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罗汉灵签 » 正文

梦里梦见抱着前男友睡-梦里梦见和前男友见面

来源:津云

今年9月,南开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申请撤销宣告失踪的案件,被申请人吴先生于2003年被宣告失踪,又于今年8月突然返津,此前他失踪了整整22年。家人曾多方寻找他,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吴先生22年杳无音信是因为他失忆了,而据吴先生自己说,他再次想起家庭住址是在梦里,于是一早雇车从丹东出发,驱车800公里赶回天津。

大雨夜 派出所来电

今年8月19日晚上9点半,市民吴女士接到了属地大寺派出所的电话,民警告诉她,她的弟弟回来了。举着手机的吴女士当即愣住了,挂了电话后,她先吃了一片降血药,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突然了。“毕竟22年了,这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吴女士说。

吴女士的爱人刘先生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他带着妻子冒雨赶到派出所,一见面姐弟俩就抱头痛哭。从派出所出来后,吴女士将弟弟接回自己家,一家人聊了半宿,所有人都迫切地想知道,吴先生当年为什么离家,这些年为什么从来不与家人联系。而吴先生的回答让姐姐、姐夫惊讶得目瞪口呆,他说,当年离家后,他突然就失忆了。

毫无征兆地离家 一下火车就失忆了

1999年,吴先生36岁,他原本是某客车厂的一名工人,1998年办理了停薪留职下海经商,但生意做得不太顺利。另一方面,他的婚姻也出了些问题,而他最大的压力来自他的父亲。“我弟弟婚后也和我父母住在一起。我父亲比较霸道,在家说一不二,他对孩子管教特别严厉,我们家姐弟3人,我弟弟是唯一的男孩,我父亲对他格外看中,所以他挨打反倒最多。3岁背唐诗,打一个磕巴就得挨揍。”吴女士告诉记者。

1999年3月19日,吴先生像往常一样坐着姐夫刘先生的车外出进货,下午4点左右,行至黄河道影院附近时,吴先生突然让姐夫停车,“他说他去办点事,让我先回家,手机、BP机都放在我车上,他只带着身份证,兜里还有500块钱。那天他一切正常,也没有和我岳父争吵什么的,所以我没多想,放下他我就走了。”

夜里12点多,岳父找到女儿家,刘先生这才知道,弟弟还没回来。天亮以后,家人开始报警寻人。此后多年里,只要有人提供线索,吴女士和丈夫就跑去辨认,但始终没有找到弟弟。

吴先生告诉记者,当年他的状态近乎万念俱灰,从姐夫的车上下来后,他去火车站随便买了张去沈阳的票,在沈阳下车后,他就发现自己想不起以前的事了,但他并没有很着急,因为他发现火车站旁边有一家围棋馆。吴先生从小学习围棋,八九岁时就在全市取得过不错的成绩,在那家围棋馆里,他遇到了参加全国比赛时结识的一位忘年交。“他问我来沈阳干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他儿子开了一个棋校,需要老师,就介绍我去那工作了。”吴先生说。

在沈阳工作了几个月后,吴先生结识了他现在的爱人,两人又一起前往了丹东,此后吴先生一直定居在丹东,以教棋为生。

家中的禁忌话题

吴先生失踪4年后,吴先生的父亲吴某河向法院申报了人口失踪。“主要是为我弟媳考虑,她那时也才30多岁,总不能一直这么拖着人家。”吴女士说。

当年宣告失踪的判决书

吴家姐弟都很惧怕父亲,吴女士说,她三十多岁时还挨过父亲的巴掌,“有时不知哪句话说错了,一巴掌就过来了,所以我们在家都很少说话,我弟弟性格很内向,有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人特别老实。”

吴先生失踪后,吴某河依然是一副强硬的面孔。他不许家人谈论这件事,老伴偶尔偷偷和女儿提起儿子,他听到了便会发脾气。刘先生劝他拿着儿子的照片去电视台登个寻人广告,他也不肯。“他说不去,多丢人,这老头太好面子。”刘先生说。甚至在临终前,吴某河都没有提及关于儿子一个字,但每到春节前,所有人都能察觉到吴某河的异常,他变得更加易怒,好像随时都想找茬打架。在吴先生失踪的前几年,吴某河去杭州找过一次儿子,因为儿子曾去杭州购买过机器设备。

吴先生告诉记者,他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了,他早已原谅了父亲,只是对于父亲暴力管教的方式,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觉得受不了。

一个偶然机会唤醒回忆 梦里想起老宅地址

吴先生从家里带出来的身份证到沈阳没多久就被培训机构扣了,培训机构跑路后,他无法再补办身份证,便成了“黑户”。好在他有一技之长,到哪都能找到工作,与新的爱人相处也很和睦,失忆对他来说,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二十多年前,大家不知道什么是心理医生,我也想回忆起来,但这不是我努力就可以的,索性就不想了。”

转折发生在今年8月。“学校安排打疫苗,他没有身份证不能打,全校就他一个人还没接种。因为没打疫苗,他被停了课,他着急了,总是做梦,醒来能急出一身汗,突然有一天,他梦到了原来老宅的地址。”刘先生说。

8月18日,吴先生前往火车站,被告知没有身份证不能乘坐火车,8月19日早上6点多,吴先生乘坐一辆棋友的车从丹东出发,行车800公里,于当日晚上7点多到达他梦见的老宅地址。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老邻居,老邻居告诉他,他的姐姐已经搬到西青大寺居住了。最终在大寺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吴先生找到了姐姐。

法院快速办理 19个工作日撤销失踪

撤销宣告失踪案件适用特别程序,审限为1个月。南开区人民法院9月13日对该案立案,10月11日便下达了撤销宣告失踪的判决。在29天的周期里,刨除中秋假期和国庆假期,该案真正的审理周期只有19天。“撤销失踪案件比较少,之所以要尽快办理,是因为撤销了宣告失踪,他才能恢复户籍,办理身份证,这些都对他的生活影响很大,有了身份证他就能坐高铁了,回来探亲就方便了。”该案主审法官、南开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长王学惠说。

因为不能请假太久,吴先生在天津待了10多天就回去了,吴女士作为利害关系人,代弟弟向法院递交了撤销申请,在向公安机关、吴先生现居住地居委会、现工作单位了解了情况后,法庭于2021年10月9日上午开庭审理此案,两日后作出判决,撤销南开区人民法院2003年宣告吴先生失踪的判决。

撤销宣告失踪的判决书

目前,吴先生的户籍、身份证都在办理中,他暂时没有搬回天津的打算,但他很期待拿到身份证后回津再探望姐姐。吴女士觉得,弟弟与以前相比健谈了很多,“或许是没有了父亲的压制,他一点点松弛下来了。”

失踪22年的弟弟突然出现,这情节仿佛电视剧一般,吴女士不厌其烦地给身边人一遍遍讲弟弟的传奇经历,连她自己都觉得一切像是一场梦。虽然她只比弟弟大3岁,但弟弟从小是她带大的,姐弟俩的感情格外深。现在吴女士每天最开心的事是和弟弟通个电话,聊聊天,这样的生活,她等了22年。

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