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生肖 » 生肖算命 » 正文

梦里梦见被大狗咬又松口了的简单介绍

赣中南吉泰盆地的泰和县城西郊,明末清初有座名噪当时的私家园林—春浮园。

春浮园曾经多有名气?且引几则史话。

明末东林党领袖、文坛盟主钱谦益写道:萧士玮(字伯玉)“登第后,为园于柳溪,名曰‘春浮’,极云水林木之致。”(《萧伯玉墓志铭》)钱谦益曾应萧士玮之邀,憩游过春浮园,为该园各个景点咏赞,留诗《泰和萧伯玉春浮园十四咏》,盛誉春浮园佳构美景。

号称江左文坛三大家之一的明末清初大诗人、清初国子监祭酒(高教部长)吴梅村,亦称萧士玮“筑春浮园于柳溪上,极云泉林木之盛。”吴梅村小春浮园主萧士玮15岁,自称他儿时就习读萧士玮文章,而得知春浮园之盛景是钱谦益转述于他的。如对吴梅村有些陌生,那写吴三桂陈圆圆的诗句:“冲冠一怒为红颜”即是他传世名句。不过,他在文中又证实“同里许君尧文,官于吉水,贻书及余,述所谓春浮园者,嘉树名卉,高台曲池,滋荣而益观;图书彝鼎,庋藏而加富。”(《萧孟昉五十寿序》)文中提到的吉水,是与泰和近邻的县邑,一条赣江的便捷水道,大半日即可抵达。吴梅村的同里人官于吉水写信给他,告诉他自己亲自游憩过的春浮园,不但嘉树名卉,高台曲池,滋荣益观,更有藏书古玩,确非一般园林可比。

清初著名经学家、文学家毛奇龄:“其先太常著书处,则春浮园也。亭台花竹,甲于江表。”(《萧孟昉五十寿序》)

清初政治家、文学家施闰章,在萧士玮逝去20多年后,施时任江西布政使造访了春浮园。园已毁,春浮园第二代主人萧孟昉(字伯升)已另辟小园遁园。施闰章此时的感受形诸文字:“其春浮园,为时所称美。”“盖因其高下,凿溪垒山,一亭一迳,皆竭能殚智,求异于人”“亭台半圯,丘壑犹存;断壁寒崖,矗然斗绝;回冈曲渚,忽又奔属”。(《萧氏春浮园四首》)已毁几十年的废园遗址,还让这位后来官至康熙侍读(帝师)的文学大家施闰章感叹不已,感叹春浮园主匠心匠意的非同凡响!

这些与春浮园存世时同一时空的文坛大擘们,或亲临,或听闻,他们笔下所保留的因园主“竭能殚智,求异于人”苦心经营数十载的春浮园,“极云泉林木之盛”“甲于江表”这些文字可作为我们今日想像被称为“明末江南第一名园”的重要依凭。

而如此江右胜景一代名园,却莫名其妙地湮没于400多年的文献史载,以至于当地的民间记忆。

春浮园再次浮出历史,是上世纪末的1995年,中国期刊《农业考古》有篇译文,介绍美国著名汉学家关于对江西泰和有明一朝的农业农村之研究,文中有对春浮园的研述。

美国著名汉学家达第斯(Johnw.Dardess)教授,1937年生于美国,现为美国堪萨斯大学俄罗斯、东欧和欧亚研究中心历史学名誉教授。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选中江西泰和作为重点研究区域,以此解剖明代的中国社会。他充分利用日本京都大学以及美国哈佛大学中的中国古代稀有文献,挖掘出了春浮园,并得出结论:春浮园是当时中国的著名园林。而尤其难得的是,他还认为,明末清初访问过春浮园的客人名录,就是当时的伟大学者名录!这就是说,春浮园不仅园林精致疏野,古文物典藏丰富,还因为交通便利(黄金水道的赣江边),还因为园主人的家底殷实雅量好客,吟诗弄文风骚情致,或还因为园主人的政治倾向又大度包容,成为当时出色的文士侠客寄情啸傲的山水,谈吐风云的沙龙,在明清易代的历史大变局中,她经历见证了许多时代变故,还演绎隐藏了许多历史谜语。

这里,就稍稍揭开一些春浮园的神秘面纱吧!

