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生肖 » 正文

梦见姑姑在梦里叫我-梦见自己的姑姑

梦里又见到了姑姑,场面十分尴尬:“我和弟弟饿得发慌,正在吃表哥家厨房的剩饭时表嫂走了进来,难堪极了,这时姑姑出现了……”。

这个场景曾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使我禁不住想起遥远的童年和关爱我成长的姑姑。

小时候,每逢遇到节假日,小伙伴们总是穿上漂亮的新衣裳跟随父母亲去亲戚家串门,不是去舅舅家就是去姨家,回来后眉飞色舞地告诉我,他们的舅或姨有多好多好,吃了什么好吃的,玩了什么好玩的,别提有多高兴。

说句心里话,那时我特别羡慕他们,同时也非常失落,因为我没有舅舅和姨家可去,唯独可去的地方就是姑姑家。

姑姑家住在离我们家有六七里路远的一个村子里,最初是父亲领着我去,七八岁时路熟了便自己走着去。

那时候农村生活很艰难,能吃上一个白面馍馍,一碗白面面条就算是最大的物质享受了。每次到姑姑家去总能吃上这些可口的好吃的,由于这个原因一有空总想到姑姑家去。

印象最深的事是吃面条,姑姑擀的面条又薄又精非常好吃,盛饭时我的碗里总是干干的高高的捞面条,表哥的碗里却是汤多面少。

姑姑给我做好面条,我没看见她吃过一口,但她总喜欢站在旁边慈祥地看着我吃面条的样子,见我狼吞虎咽的样说:“娃,慢慢吃,别噎着,锅里给你还留着哩。”

小表哥那时比我大几岁,但毕竟还是一个大孩子,看见自己碗里盛的汤多面条少,便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姑姑发现后开导表哥说:“你是哥哥,得让着弟弟点儿,再说你是主人,弟弟是客人,更应该照顾好弟弟,等弟弟走了妈给你烙火烧(西北的一种饼)吃。”

表哥听姑姑这样说便点点头又有滋有味地端起碗吃了起来,吃完后便懂事地领着我去村边地里看西瓜,找小伙伴滚铁环,赢杏核,扳反包,叠纸飞机,玩得十分开心。

快乐的时间往往显得很短,转眼间两三天过去,到了该回家的时候,总有点恋恋不舍,姑姑看出我的心思便对我说:“娃,该回家了要不时间长了你大(注:西北方言,父亲 的意思)你妈还有你婆(奶奶)想你咋办,过段时间想姑姑了,姑姑再去接你。”

听姑姑说的有道理,虽然心里不太情愿,但想到下次还可以再来就勉强答应回家。

上路前姑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叮咛:“娃,走路时千万要走路边上,不要走中间,要记着让汽车,过别的村子不要和别人家的娃娃打架,到了家就给我捎个信。”

听姑姑唠里唠叨说个没完,我便不耐烦地说:“记下了,记下了”,姑姑一直把我送到村外的大马路上,还站在路边不走,我走很远偶尔回过头来,还能看到姑姑模糊的

身影。

姑姑在我参军后的第二年便去世了,家里因为我在新疆路远加上通信不方便就一直没有告诉我。 1989年2月,我第一次回家探望父母时我告诉母亲我经常梦见姑姑,经常在姑姑家里玩,但姑姑在梦里从来都没和我说过话。

母亲难过地对我说:“傻娃娃,你姑姑已经去世了,阴阳两重天,你姑姑再也不会给你说话了。”听到这个不幸的噩耗,我的眼泪刷的流

了下来,忍不住失声大哭,疼我爱我的姑姑再也见不到了,长大后想报答姑姑的想法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这件事成了永远的遗憾和伤痛。

母亲说姑姑在世的时候,经常念叨我,盼望有生之年能见到穿军装的我,可是…

转眼之间姑姑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年了,可姑姑的音容笑貌永远地刻在我的心上,姑姑对我的爱,对我的好,一件一件如在眼前,姑姑的形象更加高大完美,更加清晰真切,随着年龄的增长,亲人们逐渐离我远去,但这份骨肉亲情永远在血液里流淌,经历岁月沉淀,更加炽烈,更加珍贵!

清明节又要到了,把这篇旧作修改一下发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纪念爱我的姑姑。

愿姑姑在天堂安息!

2020年4月1日于新乡家中修改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