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黄历 » 吉日查询 » 正文

梦见在梦里修行-梦见自己出家修行

以前有个做了好几年咨询的老师跟我说,一个心理健康的人在跟你谈话的时候,大约有百分之六十的内容陈述客观事实,其余百分之四十,有这个人主观的意识、也有这个人做的一些“利己”掩饰;而一个心理不太健康或是心理不正常的人,他在谈话中叙述的客观事实所占的比例会更少。

这位老师的话完全是他的经验之谈,并没有任何的统计学数据证明,但我比较认同这种说法,我的“认同”也仅仅是源自我的生活经验,后来遇到一个来访者让我有了更多思考。

这位来访者姓王,15岁,是个长得清秀白净的小男生。他在本市最好的一所高中读高一,学习成绩优秀,性格阳光开朗,他喜欢打篮球,还进了高中的校队。小王说他其实并没有任何心理方面的问题,让他感到十分痛苦的是一个从小就缠绕着他的梦境。一个连续梦。

关于连续梦,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说过或是有过亲身经历。比如说连续梦见同一件事、同一个人,或是一个梦与下一个梦内容上有联系。因为梦是人的一种“随意识”的想象,梦的内容通很跳跃也没有多少逻辑连贯性,当一个梦的内容与另外一个梦的内容相连的时候,我们会感觉到惊讶,觉得这很少见,很神奇。我自己经历或听别人说起的“连续梦”通常不会连续超过三次。然而,困扰小王同学的做的连续梦,却让我们都大为惊叹,他的连续梦从他幼年时期起一直到现在,已经持续了15年这么久,并且这个连续梦的内容到目前为止还没见“结束”。

小王说,他这个连续梦内容并不让人感到恐怖,梦里没有任何的人物,更没有任何鬼怪的出现。这个梦很简单,就是“行走”、不断的“行走”。

“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自己也记不太清了,从我四、五岁稍微懂点事的时候,我就经常在做这个梦。梦里什么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我不断在往前走。至于我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要往前走我也不知道,就好像脑子里只有一个‘往前走’的概念。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甚至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我爸妈说,我小时候偶尔会睡醒了大哭,说我走得好累,爸妈都不要我了,把我一个人丢在黑漆漆的地方。

到了七、八岁,人大一点了,也有很多小玩伴,有时候会彼此讲起这些事,我才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做的这个梦是很奇怪的。不过我做这个梦的间隔时间还是比较长,一个月最多就两次。而且梦的‘时间’也不算长,就是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地方往前走,走着走着就醒了。下一次梦,又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就醒了。这样。”

小王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梦境”很不寻常。在他的梦里,漆黑一片,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没有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感官体验,但“意识”却非常的清醒,他很清楚自己要不断的“往前走”,也清楚的知道这是一条很漫长的路,他每次梦都是继续上次没走完的继续往下走,他觉得这条路简直没有尽头,不知道要走到什么地方才算完。

“我这么说,可能你们没法懂。虽然我睡眠的时间是一样的,我每天大概睡8到10个小时,但我感觉自己在梦里走的路越来越多,在这个梦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意识’特别的清醒,所以我觉得精神上备受摧残,特累!别人睡觉都是休息,我睡觉就是在‘走路’而且这一路上还啥玩意都没有,累,真的很累。但奇怪的是,每次从这个梦里醒来,我觉得身体状态特别好。我经常打球嘛,精力比别人都旺盛。有时候跟哥们儿说起这个梦,他们说我这是在梦里‘修行’,这个梦锻炼了我的精神力,然后让我的身体得到了充分的刺激,使我的身体状态特好,从小到大基本上没生过病!”

