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看相 » 手相 » 正文

梦里梦见一个女鬼-梦里梦见红衣女鬼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耳先生 | 禁止转载

1

来找林饮戮求助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胡玲。简单了解后,两人决定开车前往那个遇到鬼的地方。

“你们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去玩?”林饮戮有些无奈,无知无畏的人太多。

他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鬼屋,深山里,山路幽静,道路两旁的大树遮天蔽日。

“是赌友带我去的,听说那座鬼屋以前很多人去玩,特别刺激,因为里面真的有鬼。后来听说吓死人,倒闭了。他们不信,非要拉我去。”胡玲圆润的脸上写满不安,被画得很浓的眉毛挤到了一起,涂成深红色的嘴唇也往下拉着。

“所以你们在鬼屋真的见到了鬼?”

“准确地说,是我自己一人,其他人都说没看到。”

“大概什么样子还记得吗?”

“就一般鬼屋里那种女鬼,长头发,白衣服,看不到脸。但我能明显感觉到,她一直在看着我,而且,我看不到她的脚,她飘着。”胡玲来回摩挲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肉嘟嘟的鼻子因为紧张出了汗。

“看到后整个人有什么反应?”

“当时也没什么特别反应,就是害怕,腿都软了,是别人把我拖上车的。回去后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见那个女鬼站在鬼屋的大门口,招呼我过去玩。”胡玲至今惊魂未定,话音颤抖,“要不我一会儿不进去了吧,你直接把女鬼收了得了。”

“唯独你见到了,必定有因果,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胡玲的电话突然响起,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她下意识拧了苦瓜脸。

“喂坤哥,没有没有,我正在办事呢……哪里还有钱玩喔,昨晚就在一旁看他们玩……最近真的困难,再宽限几天,我一定想办法,我哪里敢啊坤哥……好好好……”

挂了电话,胡玲拿脑袋磕得车窗砰砰响,念叨着“最近怎么这么倒霉”。

林饮戮一边开车一边拿余光扫她哭丧的脸,一看就知道赌博输钱被催债了。

大概走了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了鬼屋。

鬼屋在山脚,车子开不下去,只好停车步行。一下车,居高临下,林饮戮望见那栋鬼屋白森森的,坐落在丛林中央特别刺眼。而且,鬼屋的四周是盆地,聚拢的雾气常年不散,阴气重,更像是阴宅,让人不寒而栗。

这种地方,不闹鬼才是不正常的。而且,来的路上经过一座墓山,附近的坟场也相当多,屋内真有女鬼,条件算是得天独厚。

一路步行,四周的树高四五米,枝繁叶茂,斑驳的光影透射到地面的落叶上,枯叶被他们踩得沙沙响。偶尔的几声鸟鸣让胡玲的心一紧,不由贴着林饮戮走,左顾右盼,生怕被突然冒出来的鬼抓走。

鬼屋是栋六层楼的居民房改造的,两百来平方,不知是荒废多年还是原先就这样设计,房子破烂不堪。屋子没有门,门口挂着牌子“深山女鬼之家”,下面写着“欢迎光临”。

进门前,林饮戮按照规矩点燃三炷香插在鬼屋前,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总得经得主人同意。几分钟过去后发现,香并没有异常,林饮戮这才放心进去。

林饮戮拿出罗盘和红绳,小心翼翼地勘察四周,正准备拿出符纸香灰画符请鬼的时候,一个抬头,突然发现天花板的符咒。

林饮戮心中一惊,这种符咒自己曾在书上看过。符咒呈圆形,里一层外一层,形成了结界,结界里的鬼出不去,外面的鬼自然也进不来。

这可是行家所为,看来这栋鬼屋不简单,难道真的像他们说的,有人养鬼建鬼屋牟利?那为何如今鬼屋废了,还不把鬼带走,把符咒解开?

