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关帝灵签 » 正文

梦见吃饭是不是梦里低血糖-梦到晕倒自己还很清醒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拉萨的友人打来电话,约我去拉萨的山寺看桃花。

“你选寺庙,坐在桃树下,喝一壶酥油茶,那才叫春天!”友人说。

“色拉寺吧!我还是喜欢拉萨北郊乌孜山上的色拉寺,随意在一棵老桃树下,看红衣飘飘的僧侣力道的手臂挥舞,嘴里噼里啪啦的辩经声声,恍若隔世的感觉。听不懂,我们看。”我笑着说。

处理好手里的事情,拖了五天才买了飞拉萨的机票。

五个春日,这四月的春风足以将藏南娇艳的桃花瓣吹淡吹轻。

来到圣城拉萨,朋友抱歉地说:“我明天有个工作小会,脱不开身陪你,你自己去大昭寺广场走走吧!后天,我们吃了早饭,一起去色拉寺百年大桃树下喝茶。”

次日,我一个人来到了大昭寺广场。

形形色色的人,穿着简单,她们匍匐磕长头的虔诚,每次都令我心颤!

下午二点了,才依依不舍走出朝拜人群,走过几条狭窄的老巷子,多是藏茶馆。

几位藏族妇女在边喝茶边说着家长里短。

不如去色拉寺的后山上走一走,站在寺庙红墙下,听桃花花开的声音。还有,转后山,俯瞰整个拉萨城。

上到一个平台,闪现出一幢黄墙红檐金顶的庙殿来。

恍然间,觉得这是很久以前我来过的一座寺庙。

踩着条石台阶,我朝她走去。

登上去,一树桃花似一把巨伞,遮掩着青石台阶,花枝摇曳着春野里长出的寺庙,又是一个春天里喝茶好地方。

下到桃花辅着的台阶,正好走上来一个少女,

围巾裹头,口罩遮面,一袭栗色裙摆。

擦身而过,我心里忽然有一种魂悸魄动的感觉:这女孩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是在哪里呢?在梦里,还是在前世?

对,一定是前世!

我问:你上去看山顶的黄寺呀?

她听到了,稍微一顿。

“对呀!我上山顶看那座寺庙。”

她用纤细的小手指着对面山顶上那座正金碧辉煌着的四层庙宇。

我一听,高兴地返身,说:

“我跟着你一起上去看!”

我们俩人一前一后,沿着几道石条板,走上去,连接它的是一条被无数的脚步踩的明亮粒砂的蜿蜒小道,伸展一会儿,又隐藏在大小卵石间了。

“我的手机拍照拍没电了,给我充十个电就行。”我说。

她拔下正充电的线子给我。

手机充到10个电,我拔下,站起身,走吧!

“我不上去了,我穿的鞋爬山不行,加上我中午没吃饭,有点低血糖。”她轻声细语地说。

我这才认真地看她的鞋子,一双单薄的休闲鞋,怎么能爬上这高耸入云的山呢?

我自己上去吧!我对她说,也是对我自己说。

我快爬到半山腰时,一回头,她还站在那儿,向我这儿张望。

眼看再爬半个小时,就要跪拜在佛祖的脚下了。可是我的双腿灌了铅似的,不想再向前迈一步。

我始终感觉身后有一双焦灼不安的眼睛在注视着我,看我是否真的如愿登上这座许多人遥不可及的殿堂。

我始终感觉有一双坚定的眼神,微笑着面对我,给我无言的鼓励和信念!