从小王的叙述上,我们可以感觉到,他对自己这个打小就开始的“连续梦”其实是挺自豪的,他说他初中的时候看过一本漫画书,叫做《通灵王》,漫画里的主角是一个灵能者,为了修行自己的灵力,特别去做一个地狱训练,而这个地狱训练就是在一条很长的漆黑山洞里行走,走到最后感官全部丧失,精神力特别强大。当时小王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存在,这个梦是在锻炼他的灵魂,估计以后还有一个世界等待他去拯救。

他这么说的时候,自己先笑了起来,给他做咨询的老吴笑了,在旁做记录的我笑了,他的父母也跟着笑了。我们都觉得这男孩挺可爱的。

小王的爸爸说:“他确实从小就做这个梦,家里大人、他的很多朋友都知道这件事。当时觉得挺奇怪的,这梦很不寻常。但这个梦没有给他生活带来什么不便,甚至我们都觉得,孩子做这个梦是锻炼他,他从小意志力就很好,读书的时候能静得下来,运动起来又特别活跃,关键是做事他懂得坚持,有耐力。这么说可能你们觉得好笑,但我跟他妈对这儿子特别自豪,甚至会觉得,我儿子不同凡响,以后可能是干大事的。会有这种想法。”

小王爸爸的想法并不奇怪,如果我每天做这样的梦,并且这个梦给我带来了相应的好处。我也会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存在。但小王跟他的父母接下来却诉说了他们对此的种种担忧。

在最近一两年,小王做连续梦的频率,从原先的一个月一两次,变成了一周一两次。而小王自述,他感觉到在每一次梦中自己行走的路程越来越长了,虽然睡眠时间没有变化。但梦中行走的路程边长,却让他感觉到比原来还疲惫。他像小孩害怕打针一样害怕做这个梦。他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做这个梦,也不知道这次梦里需要走的“路”是不是会比上一次更长、长多少。

“孩子在梦里受这种莫名其妙的苦,我跟他妈也挺心疼的。后来我们会尝试在他睡着以后叫醒他。比如半夜2点,我们去他的房间叫醒他。然后我们发现,在他做那个梦的时候,不论我们怎么去叫,甚至打他耳刮子都没有办法把他从梦里面叫醒。这就让我们非常担心。这梦从一个月一两次变成一周一两次,再这么下去难保不会变成一天一次,最关键的是,我们叫不醒他,我们怕啊,真的怕……”

听到小王爸爸讲述的这个情况时,老吴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我们立刻明白了小王父母的担忧。确实,一睡不醒意味着什么,不需要说明了。

吴主任说:“小王的情况,看起来并不是心理问题。我认为你们应该先带他去医院做一下脑部检查。尤其是在他做那个梦的时候。”

小王的爸爸说,带了,怎么可能不带他去医院。当他们发现小王做梦时没法被叫醒,就立刻打了120急救电话。当时急诊也给做了一系列的常规检查。但小王当时的心率、血压、呼吸等等都是非常正常的。急诊医生说,这样的病理他们从来就没有遇到过,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到了第二天上午7点,小王醒来了,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但小王的父母还是挂了神经科,带他去找了一个主任看病。这位主任也先让小王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包括脑部ct扫描、脑电图等,除了脑电波频率比常人稍高之外,看起来都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的问题。但医生说,虽然检查不出问题,但小王的症状必然是大脑内部某个地方出现了病变。

在小王再一次“犯病”的时候,他的父母又将他送进医院,并且又做了脑部ct和脑电图。而这次检查,确实发现了一些异常之处。

这里我先引用教科书内容解释说明一下:

人的睡眠状态,一般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叫做“轻度睡眠阶段”,大概持续10分钟,也就是人刚刚睡着的时候,这时候比较容易被惊醒,脑电波频率较低,波幅比较小。

第二阶段,是睡着后的20-40分钟,这是时候偶尔会出现短暂暴发、频率高、波幅大的脑电波,这种脑电波叫做“睡眠锭”。在这时候,睡着的人很难被叫醒。

第三阶段,持续40分钟左右,这时候脑电波频率降低,波幅更大,肌肉放松,出现德尔塔波,偶尔也会出现“睡眠锭”。

第四阶段,叫做“深度睡眠阶段”,在这一阶段脑电波的频率降得更低、波幅大,主要呈现德尔塔波,身体在这时候会得到充分的放松和休息。这个阶段一般只持续20分钟。其实人的睡眠中,深度睡眠阶段是最最重要的。不论你睡多长时间,如果达不到深度睡眠,或者深度睡眠的时间比较短,那身体就得不到彻底的放松和休整。

