是不动声色地关注着甘雨的一举一动。

果然,在荧假装背过身的一瞬间,甘雨以极快的身法往远处的一个小树林里跑去。

被勾起了好奇心的荧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一探究竟的机会,

于是果断放下手里的事情,悄悄地跟了上去。

树林里,柔软单薄的甘雨,独自一人蹲坐在一棵大树旁,

目光时不时地从草地里的甜甜花上面掠过,但那也只是掠过而已,

每次看完,她便会将手里的清心花瓣放入嘴中,细细咀嚼。

躲在树后面偷看的荧,直到这时才明白甘雨每到饭点就消失的原因,

感情她还真是躲起来一个人偷吃啊。

不过就算如此,荧还是没有打算出来戳破她,

甘雨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吧。

少女默默退了回去,继续烧菜做饭,

从始至终,甘雨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小秘密被荧发现了,所以便悠然自得地,继续享受着难得的午餐时光。

不过有一点是甘雨没有想到的,

那就是当她慢悠悠地吃完采来的清心,回去找荧时,

却看到荧没有在吃饭,而是坐在草地上,痴痴地等着。

“喂,甘雨,你回来了啊,快来快来,我已经做好饭了哟。”

远远的,荧便看到了向她走来的甘雨,马上面露笑容,高兴地向她招手。

“欸,吃饭吗……可是,我已经吃过了啊。”

甘雨一脸不好意思,难得荧一片好意,可自己却不得不拒绝……

不过荧并没有因此放弃,她起身走到甘雨身边,

毫不在意地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营火旁,亲手从锅里帮她盛了一大盘八宝饭。

“这里面全是素菜,就算是麒麟也可以吃哦。”

少女说得恳切,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自然甘雨越来越过意不去。

人家费心费力地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完全不领情真的好吗?

无奈之下,她只好接过荧递来的八宝饭,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口中。

就是这一口,让甘雨不自觉地睁大双眼,因为实在太好吃了。

这饭色泽鲜艳美观不说,吃起来更是质软香甜,口感极佳,非常和这位麒麟小姐的胃口。

一口,一口,又是一口,如此美味,令甘雨沉醉其中。

等到她清醒过来时,那满满一大盘的饭,竟已全被她吃下肚去。

如此成果,着实令白裙少女志得意满了一番,看见她吃得欢快,简直比自己吃还要开心。

可反应过来后的甘雨,却像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似的,脸色铁青,后悔得不得了。

“怎,怎么了啊?这饭里可没放荤腥啊。”

看见她这样,荧紧张得不得了,跑到她身边,抓着她的手,不知如何是好。

“不,不是这样原因啦。”甘雨摇了摇头,又像是安抚似地拍了拍荧的手,

“我只是觉得,自己午饭吃得太多了,所以才……”

“……只是这样?”

“嗯,只是这样。”

“……什么呀,吓我一跳。”

放松下来的荧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甘雨身边,

带着些小埋怨,幽幽地说道:

“我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你不能吃的东西呢,害的我吓了个半死。”

“哎呀,那真是抱歉了呢。”

甘雨的这声抱歉是真心实意的,因为她看得出来,荧是没有坏心眼的。

“这倒没什么啦——”

白裙少女很快就收拾好情绪,恢复成往常语气继续说道:

“不过是区区一盘饭而已,以你的麒麟血脉,不可能吃不下才是呀。”

“这不是吃不吃得下的问题,而是我怕吃得太多……唉……”

她弱弱了叹了口气,随后便不再言语。

聪慧的荧听到这里,便把甘雨话中的真意猜了个七八分。

又悄悄地瞅了眼甘雨圆圆的脸蛋,略微鼓出的小腹,终于完全确定了。

原来这个丫头,是在节食减肥啊,

难怪之前每到吃饭时间,她总要自己一个人吃些花花草草充饥。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很好啊,珠圆玉润的,很可爱的。”少女的无心之言,在甘雨耳中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你,你竟发现了……”她看起来相当动摇,以至于下意识地,又从锅里舀了一勺八宝饭送进嘴里压惊。

“那个,你先冷静点嘛,我都明白的……”荧也是女孩子,自然明白女孩爱美的心思,

她思考了片刻,突然眼里一亮,想出了好办法,

“这样吧,以后我们吃一碗饭,

你吃一半,我也吃一半,有我在,你就不用担心会吃过头了。”

“一起吃一碗饭吗……这倒是个办法……只是……”

她看向荧,眼里闪烁着迟疑,

“我可是素食主义者哦。”

“没关系,我可以只吃素。”

少女回答得毫不犹豫。

“你不觉得麻烦吗?”