春浮园是明代名士,光禄寺卿萧士玮(字伯玉。1585-1651)和他的侄子萧孟昉(字伯升。1620-1679)相传两代的私家园林。

萧士玮,明万历四十年(1612)中举,越四年,即1616年高中进士,却因病归里,开始营建春浮园。其本人所撰的《春浮园记》开篇即言:“余世家柳溪,杨文贞贻先宗伯有‘溪影入帘春雨足’之句。余园去柳溪可二百武,背市负郭,便耕钓之乐,而无鸣吠之警。结屋数椽,以畜妻子。”选中世居祖地,背山近城,离河溪仅200步左右的地方筑园,作为有明一朝吉泰盆地上的大宗望族仕宦之家,又与明前期四朝阁老杨士奇(还曾是大明帝国首辅即上文中所称的“杨文贞”,文贞是其谥号。)有姻亲之好,门第世勋,家底殷富,自己刚由士入仕,志满意得,力富韶年,籍山水地利以筑园自娱,可谓起点不凡,出手非俗。

园中有杯山,浮山等。关于浮山,萧士玮《春浮园记》写道:“旁孪一山,往来水上,朝似东行,暮欲西徙。冲寒梅放,香闻十里者,‘浮山’也。”其实,浮山本是萧士玮同年登科的好友即方以智父亲的家山。萧士玮将他园中一座水中岛山取名浮山,有对老友的怀念,又因此园中岛山遍植梅花,冲寒梅放,暗香浮动,因名春浮园:春色浮动,春光荡漾,春意盎然,春景常驻。

春浮园建造更得到了明清之际冶园大师的提点升华。天启七年(1627),萧士玮奉命南归,自北京至杭州,一路浏览风光,尤其是苏、浙江左一些巧夺天工的经典园林,让他大开了眼界,也激起了内心追攀甚至超越的涟漪。而次年的崇祯元年(1628),萧士玮以尽孝为由,拒绝出使琉球,连遭贬官,后索性“辞疾归里”“闭户著述”,更使他有心情、有闲暇别无旁骛于春浮园的经营布置。

他在杭州时,委托当地官员为他物色寻找江南最有名的造园师(称“山师”),杭州官员推荐了江浙造园名师张南垣。张南垣乃明末清初著名冶园大师,主持过上海豫园、无锡寄畅园和常熟拂水山庄的修建,清初还担任过皇家园林畅春园、静明园、清漪园及中南海等处的假山营造。但张南垣是一般人请不动、请不起的大师,萧士玮请好友钱谦益说项,更凭他的真诚与财力,才让张大师破天荒地离开江、浙,来到赣中泰和的春浮园擘画指点、锦上添花。

有闲,有钱,更有大师指点,想不造一个一流名园,亦难!

春浮园占地200多亩,水光山色,古木葱茏,亭台楼榭,四时花木,林径幽深,水浮轻舟。盛时园内景观景点有:平原,河溪,丘岗,岛山。公安亭。金粟堂。芙蓉池。婵娟径。杯山。听莺弄。宜月桥。宿云墩。绯桃林。愚山道。浮山。秋声阁。萧斋、愚山台。萧士玮《春浮园记》中所提及的古树花木就有十几种之多,且多成片成林。常陪其父方以智游园的方中履还有在春浮园试栽岭南榕树的记叙。萧士玮不无自负地写道:“安得吴道子一日之功,李师(思)训数年之力,以尽余园之致也。”倘若负有盛名的这些盛唐大画家们再世,或许可以画出春浮园的山光水色野鹤林花的韵致吧?

明末江南第一名园,恐非一时虚誉!

