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生肖 » 生肖算命 » 正文

梦里梦见被家暴-梦见自己被老公家暴

失踪18年的马如云(化名)回家了,逃回来的。

12月3日,广西南宁救助管理站里,马荣(化名)和妻子见到了女儿马如云。一家三口抱头痛哭,一直停不下来,直到被工作人员拉开。

因为常年遭受丈夫和公婆家暴,18年前,马如云决定离家打工,结果刚到南宁,就被人以介绍工作的名义骗到广东粤西深山,并以2000元的价格将她卖给了大她40岁的老头。

在“新家”,马如云并无迎来好运,家暴仍常年伴随着她。直到在异乡生活18年后,马如云才在当地村民帮助下,逃回了老家。

回到家后,马如云不再敢出门,因为怕再被拐卖,每天和父母待在一起。但年迈的马荣也不知道还能陪女儿多久,自己百年之后女儿又该怎么办。他现在不敢想这些,他唯一能确定的是,今后再也不会离开女儿了,会一直陪着她。

【1】结婚后因智力问题被丈夫家暴

马荣说,起初他并不同意女儿的婚事。

马荣有5个子女,马如云排行老二,1982年出生。与其他兄弟姐妹不同,马如云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头疼发烧,导致智力有些问题,上完二年级就在家做农活。

到年纪了,媒婆介绍了附近文明村的一个壮族男人,让马如云去看看。

马荣不想让她去。因为语言不通,且女儿脑子不正常,怕嫁过去受欺负。但马荣耐不住媒婆磨嘴皮子,还是让女儿去男方家里看了。知道对方家盖两层小楼,男方是农民,老实本分,又离自家近,马荣松了口。

马如云大概18岁时出嫁,男方给了彩礼,没办喜酒,也没领结婚证。“村里都是先生孩子再领证,这点我们没意见。”马荣回忆说。

刚结婚那会儿,小两口十分恩爱。马小弟去过二姐家,二姐看着他甜甜的笑,二姐夫也温柔,会给他买东西吃。

结婚两年,如云先后生下一女一儿。女儿安稳下来了,马荣也开心满足。

可令马荣没想到的是,生下小儿子没多久,女儿就常哭着回家,有时腿上带伤,有时脚坡了。她告诉爸妈,在婆家丈夫和公婆嫌她脑子不好,赚不到钱,经常抄起柴火棍就打,丈夫喝完酒,打得更凶。

马荣气不过,上女婿家要说法,女婿承诺得好听,回去后却变本加厉地家暴女儿。

马荣回忆,大概是2001年,女儿抱着小儿子回家,孩子感冒了,丈夫不给钱去买药,女儿没办法回家找他借钱。马荣心疼,给了钱,但也没想着劝女儿回家。“那时候没领证,也谈不上离婚,但农村离婚得也少,大家都凑乎过。”

回去后,不堪忍受家暴的如云决定出门务工,她想带上两个孩子,但丈夫怕她带孩子跑,不同意。

马如云拗不过,跟丈夫约定,去市里打短工,每周六日回家看孩子。然而,从没出过县城的如云,刚到南宁,就被人以介绍工作的名义拐卖了。

失踪前,马如云(化名)和两个孩子 图/南宁救助管理站提供

【2】外出找工作却被拐卖到广东深山里

一路辗转,马如云被带到了广东阳江的大垌村,以2000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大她40岁的老头刘明(化名)。

村民杨同(化名)和刘明是邻居,他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刘明早些年娶了个二婚的老婆,老婆生下女儿后,就回到了跟前夫生的儿子家里,女儿长大后嫁到四川,家里只剩刘明一人,买来马如云,就为做个伴。

在大垌村,刘明没有工作,家里靠如云干农活挣钱,这些年攒下不少,可刘明吝啬,不舍得给如云,没钱买肥料、农药,如云只能去邻居家借。杨同说刘明很无能,心情不好就打马如云。有村民私下议论刘明,“一个大男人,没点用。”

