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生肖 » 正文

梦里梦见姐姐给我白菜-梦见死去亲人和自己说话

聊聊过去走亲戚的尴尬与今日串亲之大方《原创》

作者:尹燕忠

按照老风俗,春节过后中国都兴走亲戚,但春节过后也有走的,什么节日了,什么孩生日娘满月了,什么接风和送行了,什么温锅了,但各地习俗不一样,不能强求一律,十里不同俗是不。

我们鲁西南的玫瑰之乡是怎样的呢?

大摡南乡洪范、东阿镇一带与北乡的栾湾、安城镇又不大一样。反正春节,这里又叫年下过后,初一拜大年,庄乡兴串门拜年,给祖上磕仨头罢了。

初二就要走亲戚了,一直到正月十五前都在串门。不过最好别过了初十,过了就淡而无味了。这里有句话叫大年三十烧杨叶,哄弄老的了!再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有老的,谁家没老的哪!亲戚三年不走就凉了,也就有那样铁心木肠的人没人味,势利眼子,专巴结高枝儿,这也难说,千人千思想,万人万模样么,原本不可也不能强求一律,火头哥说,朋友有厚薄,亲戚有远近也是对的。对,有的虽有点亲挂着,人家不愿意啰啰了,也就快刀子热水罢了。可是话说回来,他(她)儿女沒人味,咱可不能没人性呀,你表叔二大爷,你姨你姑表奶奶的还有那口气能不走吗?对不?

唉,世界之大,什么人都有,还有的人怕冷,人家去了,他得到清明节才来串门,那是祭祀死人的节气,再不论,也得有个论道啊,对不?都是爹娘养的,谁憨呀?还有人味吗?

你爹娘怎么教调地你呀?唵,咹。

有人说年后太冷,谁不怕冷呀,正生二哥说,亲戚是越冷越走,越热越走,可不呗,在鲁西南,是年节后冷,麦后最热,小夫妻要走丈人家,其他亲戚不例外。

这里兴过麦后走亲戚,初二最至重,小两口年前腊月结婚,初二回门走岳家,要有人陪着,那叫回门哩。

说起过去走亲戚来,走亲戚也没大什么东西,只拿壶老酒、煎饼或窝窝头。解放后,稍好一些,拿个净面干粮,那时小两口走丈人兴骑驴或用小推车推着,再不就步撵着。

过去人穷,有句话叫,穷怕亲戚富怕贼,裤子撩了(破了)怕股蹲。

又是没油了又是少盐了,又是弄什么菜了,一嘟嘟出声,可能也无意,反叫来客不得劲。那时候炸芋头把,白菜豆腐一大碗,加上几片薄薄的片肉当菜帽,谁也舍不得的吃,一是怕没出息头,二是怕有老人小孩子,主人紧让,也舍不得吃一口。喝酒用小酒蛊子,给小牛眼似的,用嘴嘘一点嘘一口的,有些舍不得。

那时走亲戚兴在篮子里装上馍馍,还有散装瓜干酒,后来就用黑提包,装上馍馍有一二十个。走完亲戚临走,名叫回篮子,主家要留五六个馍馍,留下一瓶酒,不能空手回,临来嘱咐初几再去他家。后来酒高档了,就兴拿饼干四封,拿酒一提,后来就拿一箱子酒了,很孬的酒还拿不出门去哩。

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了,特别到了新时代,人们喝酒不用小酒杯了,就用大杯子了,人豪气大方了,都坐上小汽车了,可是司机不准喝酒了,谁让司机喝等于害人,可也没人让,安全第一嘛。

现如今,都拿中高档酒,拿鱼拿肉了,有的还拿牛羊肉,好吃又重视,还带些水果,油奶之类,也有拿点东西,兴给亲戚钱的,二百四百千元不等。有点变味儿了,人也有钱了。

我串门向来都是把东西全放给亲戚家,闲滴溜八卦的费事,也不好看了。

亲戚重亲情有人味才好,无论有多少钱,官做多大了,没人滋味了就完馅子了,人为了亲情总是找个题目聚一聚,说个话,吃顿饭,也是自然的事呗。

有个亲戚当了个科长,地球有些装不下他了。他说,我一到平阴就想哭!我说,别酸腔摆拐了,平阴是你姥娘门,没有娘能有你吗?北京作家翟向东先生比你官大多少倍,人家在北京还回平阴看老人老家!母亲去世,他亲自上山叩拜念祭母文。他给县长说,我想平阴,做梦梦见平阴,我以水代酒,敬父母官几杯酒。他逝世后留下遗嘱,将其葬在了平阴青龙山上。多么淳朴挚爱的乡情亲情呀!

说到这里,有个朋友说他有个两姨妹,丈夫是什么教授,她娘患脑血拴身体病残了,她对从东北回来的姐姐说,姐呀,咱到森森妮家去住几天,在一个城,不远,她条件好!姐说,可以呀。不想才去了两天,女儿森森说话了,妈呀,您和姨回你老家吧!您有个好歹,俺给你俩好儿子不好交待呀!

森森妈哭了,东北来的三姨心里发酸,这个姨在东北来电话说,森森这孩子可真不孝顺!

这种事可也不奇怪。

可是大量的好人好事不断涌现,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事更多了。

有的并无亲缘关系,可是人家视亲人待承,有的无亲无故,年后却送上东西,送去温暖,使人感受到新时代的阳光灿烂,使我们感受到生活的幸福快乐。

走亲戚引发这些话题,过去和现在的状况。但是,亲戚朋友总有真情存在,总有挥之不去的浓浓深情呀!铁心木心者有,但有几个?

尹燕忠,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济南日报》《济南时报》、中国西部散文选刊、《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黄河文艺》双刊号、《洛阳晚报》《泰山文化》《大汶河》《楚风》、《青年文学家》双刊号,作家出版社《国庆征文选》等发表文学作品,在中国文化精英专刊上发表传记,小说《方河的婚事》在“鲁王工坊杯”首届小小说大赛中获得济南日报报业集团、莱芜鲁王工坊锡雕艺术研究院三等奖,报告文学《美丽的毕庄脱贫记》被济南市文学艺术联合会评为优秀奖,小说《梅花》被评为玫瑰文学奖,并多次获奖。

2021、3、5日晚上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