林饮戮赶紧上到二楼,三楼,四楼,无一例外,每一层楼的天花板都画了这种符咒。

看来传闻是真的,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才行。可是,林饮戮一时间也是犯愁,自己只记得见过这种符咒,却没记住解符的方法,没法解,也就没法让鬼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的胡玲发来一声惨叫,林饮戮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胡玲已经晕倒在地。

他赶紧抱起胡玲,逃出了鬼屋。走的时候,林饮戮隐约听到耳边响了几阵女人的嘶嘶笑声。

2

胡玲受到伤害,这是林饮戮始料未及的,只怪自己一时大意。可是这鬼魂也忒不地道,进门的时候给了吉象,背地里又阴一场,不按规矩办事。万幸的是,胡玲只是受到惊讶,并无大碍。

林饮戮让她回去休息几天,自己也要准备应对的办法。

被这么一吓,胡玲哪还敢回家。说是家,其实就是城中村租的一个小单间。前几年,因为自己滥赌,欠了一身债,离婚了,小房间不过是她偶尔落脚的地方。大部分时间,胡玲都在赌场里过日子。

受到这样的惊吓,她自然要去赌场玩几把压压惊。

赌场里虽然算不上人山人海,但人多阳气足,光是烟雾就能把鬼熏得够呛,胡玲待在这种地方心也定一些。几把扑克玩下来,她的脑子一热,连病都能治好,什么鬼不鬼的事情,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玩了一天一夜后,胡玲再也支撑不住,往赌场角落的沙发上一躺,沉沉睡去。睡到一半,噩梦又来了。

梦里依旧大雾弥漫,胡玲感觉自己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控制不住地往鬼屋那边走。走到鬼屋门前,依旧看到长发白衣女鬼站在门口招呼她。

女鬼的声音阴森,空灵,像是从天空上飘下来:“来啊……来啊……”胡玲看到,女鬼全身僵硬,那半空摆动的手如假肢一般。

胡玲被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想撒腿就跑,可是全身都不受控制,一直颤抖,大汗淋漓。

突然,女鬼出现在了胡玲的身后,凑到她的耳边想要说话。

胡玲感觉一座冰山靠近一般,想尖叫,却什么也喊不出来,想闭眼,害怕见到女鬼吓人的容貌,又不敢闭眼,害怕女鬼有什么可怕的举动。

“嘘……不要怕,我只是想和你做笔交易。”女鬼笑了几声,笑声阴森骇人。

“一会儿,我让你赢一万块。但是要收手喔,不然全没了。不过没关系,你想办法叫那个法师来帮我解符,还我自由。我自由了,就报答你,让你赢十万,百万……嘶嘶嘶……我等你啊……”

伴着女鬼几声嘶嘶的笑声,胡玲从惊吓中醒来。醒来后她坐在沙发上发呆,全身上下被汗水浸透。还没来得及回神,赌友一把将她拉回了赌桌,要她玩筛盅。

胡玲手里只剩下借来的几百块,原本打算吃点东西再战,一看到筛盅又是红了眼,拿出两百投了进去。

庄家开盘,大。

就这样,胡玲赢了两百。她赶紧又下了四百的注。

庄家开盘,小。

就这样,胡玲又赚了四百,加上之前的,手里有一千。正当她想再拿出两百压小的时候,不知道谁大力推了她一把,一千块的筹码全压到了豹子区域。

胡玲急了,伸手想拿回来,庄家怎么可能同意?买定离手。胡玲心一凉,完了,又要喝西北风了。

庄家开盘,豹子!

胡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豹子的赔率是十倍,这一下,胡玲搞到了一万块!这让她高兴得尖叫起来。

庄家很不开心,不耐烦地喊她快点开始下一把。胡玲赢红了眼,贪心,想趁着这大运,再来把狠的,一万块全压了小。

庄家开盘,大。

就这样,一切如繁华泡影,全没了。胡玲面如土色,死一般瘫坐到凳子上,随后不停砸自己脑袋,骂自己怎么这么蠢。

可能是用力过度,脑子被砸开了窍,对于这一万块,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她像疯子一样咧开嘴笑,仿似看到了一座繁华奢靡的城池闪闪发光。

3

就在输钱的当天,胡玲连饭都没吃,就跑到了二十里找林饮戮。

赌鬼是不会困不会渴不会饿的,这话一点都不错。

“法师,准备得怎样,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鬼屋?”胡玲顶着黑眼圈望林饮戮,两天没洗刷,身上尽是汗臭味和烟味,还有口臭,熏得林饮戮有点受不了,又不好意思捂鼻子。

“我已经找到了解符的方法,下午再去一趟。”

“法师啊,我感觉那女鬼挺可怜的,回头帮她把符解了,能不能不那么残忍消灭她。你看,她毕竟没有害我,说明是好鬼是吧。”

“放心吧,我从来不会滥杀无辜。搞清楚为何会缠着你,化了她的怨气,就会送她走。”林饮戮没想到胡玲虽然是赌鬼,却还算有善心。

胡玲表示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林饮戮受不了她的催促,两人收拾下东西,即刻赶往鬼屋。

