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吕祖灵签 » 正文

梦里梦见黄豆青豆-梦见豆子有什么预示

诗篱

1

我站在门口,对着黑洞洞的豆腐房喊,外公——!吃饭啦——!外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乖——,就来了哦——!我还站在那儿,看着低矮的黑洞洞的门,猜想是不是人长成大人,都要待在豆腐房里,成年累月跟毛驴待在一起。

外公终于来前拐屋吃饭了。母亲和外婆坐在饭桌边说小姨离婚的事。那年我才八岁不到。母亲说我曾被毛驴踢过一脚,所以再也不敢进豆腐房。我倒不记得什么时候被踢过,只是觉得外公的豆腐房太暗,太过潮湿矮小,我不想进去。

外婆正说到激愤处,看见进来的外公,猛吸一口手里的大烟锅,未及吐出烟雾,便大声嚷嚷,每次喊吃饭像请菩萨,那把豆子金子做的啊,一天到晚死在里面,大姑娘回来,也没见你这个老子陪孩子谈谈,都不晓得她们过得苦么?哎哟,乖乖哦,你们看看我这叫什么命呢……外婆嘴唇上下开合,那烟雾或快或慢一阵阵逃出,洇白了空气,模糊了外婆的脸,最终将外婆的激愤过渡成了哭泣。

印象里每一次跟母亲来,外婆都这个样子。外公一般不搭理,搭理也不朝外婆看。大姑娘难得回娘家,你不要哭哭啼啼尽忙着丧气……。愤愤的语气。但最终,他们像没吵过也不认识彼此一样开始吃饭,各自絮絮叨叨跟母亲谈自己的话题。我没了吃饭的兴致,母亲这一眼那一眼忙着回答他们,对于我说的“豆腐有味道”的话只报以一个不耐烦的巴掌。我便撅着嘴跑出去,找舅舅家的小三子玩去了。

听母亲说,外公的豆腐坊外婆也几乎不进去。她住拐屋,舅舅舅妈拆了老宅砌了新瓦房,将最西边的拐屋往北接了一间做厨房分给他们。外公在接的那间的东墙搭建了豆腐房,本来只是给毛驴拉磨用的磨房,却一并将自己的床铺都移了进去。从此留下外婆,独自在拐屋里睡觉抽烟哭泣吃饭打发时光。

其实在老宅时他们就已经分床。他们是半路夫妻。

然而过日子免不了交叉。除了厨房,他们的共同活动区域还有后院。院心有一棵苦楝树,不磨豆腐的时候拴着那头棕灰色的驴,它脚下总是有几坨光溜溜的新拉下来的黑驴粪,一般低着脑袋,就是“昂,昂”地叫也不抬头,看什么都是旁乜,仿佛偷偷做了什么在窥探有没有被人发现。院北是厕所和猪圈,再北傍着一条小河,河上搭了一根单木桥,过了桥是条大圩,大圩下是一条大河。外婆常常挽着一篮豆子,过单木桥,又穿过大圩,去大河边的水码头泡豆子。我喜欢那个水码头,青石板搭的,蹲下就可以捞水和小鱼小虾,那水流笑容一样东漾西漾,光盯着看心里也有一种莫名的激动。也只有这时候,那些圆溜溜的豆子才可爱——我天生不喜欢吃豆腐,总觉得有股味,生豆子的味。但喜欢吃青豆子。外婆总咬着烟锅,边泡豆子边说,谁不喜欢青的,谁喜欢老的呢!她平常不准我一个人过单木桥,如果母亲将我单独放她家过几日,她就将拐屋和厨房的门上把锁。外公偶尔当过道要从她的房间穿过,开锁开门很不方便,她便从嘴上拔下烟锅,依然未及吐出烟雾便大声和他吵,五丫头要是跑到河边掉下去怎么办?大姑娘不跟我拼命?你们家都是对的,开个门开个锁就这么不耐烦了,小姑娘的婚事就是你不耐烦弄的,我说了再看看再看看,你跟那头驴一样倔……

外婆的领地除了拐屋,还有门口大约一分地大小的菜园子。从不长黄豆。长四季菜蔬。外婆和舅舅舅妈的关系也不好,有时候为菜地大小争吵,有时候为一担粪吵,舅舅舅妈声音大,外婆声音小,说半句留半句,但都像点炮仗那样,会激起舅舅舅妈更大的怒气。家里没豆子,磨豆腐用的豆子,都是外公到外面收。他有些驼背,挑一担豆子回来,腰压成弓形。外婆脚不好,扶着拐棍站菜园边烟锅,见外公回来,只盯着笆斗里的豆子,若多,便说这样多啊,若少,便说这样少啊。