一代名士萧士玮

春浮园创园者萧士玮可谓明末清初一代名士。与之文字甚或履迹交游者、或尊崇其人格文章的心仪者,不乏一时士林名流。如文坛盟主钱谦益与之知交半生,为他说项作伐延请造园大师张南垣,为他留下诸多文字,直至盖棺定论的祭悼词与墓志铭。如大诗人吴梅村自称自幼就习读萧士玮诗文。还如王夫之、方以智、石涛、汤显祖、贺贻孙、郑鄤、施闰章、魏禧、柳如是,等等,多是中国文化史上有一席之地的人物。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斯之谓也。

略举一例。

戊寅冬,余携竹兜一,苍头一,游栖霞,三宿之。日晡,上摄山顶观霞……看长江帆影……悄然有山河辽廓之感。

……一客盘礴余前,熟视余,余晋与摄,问之,为萧伯玉先生。因坐与剧谈,……取火下山,相与同寓宿,夜长,无不谈之,伯玉强余再留一宿。

这是《陶庵梦忆》中的摘录。《梦忆》作者乃明清之际被称为“浙东四大史家”之一和“小品圣手”的文史大家张岱,他的散文小品是中国文化散文的一座奇峰。崇祯十一年(1638),张岱在栖霞山意外遇见萧士玮,相见恨晚,剧谈不已,聊到天黑点火下山,又彻夜续谈,海阔天空。文人能相亲,乃是两个灵魂特别愉悦的邂逅,也是识见才具对等的精神交流。人以群分。萧士玮能与同时代的大家们知音谐鸣,其本身应就在时代精英的第一或第二方队中。

萧士玮出入宦途,也曾想有为于天下,但更有世宦子弟优裕自得的率性任气。崇祯元年(1628),因朝廷多人举荐而“强起赴阙”(即勉强去朝廷应差),但次年就因朝廷差遣出使琉球,他即抗争,说刚出使秦藩归来,疾病未消,且要孝奉老母,拒不受任,因遭贬谪。后沉浮于北京和留都南京,或见党争不休,阉竖专横,国势日去,与其违心从政,不如适性自纵,于是索性称疾告归,优游山水,闭户著述。这虽不是如陶渊明的不为五斗米折腰挂冠而去,也不是如李太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接受天子赐金而放归,但其精神图谱基本相似。是真名士自风流。

萧士玮富而不吝,大度慷慨,济人危急,公义慈善,且不沽名。有同邑晚生陈家祯在萧士玮身后所撰的行状(即事迹)有如下文字:“急人之病,如护婴儿多貯药而谨用医,虽日处千方月费百金口不言倦。有殁而裸葬者,必给以槥椟,不问亲怨悉脱诸乌鸢蝼蚁中,国人望先生如望慈父母”。意谓,萧士玮救助病患者,月费千金也不皱眉;而对贫穷死者,不论亲或怨,皆提供棺木,以免遭鸟食蚁噬。更有具体事例:“一势家子强夺贫女诬其父以盗,先生急就,当事立雪之,卒秘不示其父。”他路见不平,抑豪助弱,特别做了这等积德善事还不让当事人知道。宅心仁厚,德必不孤。

萧士玮雅好禅蜕,精研佛理,著有《起信论解》,钱谦益为之序云:“参访尊宿,翻阅《大藏》,极心研虑,俯仰叩击者数年,而《起信论解》始出。”难得的是,士玮兄弟三人兄友弟恭,还各有雅好。二弟士瑀,称次公,比士玮更擅浮屠之学,士玮自言:“有次公,如慧远之有慧持”,他可随时与二弟切磋,请教佛经禅理。三弟士珂,称季公,尤善鉴赏金石书画:“性僻嗜古,遇周汉鼎彝,唐宋画册,辄与先生与证世次,鉴别气韵。”其“犹子”,即三弟儿子萧孟昉,更是诗酒风流,俊思隽才,交游天下,与伯父萧士玮同为江南名士。如此世家,如此家风,如此敏学,如此儒雅,世间有几?

萧士玮悠游岁月,纵情大化,怡然山水,手不释卷,更笔耕不辍,有诗文流誉当时并传之于后世。《明诗综》称其诗“以才慧胜,出入宋元”,取法山谷(黄庭坚),近体绮丽偶尔似放翁(陆游),俨然入宋诗佳境。传世文集有《春浮园集》6卷、《起信论解》1卷,另有日记体文集《南归目录》《日涉录》《萧斋日记》等。据《明史·艺文志》收《萧伯玉自定稿》共九种十卷。又据乾隆年间四库全书编纂者称,萧士玮有各种文集50余卷行世。但这些书多被四库全书总裁英廉奏准圣上全列入了焚销书目。当然,秦火灰烬的文字狱之外,一定有漏网之鱼,据吉安文史学者汪泰荣先生考据,萧士玮诗文刻写本今还有藏于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江西省图书馆、山西省图书馆以及台北“中央图书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内。

