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黄历 » 万年历 » 正文

梦里梦见一个小男孩吻自己-梦里梦见抱着小男孩

前几天,我突然做梦,梦见那个高高帅帅的男孩,好像恍然间我们就已人到中年。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就这样与他不期而遇!

在梦里,我俩都很意外的相遇,他说没想到会遇见我,看我带着儿子,就要给我一百块钱说给孩子买礼物。他说曾经给我写过信,可是我没有回信。我说我没有收到啊,就感觉心里酸酸的,泪流满面。

一觉醒来,我知道梦里的一切,都是我的臆想,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且我也很奇怪,我多少年都没有想起过这个人,为什么他突然走进我的梦里。也许,内心深处,我是期盼着他喜欢我的吧!悠悠然,我就觉得很想念那段青葱时光。

那一年,我上高三。班里来了几个别的镇的复读生。其中一个男生很高,但是他没有像别人一样搬着桌子坐到后面,而是把桌子放到靠窗的位置的第一排。我当时心想,这个人肯定是一个下了决心要好好学习的人。

就这样上了几天课后,班里也逐渐的招满了人,班主任老师开始安排座位,按大小个排座位。就这样,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被分在我和李红艳这一排的最后面。我知道这个男生的名字叫刘东宇,而且仔细看看,他还挺帅的,就是牙是四环素牙。海边出生的人这样的情况很多,可能和盐碱地,常喝碱水有关系。

因为是一所普通高中,高三的学习氛围并不浓烈。应届生很多就是想着要高中毕业证的,玩的的多。上课说话,下课打闹,下五子棋,睡觉,那都是常态。

还有一个复读男生叫王闯,他比较开朗,爱聊天,他们几个和我三姐夫是一个镇上的,我有时候和他们聊天,有的聊,他们开玩笑说我三姐夫是海霸,我还不高兴。

我呢,是一个上课认真听讲,好好学习的文静姑娘。但是下课我也喜欢和他们一起玩五子棋,也聊天。但我更喜欢背诵语文,各种古诗歌,文言文,好词好句,这都是高考必考的东西。前面基础题找错别字的那些我是从来不会出错的,文言文的填写更不在话下。我喜欢把每一个语文题都做完,我喜欢问老师各种语文知识。当然,我的语文成绩是稳拿年级第一的。

日子飞速流逝,很快我们就到了高三上学期过半,我的同桌李红艳就说要换到最后面去,她和刘东宇说咱们换换座位吧?刘东宇同桌不同意,我也不同意。

没想到刘东宇直接说:“咱俩换换不就得了。正好我和你同桌学习学习语文。”

“好啊!”李红艳笑着和他一拍即合。

我当时没在意,觉得不可能的事情,高三了怎么能男女一桌呢?我就去上厕所了。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俩人已经大张旗鼓的搬开了,那么多的书,已经搬到我边上。

我顿时脸红了,我和李红艳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呢?真换了!”俩人说真换了。我立刻脸红了。这时,上课铃响了,我们都坐在座位上。我的心忐忑不安,很不自在。

下课了,我找刘东宇的同桌换座位,可是人家不想换,李红艳漂亮亮的,他们男生都喜欢人家。唉,而且我真的也是不想去最后一排,他们上课也经常玩的。没办法,就先这样吧!

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有了一个男同桌。

过了几天,班主任老师找我说你怎么和他一桌的?我脸红说了情况,老师也没说话,也没让我们换回来。我最担心的是我们政治老师,他是我们村的,我怕他以为我早恋,怕他和村里人说。

忐忑中,和我的男同桌相处,居然发现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很少说别的话,经常在一起讨论题。他数学比我好,我不会做的他给我讲,我语文比他好,他经常跟着我背诵,问我题。

他像一个大哥哥,他个子高,小名叫大震,我听说后好一阵笑。地震那年出生的,多数带震,但是大震,感觉有点好玩。他让我叫他哥,我就叫,心甘情愿。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和自己家里的哥哥之外的人叫的哥。就像现在,我也不喜欢轻易叫谁姐姐,因为我家亲姐姐很多。

