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解梦 » 生活类 » 正文

梦见和去世的爷爷在梦里相撞-做梦梦见已经去世的爷爷在梦里又去世一次

没有一点点防备。

华语电影2021第一宗失踪案发生了。

1月2日晚,《晴雅集》下线的消息在行业内开始流传,但《晴雅集》仍在上映。4日排片占比从前一天的8.0%降到5.2%。

而到了1月4日晚10点,淘票票、猫眼APP的购票界面,已经看不到《晴雅集》。

排片、票房的数据也从榜单上消失。

窸窸窣窣的传言,也被证实了。

《晴雅集》下线。

截止4日晚19:45分,《晴雅集》上映11天,票房4.49亿,猫眼电影专业版预测票房是5.45亿。

也就是说,还有近1亿的上升空间就这样不翼而飞。

《晴雅集》官博以一张海报婉转做出了回应——

不出意料。

拍掌,叫好,欢呼之声,占据了几乎所有评论。

“抄袭、下架、活该。”

大家确定无疑地,将缘由归结为了郭敬明的“抄袭原罪”。

何以见得?

12月21日。

111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联名,要求抵制有抄袭前科的郭敬明、于正。(12月22日增加到156名)

与此呼应的是,3天前,中国视协电视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而2021年6月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也将正式施行。

在这之后。

“活久见”发生了。

12月31日零点,2020的最后一天,郭敬明发了微博向庄羽道歉。

对,这是那个说“尊重法律,绝不道歉”的郭敬明。

“我会执行法院判决的赔偿和停止销售,那是出于我对法律的尊重。但我不会道歉。”

十个小时后,于正也发了微博向琼瑶道歉。

对,这是那个绝不会道歉的于正。

“只有没文化的才会这么说。但凡有点文化的人,就知道电视剧、小说是继承和发展的。只有没文化的人才会说我是抄《梅花烙》。怎么不说往前抄抄啊?”

再到4日《晴雅集》的下线风波。

“抄袭得锤”,似乎顺理成章了。

于是,不少人开始有鼻子有眼地分析起来,《晴雅集》是怎样因抄袭而下线的,它下线又是多么大快人心。

对于这些喜形于色。

Sir只说那句老话——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先搞清楚,你高兴的事,真的是你以为的那一回事吗?

不管有多讨厌郭敬明。

在这个事情中,有几个没法回避的问题。

01

真的是因为抄袭吗?

这种说法听起来挺靠谱。

但究竟有多不靠谱呢?

在《晴雅集》下线的消息传出时,就传言说《沐浴之王》也因为同样的问题而被下线,这样更显得像一场剑指版权的行动。

可事实上子虚乌有。

《沐浴之王》今天仍然在正常排片上映。

甚至当初还有说法是,因为《晴雅集》和《沐浴之王》都有过多的裸露场面,所以被撤。

且不论可信度多少。

假如是真的。

我们现在连光膀子搓澡都不让看吗,一看到胳膊就联想到那啥?

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又到底有什么可叫好的?

再来看。

如果说真是因为抄袭,那这个问题15年前就出现了,为什么郭敬明这么多年来从未有新作品被下架。

以前他拒不为抄袭道歉。

现在道歉了,反而因为抄袭被锤了。

这个因果关系成立吗?所以法律是不鼓励承认错误,承认了反而更糟?

肯定还会有人还会说——“道歉有用吗?”

这个问题得从头说起。

郭敬明为何(要在此时)道歉?

2003年,郭敬明把自己的第二本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出版,年底,庄羽发现这书和自己的《圈里圈外》太像了,遂将他告上法庭。

经过漫长煎熬的诉讼,3年后,庄羽胜诉,法院判决——

1、赔钱。

郭敬明和出版社赔偿庄羽20万,后又追加1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2、停止侵权。

停止《梦里》继续出版发行。

3、赔礼道歉。

法院要求他限期半个月内,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道歉声明。

但后来我们知道了,郭敬明“尊重法律,绝不道歉”。

一个月后,因郭敬明始终未执行公开道歉判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草,并在13日的《中国青年报》以“公告”形式刊登了判决的主要内容。

这是法律上的规定。

识相的,就自己发道歉声明。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法院就按头让你道歉。

也就是说,无论是出于主动和被动,这个道歉注定是逃不掉的。

至此郭敬明和庄羽的民事诉讼已经结束,郭敬明在法律上已经不欠庄羽一个道歉。

那么我们说他欠了15年的道歉是什么?

