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风水 » 卧室风水 » 正文

如果在梦里梦见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梦见两次一模一样的梦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舌笔先生

《弟子规》有言:邪僻事,绝勿问。世人向来对邪僻之事敬而远之,宁可信其有;但无可否认,世人对这些邪僻事也充满了好奇。正所谓越害怕越想知道。舌笔便索性借着这个系列,跟大家分享一下那种无处可躲的真实无比的恐怖感觉。相信这里所讲的故事,总有一天你会遇到的。

——

梦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能够涵盖人类所有的美好、痛苦、恐惧、奢望,就像是人生中某些诉求的集中体现。区别于清醒的时候,梦占据着我们睡着的大脑,在我们意识不能自控的时候引导着我们的思维。在梦里,你究竟是谁,会做什么样的事,你无从左右。

你的人设会被无意识地重新定义,甚至你的人生都会在梦里重新书写。人们常说人生如梦、虚幻不定,我倒觉得会发梦也是人类的一种天赋所在,再怎么梦幻也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罢了。今天的邪僻事,就从一种恐怖的梦境说起。

1

“你醒了?”

我坐在床边,看着这个纤瘦的女孩。她轻轻地咳嗦几声,皱了皱眉头,拿一双诧异的眼睛看着我。

“你是谁,你在我房间里干嘛!”女孩的身体弹簧一般缩在床铺的一角,两只手紧紧地抱着膝盖,“抱歉,吓到你了。不过你不用紧张,我不是什么坏人,是你妈妈请我过来的。”我微笑着看着她,双手坦然地张开,以示我并无恶意。

“我妈妈?”女孩眼中依旧带着怀疑。我无奈地挪了挪身子,伸出手指,将她的目光引向门口。房间里一片昏暗,只开着一盏小巧的台灯。而客厅里,却有一道强烈的光线穿过虚掩的门边,紧实地映在地上。门缝里,一个影子晃动着。女孩仔细地辨认着影子,整个身体放松下来:她知道我没有撒谎,妈妈此时就站在门外。

“相信了吧?”我再次微笑地看着她。女孩松开了抱着膝盖的双手,轻轻地点点头。我见状缓缓地伸出手,“你好,我是个心理医生。”女孩看着我伸出的手,迟迟没有握上去,但我却注意到她其实有抬手的冲动。

“你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女孩看着我,嘴角礼貌性地扬了扬:“医生你好。”她开口了,我也就松了一口气,“你好,今天这段时间,咱们就是随便聊聊,我想多了解你一下,可以吗?”女孩看着我一脸的真挚,“可以吧。”

“你同意就好了。之前听你妈妈说,你似乎都不怎么健谈。说实话,我之前还真有点担心呢。”我站起身,将外套脱下来,整齐地搭在床边的椅子背上,“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相当好相处的一个人。”女孩显然更放松了,她试着将一直蜷着的腿伸直了一些,却又害怕离我太近占了我的空间。

“你今年多大了?”我平静地抛出问题。女孩沉了一会儿,喃喃地说道:“二十三岁。”

“读大学吧?长得很显小呢。说是高中生也有人信。”我打趣地说道,女孩有些不好意思,抿着嘴低下头。

“那咱们进入正题。”我清了清嗓子,“你妈妈叮嘱我说,一定要委婉一点。但我再三考虑,那不符合我的性格和疗法,所以我准备按照自己的方式来。”

“我不打算委婉,反而要更直接一些。听说你一直被梦境困扰是吗?”女孩随着我的提问一下子抬起头,她的瞳孔有些微微放大,“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面问题。”我镇定地说道,女孩眨眨眼,想要说话却又憋了回去。

我看着她逐渐躲开我的目光,便转过身,从背后取出一个圆盘。“跟你玩个游戏,这是我自制的一个指南针心理测试画盘,请你不假思索地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中,选一个告诉我。”女孩好奇地看着圆盘,猛然间,她的身体触电一般抖动起来,满脸惊恐,嘴里开始念叨:“你……你怎么知道,这不可能,你……”