由于准备充足功夫到家,化解符咒的事到了林饮戮手里自然不在话下。他拿出毛笔沾上墨汁,墨汁里融了蛇血和香灰,朝符纸上画符后,将符纸贴到了天花板中央,点火一烧,天花板的符咒顷刻间随烟散去。

复制这样的方法,从一楼烧到六楼,整栋楼的符咒就此解开。接下来,就要请女鬼了。

林饮戮拿出牛角做的炉鼎,地面画符烧香,朝天撒铜钱纸后开始叫喊:“生人到访,请尊现身。受胡玲女士之托,问尊为何纠缠之事。恩怨纠葛,望尊现身明示。阴阳相隔,因果有道,解了尘世,望尊尘归尘土归土,安上正道,令焉!”

香烧一半,女鬼迟迟不肯现身。林饮戮之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能再请,如果依旧没有动静,接下来恐怕是一场硬战。

林饮戮顾虑是不是有些话此地不方便说,于是拿出一把黑色纸伞,打开后放到地面。

“若有心善解,请入伞中,移步详谈。”

说完这句,突然凭空刮来一阵风,风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吹进了黑纸伞里。黑纸伞也自己瞬间合上,啪一声落到了地面。

见到这局面,林饮戮的心才放了下来。而正要弯腰捡伞,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后脑勺突然遭受一个重击,打得他晕头转向摔倒在地。

闭眼晕死过去前,林饮戮看到胡玲抱着黑色纸伞,狂奔而去。

4

胡玲所在的地方,大大小小非法赌场十几个,她全都有欠款。所有账目算下来,一共欠人六十多万。这些钱对于胡玲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利滚利,一辈子也别指望还清。可是对于女鬼来说,不过是串数字。

女鬼没有食言,获得自由后,没有抛下胡玲,而是帮助她到处赌钱赢钱。不过短短数日,胡玲就把所有的债务清零了。

清零的那一刻,胡玲哭晕在了赌场门口。天知道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曾经以为,这辈子完了,没想到还有翻身的一天。胡玲看看天上的太阳,熠熠发光,真是苍天有眼啊!

自从翻了身,胡玲反而开始有节制地赌,住在了酒店,打算靠赌赢来房子车子,以及自己失去的一切东西。

而林饮戮知道,不义之财来路不正,花了这些钱,必定不会有好下场。为了防止情况恶化,造成无法挽回的悲惨下场,林饮戮成功在酒店门口堵住了胡玲。胡玲不惊讶,要林饮戮回房间谈。

“你这是在养鬼!你知不知道,你这种做法,这种半路养野鬼的做法,是在玩命!”一进房门,林饮戮就大声叱呵。激动过度,还缠着绷带的脑壳充了血,炸开一般疼。

“这么爽,死也值得。”胡玲冷冷地说,“放心吧,鬼也有讲信用的。是我救了她,给了她自由,她这是在报答我。而我呢,一定是上辈子修了福,这辈子终于有机会享。再说了,要害我,早就害了,你看我,脸色红润身心愉快。”

“荒谬!养鬼必定要付出代价,这是阴间的规矩!女鬼背地里肯定有其他阴谋,赶紧把她交给我,我要尽快把她送走!”

“是不是看到我赢钱,没孝敬你?我懂的。”胡玲妩媚地靠近林饮戮,黏到了他的胸口。这些年,她还不上钱的时候,肉偿的事如家常便饭,多一个林饮戮又何妨。

林饮戮一把将她推开,怒斥她赶紧把女鬼交出来。

胡玲见林饮戮大义凌然一身正气,扑通跪倒在他的跟前,眼泪哗哗流,哭着说:“不好,求你了。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求你大发慈悲,我给你磕头,磕头。”

说着,胡玲不停地朝林饮戮磕头,磕得地板砰砰响。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林饮戮心软,原本就见不得女人哭,更何况是跪在他面前哭,还磕头。他赶紧上前想要扶起胡玲,胡玲趁机爬起来,一把将林饮戮推倒,夺门而去。

林饮戮望着她逃离的背影,一阵摇头叹息。

原本以为胡玲带着女鬼又逃走了,没想到她只是下了楼,去到酒店厨房拿了把菜刀,重新冲回了房间。

看到拿着菜刀冲回房间的胡玲,林饮戮被吓得摔倒在地。

胡玲拿着菜刀走到林饮戮跟前,用菜刀指着他。(原题:《鬼屋》,作者:耳先生。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