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天后灵签 » 正文

梦里梦见杏子-梦里梦见掉牙了

二柱答应一声,带着黑子离开了。二柱出了门,看见了二癞子家的那只狗花子在他家不远处,四下看了一下,没看见二癞子,这才放心了,黑子过去在花子的前后端闻了几下,二柱招呼一声黑子,黑子才跑到二柱身边跟着他走了。杏子看看面已经发了,就开始准备蒸馍,给锅里添上水生上火,就把面倒在案板上,舀了几碗面倒在面上开始揉着,身子一前一后晃动着。等杏子做好了馍,放到锅里去蒸,给灶下加上柴禾烧了一阵,看着锅四周都冒出了白汽,给灶膛里添上一段树根,就不用烧了。杏子无意中看见二柱房间里被子揉作一团,心想着二柱一点都不知道爱好,连被子都不叠,就去房间里给二柱叠被子,她拉开被子,看见了被子里面有一团已经干了的东西,发出明晃晃的光,用手还摸了一下,知道那是啥东西了。杏子想到了这是二柱昨晚睡觉留下的,脸上一红,心里也慌慌起来,引起一阵遐想,呆了一下,才把被子叠整齐,就出了二柱的房间。杏园里,二柱踏在在梯子上给杏树剪枝,黑子在树下陪着他,二柱眼睛一直瞟着杏园的入口,想着杏子会出现在那里,给他送吃的来,可他一直没看见杏子的身影。

杏子没来,枣花却来了,二柱远远就看见了枣花,刚才的好心情立时就没有了,一直忙着干活,也没有跟她打招呼,还是黑子远远去迎接枣花,又跟着枣花到了二柱旁边。枣花没说话先露出一张笑脸,冲着二柱看了一下,说道:“二柱,我来了。”二柱看了她一眼说道:“枣花,你不是脚崴了吗?我看你走路走的挺好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枣花嘴憋了一下,随即又笑着说道:“我的脚好了你不高兴啊?你不是说好了今天要陪我的吗?你站的那么高咋陪我啊?”二柱继续干活,说道:“我站的这么高,不影响和你说话啊,你想说啥你说吧,我听着。”枣花寻思着该和二柱说啥,眼珠转了一下,说道:“二柱,我让你昨晚上回去想我,你想我了没有?”二柱说道:“想了。”枣花笑着说道:“你真想我了?你快说,你是咋样想我的?”这句话二柱真不好回答,说道:“你想让我咋样想你?”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我要你想我想的睡不着觉,一直想着我,就是睡着了做梦梦见我。”二柱想起了昨晚上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说道:“我就是这样想的,而且我也梦见了你。”枣花来了兴趣,高兴地说道:“快说快说,我在你的梦里都干啥了?你有没有欺负我?”二柱当然不能说自己和梦里的那个既像杏子又像枣花的女人干的事,胡扯着说道:“我梦见你结婚了,是和山外的一个小伙子结婚的,你和那个小伙子很般配。”枣花有点不高兴了,说道:“你咋能做这样的梦啊,那我和别人结婚,你就没着急?你忘了我和你是订过婚的啊?你这个傻帽,我和别人结婚,你就没拦着?”二柱心里感觉很得意,说道:“梦里和现实是不一样的,在我梦里,你就是别人的媳妇,我和你没一点关系,我要是拦着你,那还不让人家把腿打断了啊?”枣花生气起来,撅起嘴说道:“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就盼着我嫁到山外去,就是在梦里都盼着我和别人结婚,你没良心,你不是人。”二柱开心地笑起来,枣花越是生气,越是着急,他就越开心,很满意自己这个恶作剧,说道:“枣花,这只是做梦,你当真了?好了,别生气了。”枣花想起自己绞尽脑汁喜欢这二柱,可是二柱对自己一点都不上心,已经委屈的眼眶里有了眼泪,想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但还是没控制住,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二柱一看枣花伤心的哭了,心想这玩笑开大了,急忙从梯子上下来,到了枣花身边安慰着她,说道:“枣花,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啊?别哭了,我就见不得女人哭。”枣花擦着自己的眼泪,说道:“你心里就没有我,就盼着我嫁到山外去,我不在你眼前,就不会影响你好事了。”二柱说道:“那不过是做梦,做梦你也当真啊?再说了,做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我做那样的梦,才证明我心里有你,你说是吧?”枣花听了这话,情绪才稳定下来,说道:“你嘴上说不算,我要你证明一下。”二柱说道:“枣花,你要我咋样证明你才肯相信?”枣花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可是眼睛还红红的,睁着眼睛看着二柱,说道:“我要你碰碰我,我才相信你的话。”二柱这下为难起来,这要是放到其他男人,会高兴的蹦起来,可二柱就是不想对枣花做出啥事来,他犹豫着说道:“枣花,不要了吧,这事对你不好,我不想占你便宜。”