是道义和人情。

他应该诚心诚意向庄羽道歉。

这是一种舆论约束。

即,他可以选择道歉,换取庄羽和大众的谅解;

他也可以很傲慢地拒绝,代价是接受大众的鄙视和口诛笔伐。

在法律上,郭敬明已经没有义务再做出道歉。

但在公关策略上,他值得考虑。

今天舆论没有把他的道歉当回事。

因为大家觉得,如果是诚心的,没必要等这么久,等到被联名信讨伐之后——现在的道歉,更像一种“城下之盟”。

道歉当然必要。(否则庄羽也不会要求道歉,法院不会要强制执行)

但拖延与躲避,让道歉的作用丧失了真正的说服力。

这是郭敬明要承担的后果。

郭敬明的道歉作得真不真诚,漂不漂亮,这关系到他的公众形象。

但与《晴雅集》的下架呢?

更进一步,我们要弄清楚的是——

02

抄袭了要被下架吗?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是的。

《著作权法》规定,如果你剽窃他人作品,会让你停止侵害、消除影响,会让你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如何停止侵害、消除影响?方法之一就是不再让剽窃作品在市面上流通。

下架,是为了保护原著的著作权。

《梦里花落知多少》侵权《圈里圈外》被下架,没有问题。

但《晴雅集》侵犯了谁的著作权?

梦枕貘吗?

他授予了改编权,还成了电影的编剧顾问,在多个场合都表示过对电影的期待。

至于《晴雅集》把《阴阳师》魔改成什么样,我们可以不接受,但那都与抄袭无关。

有人说。

导演郭敬明抄袭了,那他的《晴雅集》被下架就没毛病。

这又回到说烂了的“封杀问题艺人”上。

什么样的问题需要封杀,需要封杀多久,谁来规定该被封杀的标准,法律吗?

《著作权法》规定了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民事赔偿等惩罚措施,但从来没有说,构成抄袭的人今后要被禁止创作和出版。

不管有多讨厌郭敬明。

不管对抄袭有多义愤填膺。

Sir都简单问一句:那些相信因为《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所以《晴雅集》可以被下架了的人,你们觉得法律依据在哪?

还有一种说法。

《晴雅集》的确买了版权,但它也抄了。

比如。

漫威的《奇异博士》。

对比图一放上,你可以说确实像。

但Sir仍要提醒,业内的这桩公案。

2015年,《夏洛特烦恼》上映,影评人文白发表了文章《炸裂!<夏洛特烦恼>居然全片抄袭了<教父>导演的旧作!》,用截图对比《夏洛特烦恼》和科波拉的《佩姬苏要出嫁》。

然后,开心麻花诉至法庭,理由是“有损团队成员名誉的恶意行为……维护创作者的合法权益”。

4年后,开心麻花胜诉,法院认定“名誉侵权”成立。

直到今天,Sir也不认为这够得上“恶意毁誉”,仍是文艺批评的范畴内。

但这件事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不是对今后涉嫌抄袭的电影都闭口不提。

我们有权指出抄袭的嫌疑。

但是否构成抄袭,只能由法院来裁定。

今天,你仍然可以列出《晴雅集》抄袭的证据,但在法院判决之前,谁能说它就是抄袭了,应该被下架?