萧士玮著述被乾隆朝列为被毁数目,有说是因其身后其侄萧孟昉主理春浮园时,涉及反清复明而牵累。其实,更主要原因恐怕是与钱谦益有关。

钱谦益是明末文化领袖,其人格道德思想性格极为复杂。晚明时乐于党争,清军南下,他在南京城外迎候清军,并为官清廷。后又忏悔,尤其是“一树梨花压海棠”抱得芳龄秦淮名妓柳如是金屋藏娇后。柳如是,一代名妓才女,却是不忘故国的忠贞烈妇,受她的影响,钱谦益又明明暗暗地支持、参与反清复明。钱谦益的人品,据说特别不受乾隆待见,凡他赞誉的文字,多遭绞杀毁灭。萧士玮的人与文,或誉也牧斋毁亦牧斋(钱谦益字号)。这也就是历史的加减乘除法则。

萧士玮之文一是不俗。“太常公兄弟,皆自言,生平不作俗下文字,今读之,信然。”(方中履《泰和<萧氏世集>总序》)太常,萧士玮官职。他的兄弟都有著作行世,他们都信守一条:不作俗下文字。领头羊的兄长萧士玮,雅古研佛,胸次澄明,作文无俗事俗气俗套,甚至俗字,自然更不在话下。

萧士玮之文二是简奥,即文字简洁,含义深奥。钱谦益的《萧伯玉<春浮园集>序》中写道:“文尚简奥,标新领异,取材于刘义庆、郦道元,离异轮囷,孤行侧出,则陆鲁望,司空表圣之流也。”从这段评析文字去看,萧士玮的文章,受到北魏《水经注》作者郦道元和南朝宋国著述了《世说新语》的刘义庆的影响。文字简洁,出新领奇,而离奇曲折盘绕的文字,另辟蹊径的笔法,往往蕴含着有些坚硬的思想内核。这又像中唐诗论家司空图(字表圣),他用精致的文辞开拓了以诗论诗的先河,留下了一部《二十四诗品》;或者如晚唐诗人、小品文作家陆龟蒙(字鲁望)。陆龟蒙,自称江湖散人,其实是当时苏州一个大地主,一位精于农耕的农学家,他的小品文得到过鲁迅的称许。

萧士玮之文三是抒写性灵。萧士玮所建造的春浮园所有景观景点中唯有一亭,他将它命名为“公安亭”,足见他对与他同时代但年长于他二、三十岁的湖北公安县三袁的歆钦!公安三袁,弟兄仨: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皆能吟诗作文。他们主张通变,反对因承;主张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灵窍于心,寓于境。境有所触,心能摄之;心欲所吐,腕能运之。”“冲口而出,不复检点”“出自性灵有真诗”。写作的灵感,源于心灵,寓于外在的境界中,当有所感触的时候,抓住它,表达出来,就可能是好诗好文。三袁,以他们的文学主张与写作实践,推动形成了晚明的“公安派”性灵文学,亦为萧士玮所追摹效仿。

萧士玮留下的抒写性灵的文字偶有披露,或为惊艳。1935年,学贯东西、文传中外的林语堂在美国用英语写作介绍中国的散文集《吾国与吾民》,就引用了萧士玮的日记文字。现被引用的这段根据英语再译成汉语的萧士玮文字已不再是文言原文,大致是说,明末学者萧士玮,在他日记中写人在雨中对雨点的感觉。林语堂,第一个将古汉语词汇“幽默”用来命名一种文体与艺术风格的把生活诗意化的作家,他引用他读过的萧士玮的文字,说萧士玮在雨中对雨点的感觉,这不仅是中国文学的要旨,亦为中国人的人生的要旨。