杨同早些年在外面做生意,三年前回家,种了一千多亩果树,还养了两百多头猪。看如云可怜,他常送大米给她。

马如云想去帮杨同养猪,一个月三四千块钱,包吃。但刘明不同意,打了如云一顿,把她关进屋。

杨同回忆,大约11月底,趁刘明不注意,马如云偷跑出来找他,“不行了,再不走我要被打死了。”杨同早看刘明不惯,骑摩托车把如云送到县城,给她买了套衣服,又买了台手机,存上自己的电话,叮嘱她到家了别忘了报平安。

家具体在哪里,马如云记不太清楚,杨同就给她买了到南宁的票。大巴车一路向西,五百多公里后,马如云回到了南宁。

【3】失踪18年后终团圆

12月2日,启程前往南宁的前夜,防城港市那午村马家的二层小楼里,尽管熄了灯,但几口人都没睡着。马荣激动又忐忑,在床上翻来覆去,女儿的照片捏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

18年里,他常梦见如云。梦里,马如云还没出嫁,在家做农活,勤快又细心。梦转瞬即逝,一会儿就不见了。醒来后,想女儿的马荣揣上照片,一个人坐上去南宁的车。他猜女儿可能被拐卖到了南宁的村里,就挨个村找,问村民认不认识照片上的女孩。

照片上,20岁的女孩短头发,大眼睛,脸圆圆的,抱着两个孩子,笑眼盈盈。

南宁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回忆,12月2日凌晨两点,一名出租车司机带着如云来到服务大厅。告诉值班人员,他在客运站拉上如云后,对方说不上来要去哪,十多度的天气,司机看她穿着薄薄的长袖,问什么也不回答,就把她拉到救助站。

到站后,工作人员给她做了顿饭,又安排好了住宿。天亮后,几名社工围着马如云问。

除了自己的名字,马如云什么都不知道,壮语、瑶语夹杂着粤语和普通话,答不上来,就呵呵地笑,社工小陆有些蒙圈,只隐约听出来,如云有两个孩子,她向社工们比划,大概到腿那么高。

后来知道了马如云被拐的遭遇,小陆猜,她的记忆可能停留在了失踪前。

根据外貌,他们判断如云的年龄在45岁左右,整理出来信息,配上照片,转给了今日头条寻人工作组。

150公里外的防城港,手机信息刚弹出来,就被一直关注头条寻人的马家小弟看到了。他照例点进去,一眼认出来了照片上的人正是18年前失踪的二姐。“头发短短的,肥肥的,皮肤黑黑的,一点没变。”他赶忙通知全家人:如云有消息了。

12月3日一大早,马荣带着全家一起来到南宁救助管理站。马如云从屋里出来,见到父母,一下哭出来。女儿一点没变。服务大厅里,母女相拥而泣,哭声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老人年龄大,不宜过于激动,有人想上前拉开,怎么也拉不动。

南宁救助管理站中,马如云和母亲紧紧相拥。图/南宁救助管理站提供

【4】回家后不敢出门怕再被拐卖

从马如云口中听说了被拐卖的悲惨经历后,她的四妹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这么多年,她一直恨二姐夫一家人。出事后,她们曾去文明村找二姐夫,但姐夫却反过来怀疑马家是不是把马如云卖了,不让马家人见两个孩子。

文明村村主任介绍,马如云脑子不正常,村里人都知道她丈夫打她。马如云消失后,她丈夫找了段时间没找到,就外出打工了,现在在上海,两个孩子也长大了,一个在南宁工作,一个还在上学,偶尔会回村。

前两天,马如云给四妹打电话,问能不能回家陪她。回来一周了,除了跟父母去亲戚家,马如云始终不敢出门,拽她也不去,她的四妹说,“她害怕再被拐卖。”

马如云现在只会讲普通话和粤语,家人尝试讲瑶语,她听得懂,但不会说,只会叫“爸爸”“妈妈”。

马荣今年61岁了,马如云的未来怎么办,他不敢去想,他说,现在只想珍惜和马如云在一起生活的时光。

马如云(一排左三)和父母、妹妹妹夫、弟弟 图/南宁救助管理站

来源:潇湘晨报

原标题:广西女子生育后遭丈夫家暴嫌弃不赚钱 外出找工作时被拐至广东卖给大40岁老头 家人苦寻18年终团圆

编辑:吴冰 施尚景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