“当然不会,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哦。”

少女答得理所当然。

“……谢谢,和你在一起,我也觉得很放松,很惬意。”一向遗世而独立的甘雨,终于因为荧没有顾忌的直言而红了脸颊。

“既然这样,以后吃饭的时候,你可不能又突然消失了哦。”

“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再像先前那样。”甘雨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从荧的小脸移到锅里,

“那个……既然是这样,那我再吃两三盘好了,你应该吃得下吧?”

“啊嗯……应该可以,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曾经一口气吃过二十个生煎包加酸辣粉的。”

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荧是女孩子,提一提当年的战绩应该不为过。

当然,这是当年的事情了,现在她还有没有这样的胃口,就连她自己心里都没底,

可是,看着甘雨一脸期待的模样,她实在说不出自己吃不下这种话来。

结果就是,这段饭甘雨吃得一本满足,荧则挺着个大肚子,躺在草地上重复着呼气与吸气。

又过了一会儿,

荧感觉肚子里的食物已经消化了一些,终于勉强坐了起来。

却不曾想,她刚坐起来,就感觉肩膀一沉,

扭头一看,原来是昏昏欲睡的甘雨,不小心将脑袋靠在她的肩上。

“对,对不起,我太困了……”

她揉了揉眼睛,可还是没能将睡意揉去。

“没关系,吃饱了就想睡觉,我也是这样的。”

荧倒是非常理解,毕竟不久前,她也曾这样靠在别人的肩膀上睡了一觉。

作息习惯无比固定的甘雨,似乎每天饭后都要美美地睡上一觉才行,

所以在吃饱喝足后的现在,甘雨的困意一下就涌了上来,

而这一涌上来,甘雨便再也抵受不住,只觉得眼皮愈发沉重,只想找个舒服的地方躺下。

“荧,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随后继续说道:

“能不能让我靠在你身上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当然好呀,你枕着我的大腿睡吧,这样更舒服些。”

荧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毕竟她本人可是一点都不讨厌甘雨的。

她一脸兴奋地重新坐好,然后扶着甘雨的脑袋,小心翼翼地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这期间,甘雨什么表示也没有,大概是睡着了吧。

天上的云朵,满满地遮盖了太阳,微风徐徐地吹动着荧和甘雨的秀发。

如此好的天气,确实适合躺下来好好睡个午觉,

可是荧不想这样做,因为她舍不得。

少女毫无保留的信赖让荧心情舒畅,少女柔软的秀发让荧如获珍宝。

时不时的,她会悄悄摸一下甘雨的头发,然后再偷瞧对方的反应,

发现她没有说什么以后,这才放下心来,继续下一轮的偷摸。

也不知道如此循环了多少次,

在荧再一次摸到了甘雨的秀发时,

那个本应该睡着了的女孩突然间开口了,

“荧,还有一件事我想麻烦你一下……”

“呀……啊,你说……”荧被吓了一跳,她还以为甘雨会责骂她动手动脚呢。

“你能不能,摸摸我头上的角……我喜欢被人这样摸着角入睡。”

“欸,可我听说那角是麒麟最重要最敏感的地方。”

“嗯,对啊,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没关系。”甘雨说得犹豫,言语中似乎还带着些羞涩。

荧也不是不懂风情的傻瓜,在听完这番话后,心跳开始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是,是这样么……嘿嘿,我知道了,我会摸着你的角,直到你睡着为止。”

她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像是对待世上最贵重的宝物一样,

少女轻抚着甘雨头上那对红色的角,若是派蒙,肯定会惊呼这才不是她认识的旅行者,

因为那样柔情似水的表情,旅行者可一次都没在她面前展示过啊。

……不管怎么说,在那个瞬间,

不管是娇憨的荧,还是没能睡着的甘雨,

都确实感受到了这独一无二的宁静与美好。

许多年以后,甘雨还是时常在梦中梦见这美好一刻,

安逸的氛围,温柔的轻抚,总是令她流连忘返,

可每当她从睡梦中醒来时,心里头又总有疑惑,

梦中那个把自己当成珍宝般对待的白裙少女,究竟是谁呢?

—未完待续—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