萧士玮写作的源泉与素材的取得,不脱传统窠臼: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生于世宦之家,小时顽皮,甚至顽劣,但天资聪颖:“幼而英越,目光炯炯,读书十行俱下”。弱冠发愤读书,并游学四方。《明史·艺文志》有称:“伯玉辨古今文章源流洞若观火。……以欧阳修《于役志》陆游《入蜀记》为天下第一等好文字,极属意此类之作,随意挥洒,纵情疾书”云云。因此,对于他的“读书破万卷”可以不必怀疑,也不需讨论。这里着重指摘他对于《于役志》《入蜀记》的评说,以为是天下第一等好文字,证明他不是一个囿于书斋的书虫书呆子,而时“功夫在诗外”的对社会特别是大自然的观察者、感悟者。

《于役志》是庐陵乡前贤欧阳修第一次贬官的赴任游记。北宋仁宗景佑三年(1036),欧阳修被贬夷陵(今湖北宜昌)任县令,他从农历五月十三日从汴京(今河南开封)启程,如直线距离仅500多公里,不用一个月即可到达任所。可他废车马,全水程:从汴河转淮河再转长江,绕行2500多公里,到农历九月二十三日,即花了朝廷规定的5倍多时间才到达夷陵!按宋律,除赴川、粤、闽等地允60天内余皆得30天之内到任,而欧阳修自恃文才,也因朝廷优待士大夫,未受追究。这130多天的水上旅游,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让他从从容容完成了这本散文游记《于役志》。

《入蜀记》是南宋“中兴四大家”之一的大诗人陆游的作品。乾道六年(1170)、陆游出任蜀地夔州通判,自江浙之天府,其后在四川多地辗转军职八年之久,为他后半生“铁马冰河入梦来”书剑诗文提供了无限的回忆想象,也留下了这本游记散文。

萧士玮仰慕文化前贤的诗旅行吟,他的游学、出仕途中“舟车所至,不废吟咏”,他还自我策划实施了一次如欧、陆出游版,颇为逆袭。据清乾隆四库提要介绍,关于萧士玮《春浮园偶录》等书的写作,他自述:“于辛末(崇祯四年,即1631)十一月二十一日买舟渡江,载书北游。窗明几净,卧坐揽山水,静读释藏。苍烟暮霭,层峦迭峰,百出不穷,啸傲其中,不知行旅之苦也。……比抵里门已二月初九矣。”这北上南归达80天的僱船出游,卧看山水,静读释藏(佛经),啸傲河山,行旅著文,何等逍遥潇洒,“于役”“入蜀”也大抵如此吧!

揭秘春浮园被毁之谜

春浮园毁于何时?又是何因?历史老人颇为吝啬,或讳莫如深,或影影绰绰。

施闰章《寄萧孟昉》

春浮园古易为春,年年腊月梅花新。

花前今日留客处,倚醉题诗定几人?

这是康熙八年(1669)施闰章追忆年前萧孟昉50寿诞时在春浮园的雅景。萧孟昉,即春浮园第一代园主萧士玮小弟萧士珂公子,因士玮自己的儿子早在他生前过世,因此这位侄子被称为“犹子”在士玮身后继承了春浮园园主的地位。萧孟昉50寿诞是康熙七年(1668)。

而到康熙十四年(1675),方中履、毛奇龄,魏禧等同为萧孟昉《砚邻偶存》一书作序时,方序有语:“辛亥(1671年)先公及于难,履守丧万安……春浮古木,已摧为薪;平生所爱古玩,莫不弃置。”毛诗序有语:“其先太常著书处,则春浮园也。亭台花竹,甲于江表,乃荡无一存。”从此同年两序可知,春浮园已遭摧残,甚至“荡无一存”了。

即此断定,春浮园毁于1668年后、1675年前。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致一代名园被毁于一旦?

