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风水 » 客厅风水 » 正文

包含梦里面梦见龙王要娶自己的词条

对于金老笔下相似度很高的两个女主角——《倚天屠龙记》中的赵敏和《笑傲江湖》中的任盈盈,很多人都从不同角度进行过分析。赵敏是朝廷郡主,盈盈是神教圣姑,从男主人公的立场看来,两人同样出身敌对势力,而且是敌对势力中数一数二的高级角色。然而两个姑娘又都美如天仙、武功高强,且对男主人公情深一往,甚至可以为了情郎不惜出手救情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两个姑娘都是武侠小说中的顶配女主。

有人说,赵敏和盈盈最大的差别在于爱情观。赵敏天生敢爱敢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到婚礼现场抢新郎时,范瑶苦口婆心劝她“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而赵敏毫不犹豫、干脆利落的一句“我偏要勉强”,不仅让张无忌意乱情迷,也让无数读者神魂颠倒。

《倚天屠龙记》2003版剧照

与赵敏的张扬外露不同,盈盈的情感是克制的、内敛的,最能代表她的爱情观的就是那句“顺其自然”。少林寺中令狐冲与岳不群交手时,任我行示意盈盈站到对面去,好让令狐冲看见盈盈,想起盈盈待他的情义,从而出力取胜。然而盈盈“嗯”了两声,却是不动,“心下深觉两情相悦,贵乎自然,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令狐冲再为自己打算,那可无味之极了”。这份对“贵乎自然”的执念,包含的绝不仅仅是少女的娇羞,更是一个女子的通透、清醒、独立和自尊。

《笑傲江湖》剧照

说到这里,并不是想对这两个姑娘一褒一贬,也不是想从两人的出身背景分析她们爱情观的形成,而是想说说另一个影响她们爱情观以及逐爱过程的重要因素——她们情感世界里的对手。

盈盈的对手并不是岳灵珊。盈盈初识令狐冲时,岳灵珊已经移情林平之,而且已经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用现在的话说,两人已经发展到了见家长这一步。而林平之与令狐冲之间的误会更让岳灵珊不仅仅是抛弃旧爱,更是对令狐冲滋生出了厌憎情绪。令狐冲再一片苦恋也好、青梅竹马也罢,岳灵珊已经单方面退出了游戏。

而赵敏的对手也不是周芷若,更不是蛛儿或小昭。张无忌对蛛儿心生感激,对小昭意存怜惜,对周芷若又敬又怕,唯有对赵敏却是刻骨铭心的相爱。聪慧如赵敏,不可能不懂得这一点,不仅赵敏懂,周芷若、小昭、蛛儿甚至杨不悔也都懂。而金老非要借杨不悔的口逼问张无忌,恰恰是因为这场游戏中唯一不肯直面真相的人就是张无忌自己。

所以说,情感世界里真正的对手从来就不是情敌,而是你追逐的对象。赵敏和盈盈一热一冷的爱情观和处理方式,恰恰是张无忌和令狐冲不同的性格导致的。

两人性格的第一点差异在于对世俗眼光的看法。

张无忌是一个更为儒家式的人物。尽管父母天然一正一邪,童年时期又是在荒岛长大,陪在身边的是动辄怒骂贼老天的义父谢逊,然而张无忌心中的正邪之分远比令狐冲鲜明。去蝴蝶谷求医被拒,宁可性命不要也不入明教(虽然后来为了救众人性命迫于情势做了教主,这也只能说张无忌本心善良,爱惜他人性命胜于自己)。

而明教有多作恶多端呢?说到行事诡异残暴,明教之于日月神教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而说到民族大义,明教更是中原武林驱除鞑虏的主力。可以说,明教之“邪”,更大程度上不过是自居正派之人的刻板印象,而仅仅是这一刻板印象,就足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束缚住张无忌的行为和思想。

而令狐冲大事上重情重义,小事上却洒脱不羁、自在随性。做华山派首徒的那些年是他最压抑自身天性的阶段,就是在这个阶段他还能为曲洋和刘正风的友情心折、能与采花大盗田伯光不打不相识,更是与三教九流的人物豪聚五霸冈。令狐冲誓死不入日月神教,只是因为看不惯教中的阿谀奉承之风和种种下作手段,以及不满任我行以内功秘诀相要挟,而不是诚诚恳恳地邀请。到后来更是为全恒山派之义,而并非单纯因为正邪之分,或是为世俗眼光所羁绊。

同样,这一点也体现在两人对情感的处理上。面对赵敏的不顾一切,张无忌不止一次地想到侠义道、想到明教和自己个人的声誉、想到中原的光复大业,哪怕赵敏既没当真灭了武当,又没认真阻拦他从万安寺救走六大门派的俘虏。而相比之下,作为峨嵋掌门的周芷若则是妻子的最佳人选,是他由邪入正的理想阶梯。