他经常把我们的桌面上铺上大白纸,这样我们验算,不会的字写一写,都在这张大白纸上写。当然,有时候上课有事也不用传纸条了,只要写到这纸上,让对方看一看就知道了。我们是同桌,也会经常碰到胳膊,有时候他会趴在桌子上,挤着我的肩膀,我不敢动,但是感觉很温暖。

慢慢的,我发现,因为他长的帅,我和他同桌,我成了几个女生的吃醋对象。记得非常清楚的有两个,她们会故意在我面前和他打闹撒娇,也会和我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虽然我长的不算漂亮,但是我却根本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因为我知道,我要做的是努力学习,而且我的学习成绩是远远超过他们的,况且我又没有和他谈恋爱。他也没说过喜欢我,我也没说过喜欢他。

或者很多不明内里的人,看他搬到我的旁边,和我做同桌是喜欢我吧。我也安安静静的坐他身边,也是喜欢他吧。其实不然。

那时候的我羞答答的,很容易脸红。况且我还有暗恋的人。只是长时间的相处,心里还是有点喜欢他,也期待他喜欢我。这就是少女情怀吧。

他住宿,我跑家,有时候他会买瓜子让我吃,有时候我带吃的也会给他吃。他有时候会偷偷的拿一本书卷起来,塞进书桌里,并且告诉我不许看啊!我就乖乖的不看。

那个和他一起过来复习的女孩有时候跑过来,趁他不在,问我他是不是买了什么书,我说不知道,她就会翻他的书桌去找,找到她就会说这种人,看这种书,我扭过头去不看。

等他回来,他问我,谁翻我书桌了?我告诉他,他就又会问我:“你没看吧?”我说没有,他就笑,说:“乖,能让你看的就让你看了。”我嘟嘴:“谁想看你那破那个啊,我好好学习啊!”

有时候他拿了杂志,或者小说,让我看,我还是忍不住看看。印象最深的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本小说叫《失火的天堂》,他看的气愤,叫我一起看。有的地方他不让我看,我看的懵懵懂懂,但是豌豆花的苦难让我跟着落泪。看着继父打她打她的残忍,看着琼瑶写的豌豆花的内心世界,我哭的不能自已,泫泣出声。

我中午不回家,买点吃的在学校看这本小说,我俩一起看。

他骂继父真是禽兽,那时,我知道他的内心是多么柔软。我这个唯一的干哥哥,我更是喜欢叫他哥了。

后来上了大学,我又借了这本书看,才知道,他不让我看的环节,或许,在他心里,我还小,我很乖,不适合看吧。或许,那时候,他真的把我当作妹妹。

第二学期来临,寒假过后,不想考大学的同学们好多不上学了,教室一下空了出来。我们也没必要两个人一桌了,一人一桌富富有余。于是我这宇哥去了我后面的桌子,但是他的身边总是会有女生坐过去。

我开始忙碌的学习,也开始疏远他。感觉他和几个住校的女同学越来越好。也不再叫他哥。

有一天,他来找我借英语笔记本,虽然我的英语学的不好,但是我的笔记是超级全的,老师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上,每一个句子我都会翻译成汉语。从初中就开始这个习惯,笔记本写的整齐又全面。因为我写字快啊!

现在想想那时候就是不会学习,总是满足于记笔记多么完美,却没有跟着脑子,没有消化老师讲的知识点,总是翻笔记,别的同学经常记不全的和我借笔记。所以,他和我借笔记我也没什么意外。

第二天英语考试,老师没讲课,所以笔记他没有还我。可是晚上放学了,他叫住我,让我等他,他说笔记在宿舍了,他去拿,让我等他。

那时候天都黑了,我着急回家,说明天再说吧,他非让我等会。我就背着书包在教室门口等着。好一会儿,他来了,远远的看着他,高高的,穿着深蓝色的夹克,牛仔裤,很帅!但是那头发很搞笑,应该是刚理的发,用我们老家话说就像“秃尾巴鹌鹑”嘿嘿,我取笑他,说:“你这头发从哪剪的?这么短!”