这期间,发生了著名的抗清复明领袖方以智被春浮园藏匿,方以智不想牵累春浮园主,主动向清政府自首投案,尔后被押解、审理至死于万安惶恐滩。

康熙十年(1671),粤西反清案发,方以智被指为主犯,檄传至其家乡安徽桐城捉拿,后得知方在江西庐陵,传旨江西追缉。而当时庐陵知县于藻乃是引进方以智住持青原山净居寺,或为同党卧底、至少是同情者,暗通消息于春浮园主萧孟昉,萧将方藏匿于园中复壁之中(夹墙内空),致“吏卒汹汹”,搜园竟日而不得。次日,为不累及朋友,同时也解救被拘的三个儿子,方以智主动前往庐陵县衙投案,后押往南昌审理,又押往广东对质,在万安惶恐滩因背疽病亡。更有一说,方以智求仁得仁,在文天祥吟过“惶恐滩头说惶恐”的地方,方投水自尽。宋元之际的文天祥本是明清之际方以智偶像,在押往广东对质途中,选择此地自尽有保护广东抗清义士的考量。

方以智(1611-1671),安徽桐城望族世家子弟,明末官二代,其父崇祯朝官至湖广巡抚。方以智本人是明末复社著名四公子之一,更是脱胎于传统东林党及复社旧知识分子群体中的新一代知识精英,是著名思想家、哲学家,还是当时罕见的科学家。他当时已接触西洋传教士毕方济、汤若望等。一生著述400余万言,“凡天人,礼乐,律数,声音,文字,书画,医药,下逮琴剑技勇,无不析其旨趣。”

方以智在崇祯十三年(1640)高中进士,任翰林院检讨,并为两皇子的讲官。四年后崇祯自缢,方以智灵前痛哭。被李自成军俘获,拷打至“两髁骨见”而不降。后逃脱,投奔南明弘光朝廷,又被掌权的故敌阮大铖追捕,指其未为崇祯殉国。方不得不改名吴石公潜逃至岭南以行医作掩护,秘密组织反清,先后参与拥戴四个南明政权。在亡命岭南期间,不排除与同时为东宫侍读,明亡后与他命运经历相同,民间传说还携皇太子朱慈烺潜逃回广东梅州松口镇的“岭南夫子”李士淳联手反清复明。

南明永历四年(1654),方以智被清廷地方政府捕获,在官袍与屠刀置其两侧任其自选时,他就刀弃袍宁死不降,降清的前明军官壮其志,释其为僧,其后在南京天界寺和吉安青原山净居寺出家当和尚。

《青原山志》载:康熙三年(1664),方以智以药地大智禅师的法号,应庐陵县令于藻及笑峰大然禅师之子倪坚之请,入主青原法席。此时,离崇祯自缢20年。方以智在青原6年里,对弘扬青原法系贡献甚巨,但他以禅师身份掩护他继续从事反清复明事业却鲜见史传。

青原山地处中原连接岭南的黄金水道赣江中游的东岸。如果说,李士淳的梅州松口是闽粤交通枢纽曾为反清复明重要节点,那么,青原地控江西中南部并连接两广,其时反清复明的一些士林人士,尤其是反反复复朝秦暮楚的吴三桂及李自成旧部的重要军事力量多在南方,方以智以青原山净居寺住持多方联络接应或策划,他想效法协助永乐大帝朱棣夺取了大明江山的“黑衣宰相”姚广孝和尚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如反清复明的地下组织天地会,又称洪门会,这个组织前五祖之首名“万云龙和尚”,或就是方以智化名。方以智,一生名号甚多,他在南京时曾与陈子龙、夏允彝等人发起组织过非文人结社性质的“云龙”社,云龙社骨干后来几乎全部参加了抗清的武装斗争,大部分牺牲了。而“万”就是“方”字去头,表明准备掉脑袋。万,繁体为萬,但古代就有这种行草的简写,如北魏碑刻唐代楷书中常见,吉安安福孔庙里的古钟铭文亦如此。

春浮园与青原山仅半日舟行的水程,方以智与春浮园主还在他入驻青原前就有亲密交往。其幼子方中履作于康熙十四年(1675)的《砚邻偶存序》这样表述:“忆余初交萧子孟昉,岁在癸卯(1663),孟昉家多藏书,有园林之胜,时侍先公,日从孟昉借书,得尽读未见书,并宋元诸写本。暇则数往春浮园及遁园,徜徉花石间。”“辛亥(1671),先公及于难,履守丧万安……当是时,门人亲旧,往往引避。而孟昉周旋不少变……酒阑灯灺,相与追思复壁往事”。