在深度睡眠阶段结束之后进入“快速动眼阶段”,这时候德尔塔波消失,人的脑电波会变成清醒状态下的高频低幅,然后眼球会快速的上下左右移动,在这时候,其实就是人“做梦”的时候。如同你看到某个人在睡觉时眼球动了,那他就正好在睡梦之中。这一阶段只持续5-10分钟。有时候人们会认为自己“做了一晚上的梦”,但事实上,梦境是在这5-10分钟内产生的。

快速动眼阶段结束后,又会进入“轻度睡眠阶段”,我们一晚上的睡眠,其实就是在这五个阶段里不断重复,并且越往后,每一次的深度睡眠的阶段都会稍微延长一点。

好了,回到小王的问题上来。

当小王身处梦中无法被家人叫醒的时候,他被送去医院,脑电图显示,这时候他处于深度睡眠阶段,他的脑电波频率很低,波幅很大。并且他的深度睡眠阶段很长。

因为小王的情况太罕,医生要求小王住院观察。在小王住院的一周里,每当他开始入睡,医生们就会用仪器监控他睡眠时脑电波频率。通常情况下,小王睡眠状态下的脑电波频率跟常人无异,只是每次深度睡眠阶段稍微比一般人长20分钟左右。

但在住院的一周里,小王做了一次“连续梦”。医生们发现,在小王做连续梦的时候,他的脑电波显示异常。在小王睡着后50-60分钟内就进入深度睡眠阶段,并且在接下来的5-8小时,他都处于深度睡眠阶段。接着30分钟到40分钟高频率大幅度的脑电波,然后进入快速动眼阶段,10分钟后,他醒过来。

小王做连续梦时呈现出的脑电波频率“异常”状态,让医生们称奇不已。小王的主治医生很快叫来了另外一位教授,并要求小王继续留院观察。这时候,小王的父母开始担心,感觉自己的儿子好像成了医生们研究的小白鼠。于是在继续留院被一大群人研究了一周之后,他的父母拒绝了医生的留院观察要求,坚持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让儿子回到学校读书。

此后,小王的连续梦越来越频发,他说每次“行走”的路程越来越长,而且最近他开始感觉到前面有“光”,似乎这段让他行走了15年的旅程即将走向终点。对此,他与自己的家人都非常担忧,但又不想再去医院。他们认为医生无法解决他的问题,只会把他当做一种研究对象。

吴主任听后对小王和他的父母说,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显然,这完全超出了心理咨询的范围。老吴坦言,他并没有能力帮助小王解释他的连续梦。小王和他的父母则表示,他们找到心理咨询中心,是希望通过催眠的方式,看看能不能解释小王遭遇的怪梦。因为我们中心并没有特别擅长催眠的咨询师。吴主任考虑了很久,最终向小王介推荐了一位他认为相对比较“信得过”的擅长催眠的心理咨询师,但这个人身在上海。

此后,小王的父母谢过了吴主任,去上海找那位咨询师处理这个问题。春节后,我听吴主任讲,那位咨询师给小王做了催眠,在催眠状态下,小王只是不断的呢喃“前面、前面、还在前面”。

上周,我从吴主任处得到了小王最新的消息。在上海没有解决问题之后,小王回到了本市。目前为止,他的连续梦已经从每周一两次增加到了一两天一次。他说,他离出口已经越来越近了,也许再过几个月,他就会走到这个梦的尽头。届时会怎么样,他不知道,也不想去想了。如今,他只想在放学后多跟朋友打打球。

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预言里的第五个太阳的纪结束日。很多人以为“结束”就意味着世界的终结和毁灭。但这一天已经过去了很久,或许在那一天之后,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我们存在的方式也改变了,只是我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有什么不同。不论如何,我们都还活着。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