而令狐冲在独自面对盈盈时却从未动过正邪之念。第一次见到盈盈真容,他就直截了当地扪心自问,“这姑娘其实比小师妹美貌得多,待我又这样好,可是……可是……我心中怎地还是对小师妹念念不忘?”哪怕正是这个姑娘不久前刚刚杀了少林四名大弟子,又三言两语间把一批人放逐荒岛。

正因如此,在逐爱的过程中,赵敏才付出了比盈盈更为沉重的代价。盈盈可以情爱孝道两不误,哪怕是在任我行立誓灭恒山的最绝望的处境中,盈盈也有信心不违父命,再一死以殉令狐冲。而赵敏与张无忌的厮守却是以与父兄决裂为代价换来的,纵使一生情好、白头偕老,却再也无家可回、无国可依。

《倚天屠龙记》2001版剧照

张无忌与令狐冲性格的另一个明显区别是被动性。

对于张无忌的被动,金老自己都忍不住要在《倚天》中洋洋洒洒地吐个槽。张无忌起初不入明教是出于太师父的嘱托,后来做了明教教主是情势所迫。每每考虑到四个姑娘,他就马上告诫自己“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直到小昭远离、蛛儿假死、赵敏被诬陷,这才顺理成章地在谢逊的主持下与周芷若订婚。而婚礼当天出走是亲情所迫。到后来发现周赵二女原来善恶颠倒,这才重又选择了赵敏。

正如金老所说,其实真的爱了哪个女子,未必便有损光复大业。而张无忌的被动,人人看在眼中,正因如此,周芷若才不得不对蛛儿痛下杀手,赵敏才不得不上演二女争夫血溅华堂。

相比之下,令狐冲则更懂得承担、敢于承诺。即便是在心理上并未完全接纳盈盈的阶段(人非草木,总不能说变就变),他也明白情深不可负,因此才故意在别人面前拼命表现得对盈盈多情多义,好让人不去笑话盈盈;也因此在于岳不群使出冲灵剑法、自己心神恍惚的时候依然下意识取胜,为盈盈赢得了自由。一直以来已经成为习惯的对岳灵珊的照顾,他也可以明明白白地对盈盈说出来,“我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见怪”。因为足够笃定,盈盈才能安心且甘心地对岳灵珊几次施以援手。不得不说,盈盈在爱情里的懂进退、不狼狈,亦是令狐冲所赐。

而性格的主动与被动间折射出的是更深一层的贪欲。

与四美同舟时,张无忌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不仅娶了赵敏和周芷若,连蛛儿浮肿的相貌也变美了,与小昭一起都嫁了自己。梦境是思考的孪生兄弟,而生死一线时的梦,更是平日里不敢动的念头终于浮出水面。

及至赵敏已经背叛了父兄,随着张无忌到少林寺救谢逊,两人日里故意捏一捏手、碰一碰肘地调情,以至于到后来纯出自然的情况下,晚间张无忌努力克制绮念,想的还是与周芷若已有婚姻之约,总盼将来一双两好,先与周芷若成婚,才说得上赵敏之事。即便末了明知是周芷若伤了蛛儿又陷害赵敏,听到窗外那一句“无忌哥哥,你也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张无忌还是会手一颤,一支笔掉在桌上。

而类似的梦令狐冲从没做过。也是金老偏爱令狐冲,所以没让岳灵珊活到最后,而是让她一死化成令狐冲永远的白月光。可是如果令狐冲心存贪念,白月光也是足以伤人的,毕竟“莞莞类卿”的事,不是只有四郎才会做。

所以,如果追求“贵乎自然”的盈盈遇上的是对手是张无忌,恐怕也只能在黑木崖上青灯古佛,孤独终老了吧!

也许你要说,只要守住本心,保持独立,孤独终老又如何?

是啊,孤独终老也许并不一定是件坏事。怕就怕角声寒,夜阑珊,相隔万里的是两个人的遗憾、三个人的意难平。

本文为读者投稿。

如果你对社会热点话题有敏锐的感知力与丰富的写作经验,欢迎自荐为《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号自由撰稿人;如果你在艺术时尚、影评娱评、美食体育、旅游地理等任一领域有所专攻,欢迎随时给《三联生活周刊》微信投稿。

原创要求:

请作者保证投稿作品为自己的原创作品,未在任何公众平台(包括个人公众号)发布过。

作品(包括图片)不含任何伪造、抄袭、洗稿及其他侵犯他人财产权、肖像权、知识产权问题,不涉及国家机密及他人商业秘密。若作品发生侵权或泄密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作者侵权等事项给本刊造成直接间接经济损失,本刊保留向作者依法追偿的权利。

此主题征稿将长期开放,被选中稿件将发布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三条位置,同时作者将获得相应稿酬。

请勿一稿多投,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投稿20天后未得到回复的,可转投他处。

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标题注明“自荐撰稿人”或“投稿+稿件领域”。

稿件字数2000~3000字为佳。

稿件请同时发送至:

zhuangao@lifeweek.com.cn;zhuangao2@lifeweek.com.cn

来稿请注明联系电话,方便沟通。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马拉多纳:伟大的叛逆者」

进入周刊书店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