2

母亲七八岁的时候,外公娶了外婆。听母亲说亲外婆是一次发大水在水台上得了急性风寒走的。那时候外公才三十来岁。而外婆那时候已经走了两家。据说一次是离婚,再一次是丈夫和我亲外婆一样,早逝。那年头外头还战火纷飞,外公外婆的生活除了穷,和现在并无太大差别,他们也为琐事吵架,外婆为外公总是一心一意磨豆腐争吵不休。外婆不准他磨豆腐,要他改行,因为这行当是外公前妻的祖上基业——外公是孤儿,太外公太外婆把独苗和豆腐手艺送给外公后双双撒手人寰,外公便发誓做他们家的豆腐传人。他们为这件事开始吵,然后像火一样越扇越旺,将生活吵得完全烧着了——外婆对母亲和舅舅不再好,好吃的都收起来,给他们吃野菜煮稀粥,加上又生下漂亮的小姨,她把一颗失望的心都放在了小姨身上;而外公,开始想亲外婆,且一发不可收拾,越老越想,一直到闭上眼睛,再也没有上过外婆的床。

后来,他们都忘记当初为什么事吵得分床别铺,只记得对方是个有百般缺点的人。磨豆腐的行当一直持续了下来,外公兢兢业业地做,靠这个给我妈攒了嫁妆,给舅舅娶了媳妇,也靠这个将柔弱漂亮的小姨养到二十岁托媒嫁人。外婆也早忘记了反对,事实上她后来觉得磨豆腐很不错,泡豆子、磨豆子、吊豆浆、点卤,她都能一个人完成,特别是外公背弯下来之后。而我家更是受益无数,我父亲不管我们兄妹五人,总在外面赌钱时,我母亲就靠我外公的百叶边和豆腐渣把我们养活了。

我后来长大了想,外婆长得蛮漂亮,三十多岁的女人,又经历如此大的波折,她对我外公,应该是百分百上心的。而外公,也一样。可世上多少恩爱的夫妻,为了恩爱最后却弄得形同陌路。像我外公外婆,两个在婚姻里走累的人虽没再离开,却勉强搭伙过日子,将一生都在冰冰凉凉的冷枕头上葬送了。

又也许,尘世就是这个样子,我们把人生弄得就像一篮豆子,一颗一颗,谁也不知道谁,谁和谁都相似,如此,按照造物主的意思疼疼痛痛地磨自己,也磨别人,便磨成了一个滚滚红尘,酸甜苦辣都有了。

3

人世如季节昼夜,花开花落,晨昏更迭,还没来得及看清已经辗转数度春秋。外公走了。七十岁。胃癌。走的时候,十几天粒米未进,面孔却越发白净,特别是那双眼睛,渐行渐清,像两片湖水,婴儿似的望着人间的任何一张脸。他什么话也没留下,就留下那对纯净的目光,不像是去死,像去见一个人。

舅舅舅妈也走了。舅舅仍是胃癌,他一生惧内而潦草,唯一继承外公的,就是死法。舅妈本来身体还好,一次高烧不退,最后像把人烧焦了一样缩得很小很小,死去了。在那个家里摔摔打打长大的两个表姐一个表哥,也都早早飞离了他们所在的新街,潘庄。

那里,只剩下老外婆。

毛驴不知道哪一年被谁卖到了哪里怎么终结一生的;豆腐房拆了,连接在拐屋的那间厨房也拆了;后院,除了那个厕所,全变成了一片黄豆地。门前也是,整个菜园子都是外婆的了。再也没谁来和她吵了。她种满了黄豆。

母亲也老了,得了帕金森,正常回不来,回来一次外婆就跟她谈黄豆,谈豆腐,谈外公。母亲劝她,妈,您都往九十上数了,种什么黄豆,能卖几个钱。外婆不听,她说,总不能荒着,种别的也不稀罕。

外婆九十二岁走了。

医生说,没病,老死的。外婆走的时候,看着小姨,她一辈子放不下这个柔弱漂亮的小姑娘,可这时候,小姨也五十好几了,黄脸黄皮黄眼白,哪里还有当年的漂亮,她跟小姨夫一辈子分分合合,最终还是捆在一起,也养大了儿子,结婚生子做了奶奶。

外婆看着小姨,最终也没说话,叹了口气,将目光往门外挣扎,就那么挣扎着,走远了。

我们开始忙外婆的葬礼,我和姐姐去街上看孝布。我一边走,一边想外婆最后的目光,她在找那片黄豆?可门前那片土地,这一年没有人种黄豆,都荒芜了。

后来梦里常梦见外婆,总伴随一大片碧青的黄豆,一个女人在那里走,是外婆,却不是外婆的样子,而是一株青葱的黄豆,起伏的风送来外公的眼神,她望着他,顾盼生情,风华绝代……(淮安日报)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