一份光,在山顶的黄庙上闪耀,这是朝着我的一份光,一份专属之光,信念之光。

这一路登山,信念很简单,就是追逐这份光,融入这份光。

痴迷着这份光,想起朋友的善意微笑,亲人的至真陪伴,当即我脚下生风。

山石磊磊,石缝间攀爬,山势已高,陡峭岩壁。

俯瞰拉萨谷地,一马平川,布达拉宫清晰可见,脚下的色拉寺尽收眼底。

与春风一起,同时踩过最高的那一个石条台阶,我一口气登上山顶的这座神秘殿堂——色拉乌孜寺。

看着山下车来车往的拉萨城,护城河的流水,几只秃鹫舒展着硕大的翅膀,悠然自在地享受当下生活。

午后静谧的寺院,只有我一个人站在上边,山风吹动着金檐上的风铃…

来到一间菩萨塑像的殿堂,当即跪拜,匍匐地上,磕下十个响头,许下给父母妻儿还有我自己的心愿,当即泪流满面,哽咽了,在离家万里的神山圣土上,在美丽的菩萨面前。

从最高顶的阳台,下到四楼、三楼、二楼,我一眼看到供桌上两个已经供奉蔫了的苹果,我拣了一个成色好的,心里窃喜,反正是菩萨早已吃过了的,正巧我渴了吃它。

色拉寺的钟声悠扬传来,我已站在海拔4300米的二层殿堂前,静谧的令人窒息,没有一丝喧嚣,我傻傻的俯视着山下这一切,一切,仿佛是来到另一个世间。

吱呀一声,一扇红门打开,一位慈善老者走出来,我向他问一声:师傅,有开水吗?我渴了!我手舞足蹈的样子很可笑。

师傅打开橱门,找到一个茶碗,用开水涮了,倒上水端给我。

师傅走进隔着一布帘的里屋,翻箱倒柜,出来,手里多了个红彤彤艳丽的苹果,他递给我,我接下,放在茶几上,我正吃着菩萨的剩果呢。

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我拨拉着手机微信,配上寺庙照片,发了一条微信:寂寞了,你就独自来这远方吧!

夕阳西下的阳光,透过玻璃窗,一束光,两束光,打在墙上,黄金色的光芒,很暖心,这就是高原上岁月的模样。

一秒秒的时光,流失着,在师傅读经的心无杂念里。

师傅在读经书的语调,那么静,那么轻,你无法想象的到,这是在西藏拉萨城北山一座很少有人前来朝拜的寺庙里。

我恍如梦幻,好像自己小的时候来过这间屋,红漆染就的窗帘,时光的门楣,见过这师傅,他也是在读经书。

不知为何,今天有太多的恍如隔世之感。

天色暗下来,我告别师傅下山。

下到山脚下寺庙红墙旁,一个披肩长发的女孩站在桃树下,手持手机在拍桃花,她一回头,看到我,嫣然一笑,却把我笑呆了。

那个女孩!那个前世见过的女孩!

“终于等到你下来了,”她说完,一丝埋怨的眼神,稍纵即逝,怅然一笑,转身向我走近。

“怎么是你,你不是下山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我有点眩晕,疑心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猜你的手机没电了,担心你。就在这下边等你下来。”她说,淡淡的忧伤从她眼里瞬间滑过。

“刚开始,看着你爬上了山顶,站在寺庙上面,那么一小点”她拿拇指和食指比划着说。

“再看几次就看不到你了,前后有二批朝拜的藏人从山上下来了,唯独没有你的踪影。我要等你下来,给你的手机充电。”

给你充电宝。她柔顺的话语响过。

我拿过充电宝,给手机充电。

走,我们回拉萨城。

归来,我仍如少年!

她兴奋地与我并肩而行!喜笑颜开。

先前,我俩上山时,我在前她在后,谨言慎行,爬着这石板台阶的。

生命里的知已!在西藏拉萨。

她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就是在我登山时身后一直盯看我的那双深邃的眼睛啊!

这也许是6年前我在拉萨雪顿节哲蚌寺山上,帮助过一位受伤的内地女大学生的现世轮回吧!

善,又一次轮回给我。

“你饿了吧!这枚圣果给你。这可是加持了法力的红苹果,山上寺里的高僧给我的,缘分啊,吃了,找个如意郎君!”我笑嘻嘻地将手中的苹果递给她。

她接过,郑重的看了一眼又一眼。

圣果,如意郎君?她笑着重复了二遍。

用手机拍了照后,咔嚓一口,水汁立即崩溅到我脸上。

她笑个不停:你也沾上圣汁了!

遇见,西藏最美四月天。

我俩说着笑着,像是久别重逢的好友——前世的好友,今日两度重逢。

我请你喝酥油茶。她说。

我喃喃自语:好啊好啊!花间一壶酥油茶!人生相遇如此良辰美景,得此隔世知己相陪,夫复何求?

从大昭寺门前这家老式藏茶馆出来,走过一条街,布达拉宫的夜景突然就闯进来,雪白的布达拉宫,似一座圣洁的雪山,召唤着我俩走到她面前。

总有分别!

她回客栈,我回拉萨饭店。

我送她到布达拉宫广场出口处,她回头对我深深的一笑,消失在游人笑语丛中。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佛说:

前世的记忆消散,

今生的缘分万千。

望着她飘然远去的背影,我在心里说,她的前世一定是这雪城的人,而我,一定是前世来过这里,和她相遇、相知,在大昭寺前,一起在桃花缤纷盛开的日子里喝酥油茶。

今天,佛召唤我们前来相会。

仍然是花间一壶酥油茶,只为了却前缘。

今日,坐在山居的石凳上,忽然想起,马上就要谷雨了,明朝知谷雨,往事成空亦成新。

色拉寺前的桃花、大昭寺前的酥油茶,还会一如既往地缤纷飘香吗?

还有那个前世的女孩!

2021 04 19 写于卧龙山居

壹点号砚遇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