方中履上述文字有这些信息:从不认同清朝,行文从不以新朝年号而以古老的天干纪年。他常陪父亲方以智去春浮园借书,游玩。当方以智殉于万安惶恐滩时,门人亲旧多避祸远之,而春浮园主友情不变予以关照,见患难真情。他俩还在酒后夜静时“相与追思复壁往事”。此言更大有深意。当然可理解为春浮园主四年前藏匿其父以避追缉,也可联想方以智下狱后,其子前往探监,以智告之复壁藏有文字。这些文字是什么?一直是历史悬疑!有说是天地会名册与切口(联络暗号),也有说是《红楼梦》后40回。有红学专家一直认为,《红楼梦》其实是明末清初一些文人的集体创作,是隐括明清大变局的“假语村言”,方以智也是参与者之一。

方以智是康熙九年(1670)从青原山净居寺称病挂锡而入住春浮园主专门为他建造的陶庵居住,并号“陶庵老人”,翌年被作为清帝康熙要犯缉拿并逝于万安惶恐滩。但是,清政府慑于方以智在士林中的巨大影响,对外宣称是逝于春浮园,以至于顺治五年(1648)南岳反清起义失败逃往岭南的王夫之在广东肇庆结识了方以智,这位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之一,他开创的湖湘学派后来影响了曾国藩的王夫之在康熙十一年(1672),即方以智殉难次年,作诗《闻极丸翁凶问,不禁狂哭,痛定辄吟二章。传闻薨于泰和萧氏春浮园》有句:

长夜悠悠二十年,

流萤死焰烛高天。

春浮梦里半归鹤,

败叶云中哭杜鹃!

极丸,方以智名号之一。反清20年,流萤死焰的微光,终驾鹤西去在春浮园。

春浮园,竟敢藏匿康熙帝钦点捉拿的要犯,还搜寻竟日无果,你这春浮园还藏有多少反清复明的秘密?对于扬州、嘉定、洪都、潮州这些从北到南的城市抵抗者,破城后满清动辄十几万,几十万的屠城,摧毁一个私家园林春浮园那还算得了什么?!只是慑于文字狱,一直没留下只言片语的记载。

对春浮园最后毁灭性打击应是康熙十八年(1679)前后,原因与“三藩之乱”有关。康熙十三年(1674)元宵,吴三桂串连另二处藩镇反清,史称“三藩之乱”。吴三桂部将一直占据古称庐陵的许多县域,据《光绪吉安府志》记,吴三桂部将高得捷攻陷吉安城,地方策应,泰和尤甚,“土寇蜂起”,特别是与庐陵三界相连的泰和山区的畲民们。高得捷战死后接任的韩大任继续占据吉安,后于康熙十七年(1678)败走福建。韩大任走后,春浮园主萧孟昉被清政府追究曾为韩大任供应了粮饷,康熙亲自过问而下狱,60岁时庾死狱中。

萧孟昉“资敌”是被迫还是自愿,已无法厘清。他在狱中时,许多友人还为他祝六十寿,多称其遭“凿空之诬”(魏礼、彭士望)“无妄之祸,如天将压”(魏禧),甚至劝他“忍辱蒙耻,小屈而大伸”(施闰章)。尽管他一生慷慨大义助人无计,众友人也设法施救,但终究“萧孟昉,富可敌国,然能应接四方之士……后因韩大任在吉安,应接其粮饷,上问及之,而老于囹圄矣”。(刘献廷《广阳杂记》)

随春浮园第二代园主萧孟昉逝去,一个数百年世宦望族因之式微,一代名园春浮园也成了历史绝响。

涅槃再生春浮园

2018年始,春浮园所在地泰和县,有个民营企业“宇宸生态农业旅游有限公司”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帮助下,在距县城十余公里处开始了恢复重建春浮园。他们勾稽史料,遍寻人文,拼图复原,设计规划,并已启动开建了。

宇宸生态农业旅游公司董事长刘兵剑先生

这是向本土乡贤的致敬。

这是向传统文化的致敬。

这是曾被遗忘的经典在盛世华年的涅槃再生。

这是不该遗忘的文化记忆将传承于后世。

一个古典诗话,将超迈前贤再现于2000余亩的农耕田园中,值得人们期待!

来源: 消费日报网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