枣花说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不喜欢我。二柱,是我让你这么做的,我愿意的,不算你欺负我,也不算你占我便宜,你就答应我吧。”枣花说完还故意挺起胸膛,眼睛看着二柱,眼神里全是对他的鼓励,二柱看着她,真有点控制不住了。枣花很快捕捉到了二柱心里这瞬间的变化,急忙抓起二柱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前胸上,感受着二柱的手碰到自己时那种令她颤栗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杏子走进了杏园给二柱和黑子送吃的,她和黑子走近了二柱和枣花,一时说不出心里有多难受,呆了一下,想走又不能走,想跟他们打招呼也不好意思。还是二柱先看见了杏子,急忙把手从枣花的前胸上拿下来,一张脸红的像猴屁股,慌乱地说道:“嫂子,你来了。”杏子不自然地说道:“没事,你们继续,你们辛苦了,我给你送点吃的,你们吃饱了也就有精神了。”枣花看到杏子来了,又发现了她和二柱之间的事,惊慌了一下,随即强作镇定下来,笑着说道:“嫂子,你来了啊,还拿来了吃的,我正好饿了,还是杏子嫂子疼我。”杏子和二柱对视了一眼,从杏子眼里二柱看出了她对自己的埋怨,二柱急忙低下头。杏子敷衍着枣花,说道:“枣花,我要是知道你在杏园里,我就不来了,打搅你们真不好意思。”枣花过去接过杏子手里的热馍,还有大半碗油辣香椿,闻着味道涎水都快流下来了,高兴地说道:“嫂子,看你说的,啥打搅不打搅的,二柱就是这人,说不定他啥时候就想我了,我不想让他动,他就求着我,我见了他还真有点害怕了。”二柱这时候又不能做任何解释,羞愧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心里埋怨枣花胡说八道,说道:“枣花,你话那么多的?你不是饿了吗?那还不快吃啊?”枣花掰开一个馍,给里面夹上香椿,递给二柱说道:“二柱,你快吃吧,嫂子做的这馍真好,又大又圆的,保准好吃。”

枣花又夹了一个馍让杏子:“嫂子,你也吃一个吧?”杏子摇头:“我不饿,你和二柱干活辛苦,你们快吃吧。”枣花看了一眼二柱,那眼神含着无限春情,二柱却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只顾着吃馍。杏子看了一下他们,就想回去。杏子说道:“我不当你们电灯泡了,我回去了。”杏子说完就离开了,等杏子走后,二柱埋怨地说道:“枣花,你刚才胡说啥呢?我哪儿求着要碰你了?让嫂子咋想我?”枣花笑嘻嘻地说道:“咋啦?你这么介意嫂子咋想你的?这是我们的事,她爱咋想咋想。”二柱说道:“以后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枣花挨近他坐下说道:“二柱,你是不是很怕杏子嫂子啊?”

二柱说道:“看你说的,我干嘛要怕她啊?我就是觉得咱们这样做不合适,以后你别再这样了

枣花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不,我就是喜欢你碰我”二柱既好气又好笑,说道:“我真不知道你一天咋想的,你上辈子到底是啥人啊?要是一个男人,那肯定是一个采花贼,要是一个女人,那一定是放荡的人。”

(未完待续)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