我们女生私下讨论过,平时刘东宇挺帅的,但是一理发就会丑几天。华华说大概是他脑袋小,头型长的不好看。反正我觉得他那时候头发长长的,头帘微卷,就有点像费翔的样子。

他笑了,走到我身边,突然严肃的说:“我妈想让我转荒佃庄学校上学去,你说我去吗?”我当时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别去,我不想让你去。”

他说咱们去教室坐会儿吧,就直接进了教室。笔记本还拿在他手里。到了教室,他点上蜡烛。我说怎么你还有蜡烛啊?他说有时候就不愿意去自习室学习了,就在咱们班点蜡烛学习。

聊了几句,我冷静下来,我有什么资格不让人家去呢?毕竟我们学校第一年开文科班,教学质量肯定不如那个学校的,我就和他说人家那里教的好,你想去就去吧。

他沉默,没说话。我着急回家了,而是他们住校生吃完晚饭要晚自习,一会儿就该有人过来了。我不想别人看见我们单独在一起坐着,这么大个教室,俩人对面点着蜡烛坐着,别人误会了多不好,我心里真怕别人说闲话,我赶紧走了。

从那以后,我们的几乎就没怎么说话了。他也没有转校,那个追求他的女孩天天和他打打闹闹,我也坐到前面的座位,模拟考,他的语文进步了,我的数学还是维持原来的样子。每天除了做题就是做题,日子很快过来了。

高考时,我们分在一个考点,但不在一个教室。临考政治的时候,我在教室前拿着实事题看的认真,突然有人站我边上说唉,我抬头,看见他对我笑,阳光下,很明媚。我也笑。说了两句,我们开始到自己的教室去排队准备入考场了。我们互相说加油!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最后一科结束,多数同学们都不坐学校的车回家了,他们结伴去县城转转,考完了,放松了。而我,没怎么在县城转过,我不认识路,并且好朋友们不读书的不读了,有对象的和对象去逛,我不想做灯泡。我就还是和老师们一起回学校骑车子回家。

从二中考点出来,遇见了别的班的一个同学,他叫我,说你看见刘东宇了吗?我说没看见,他说他在找你呢。我说我回家啊。我走出考点,人很多,我是盼着能看到他,和他说几句话的,可是没有看见,学校的车在等着,我赶紧去坐车了。

后来去学校几次也没遇见,再后来我没考上大学,不想读书了,无奈干农活太累了,十月一后我才去七中复习。听说他也没考上,去二中复习了。

假期时候,王闯给我写了信,他去学汽车修理了,我回信,后来随着我开学上学不知道怎么也就失去了联系。那时候我想,他对于我,是没有感情的吧,不然应该知道我们村,可以给我写信啊。相比他的冷漠,我更觉得王闯够朋友。

一年过去了,我上了大学,对他的消息没有了,不知道他是否考上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毕竟他是别的镇的,离得远,同学们都失去了消息。偶尔想起他,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这种朦胧,又有点小暧昧,又有点酸溜溜的,尤其看见别的女生和他打闹,我想,当时那个年纪,我还是比较多情的吧。

暗恋,心动,有人对我好一点,我都觉得很幸福。

对很多男生都有好感,又所有的男生都不能真正走进我的心里。每天给我写情书我我不喜欢,不喜欢我的我却又深深的暗恋着。

多年以后的今天,已经心如止水,连和老公的爱情都不怎么火热了,更别说会喜欢别的男人。然而,回想起那段高中的日子,真的美好。

现在突然又想起刚有微信群的时候,我们高中时一个特别优秀的男孩子,他说暗恋过我,我惊的都不敢相信!后来还有人作证是真的,我笑,说如果他当初告诉我的话,我肯定是非常愿意的,他长的又帅,学习又好。他说那时候不敢嘛。

是啊,我们那个年代,少男少女时期,还是比较矜持的,不论自己多么优秀,在喜欢的人面前还是不敢表白的多,美好的时光渐渐老去,美好的记忆永远珍藏!

祝福生命中遇见的所有的人们,感谢有你们陪伴的那一段旅程!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