要知道,多少火起来的国产片,都沾着点“抄袭”指责——

《哪吒之魔童降世》被一位舞台秀表演者微博暗示《哪吒》抄袭:

惊奇的发现,内容、细节、甚至海报与我们演过的《五维记忆Memory5D+》非遗大秀的脚本、故事几乎惊人的一致。

有人说《流浪地球》抄袭了日本电影《妖星哥拉斯》,因为两部都有星球可能和地球相撞,人类建立了喷射器把地球推离。

《唐人街探案2》被指抄袭2002年陈国富的《双瞳》、1984年的美国电影《警察学校》。

你可以说有的是碰瓷。

但碰瓷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还有法律的准绳在,才没有出现因质疑而下架,未审判而治罪的情况。

03

《晴雅集》下架,除了郭敬明还有谁输了

就在《晴雅集》的下线引来一片热烈欢呼的时候。

反常的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却静默得出奇。

哪怕现在《晴雅集》因为郭敬明抄袭受牵连的说法,被很多人传得煞有介事。

但。

有谁可曾看到一个正规媒体,一个文件,一个官方说法。

给出任何肯定的印证?

没有。

一个也没有。

只有各自的分析、揣摩和一厢情愿。

不要说外人不知道。

就连业内人士也一头雾水。

如今网上盛传的一张截图,来自1月2号院线群聊的一则通知。

通知里称,将在1月4日下映《晴雅集》。

但别的院线经理表示,我们没收到通知啊。

1月3号,也有影院方收到消息,说是误传。

“@全体成员 关于《晴雅集》《沐浴之王》排映问题,已跟发行方华夏进行沟通,两部影片目前均在正常发行档期中,没有撤档、停映。请大家知悉。”

△ 《晴雅集下架,都是抄袭惹的祸?》娱刺儿

事情继续发酵,4号,网易娱乐得到峨眉院线的消息:刚刚正式接到上级通知,《晴雅集》1月5日起不再排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这个下线,是部分院线的决定,还是统一的安排?

直到5号,上海的几家影院,还是有《晴雅集》的排片。

他们给媒体的答复是:

“暂未收到下架通知,目前仍可购票,若淘票票、猫眼已下架,可前往影院线下购票,已排片的场次正常放映。”

你也发现了,《晴雅集》的下线。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明确的指令,也没有交代任何下线的理由。

《晴雅集》的问题究竟在哪?

没人说得上来。

《晴雅集》按照流程,从备案立项、拿到龙标、上映,该有的流程,一个没少。

可它确确实实,在2021年被抹去。

而同时被抹去的,除了郭敬明,是不是还有一班无辜者?

比如参与《晴雅集》的其他制作人员,比如投资/购买了《晴雅集》的机构平台。

甚至。

郭敬明下一部作品,下下部作品的关联者。

套拍完工的《泷夜曲》、2020年8月官宣的监制《给初恋的你》、导演兼编剧的新剧……命运成谜。

请别以“谁让你们要和抄袭犯合作”这样的理由对付。

法律有条基本准则。

“法不溯及既往”。

通俗说,就是不能用当前制定的法律指导/惩罚人们过去的行为。

再通俗点,就是冤有头债有主。

今天,跟抄袭犯合作突然活该了,明天,是不是跟其他行为不端合作也活该?

那行为不端的底线又在哪?

没有谁能保证跟自己合作的人都百分百完美。

道德大棒的危险在于,“德”的打击范围太大了。

大,容易伤人,更容易连累人。

有一天就波及自己。

其实Sir一点不心疼郭敬明。

一些年轻的网友可能忘记,当年《小时代》上映,他的狂热粉丝们是如何不理智地扫杀批评。

组织“圣骑士团”微博护片:

围攻业内人士。

编剧史航、影评人周黎明、导演高群书,只要有差评,骑士团一拥而上。

你说是不是郭敬明主动策划?未必。

但郭敬明表现出来,就是默许。

今天,这个玩弄流量的弄潮儿,终于被更大,更无可阻挡的流量反噬。

有多少不该得和“报应”,那是他的命。

诛心地说。

他大可转身而去。

Sir耿耿于怀的是。

那些被绑架的打工人。

和我们越来越手足无措的电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