2

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平铺开,向下压了几下,示意她保持淡定。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选的方向是北吧。”女孩的脸有些抽搐,她用手指着我,语气强烈地说道:“你快回答我,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我耸耸肩,将圆盘放在桌子上,“你别紧张,我今天来就是帮你解决这件事的。”

女孩镇定了一些,她放下手,斜着眼睛看着我:“怎么解决?不可能解决的。”我向前探了探身子,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四目相对,“请你相信我,我之前也是被他纠缠了很多年,所以,请相信我。”

女孩愣住了,良久,眼睛里有大颗的泪珠啪嗒啪嗒地滴下来。她向前窜了一下身子,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肩膀。

“没事的,没事的。”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不停地安慰着。

“可以了吧,我的肩膀都酸了。”我试着开玩笑,女孩一下笑了,赶紧松开了双手,不好意思地道歉,“你笑了,我也很开心。那么,跟我聊一聊你的困扰吧。”

女孩盘起腿,做了一个深呼吸,我也离开了床,将旁边的椅子摆正,对着女孩坐了下来。

“你的困扰具体是什么样的呢?”我率先发问。

女孩看着我,似乎找到了勇气,“是这样的。”她舔了舔干干的嘴唇,“十年了,我每晚都会做一个类似的梦。”

“类似的梦?”

“对。虽然每次梦境都不同,但每次都会出现同样的一个人。”

我点点头,“没错,我也曾这样。你继续说。”

“在梦里每次都会出现一个男人,他的声音低沉、厚重让我害怕。”

“男人长什么样子?”

“我真的记不住,因为他的脸总是沉在黑影里面,我看不清楚。”

我若有所思,“男人在做什么,会影响你梦里的活动吗?”

女孩被我问得一下子紧张起来,她思考着,像是在努力回忆梦里的情形,“他……他一直在跟我说,向北走。”

3

“向北走?”我诧异地问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女孩摇摇头,“我不知道,但他总是告诉我向北走。”

“你做梦的频率大概是多久?每天都做吗?”我追问道。

“不是的。吓人的地方就在这了,每次的场景都会给我一些第二天活动的暗示,但是这个男人的出现毫无规律和征兆。”

“什么意思?”

女孩思考了一下,没有答话。我看着她再度陷入紧张的样子,便继续问道:“这个男人第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吗?”

女孩点点头,“我记得应该是我中考出成绩后的那个晚上。”

“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女孩被问得紧张了一下。

“因为那天出了分数,嗯,对,我跟妈妈商量着要报哪一所学校。一所在南边,一所在北边,各有优缺点,所以我和妈妈犹豫不决。就是这个时候,就是那天晚上,这个男人出现了。”女孩回忆着,“当天晚上,我睡得很早,因为白天考虑了太多学校的事情导致身体有些疲惫。”

“所以那晚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我就睡过去了。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开始做梦。梦里,我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周围很黑一个人也没有。我似乎是迷路了,也似乎是找不到去处,于是站在路口等待。周围安静极了,那无依无靠而又十分真实的感觉让我害怕。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来——‘向北走。’”

“我诧异地看着周围,身边的路牌突然出现了南北方向的指向标。我望着路标指北的方向看去,一片黑暗。而当我回过头,想看看南边的时候,却发现南边也就是我的背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一身米色西装的男人。我害怕极了,本能地向着北边跑去。”女孩在努力地表述。

“往北边跑之后发生什么了吗?男人有没有追你,又遇见了什么事,什么人?”女孩微微抬起头,目光向斜上方仰望,“后来也没有遇见什么,只是跑了很久,突然间一抬头看到了我家北面的那所高中。整个学校都布满了灯光,看起来不那么恐怖。”

“当时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会无休止地出现,也没在意,只当是一次噩梦罢了。但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妈妈又问我我说:你愿意去哪边读书?我没思考,脱口而出去北面的学校。说完我自己也惊呆了。”我听着女孩的讲述,嘶嘶地吸着凉气。

“你还真是大胆,结果就真的去了北面的学校吗?”女孩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那个梦是在告诉我南边的学校会遇到那个男人,我害怕,而北面的学校有灯光。”

“那后来呢?你说你一直被这个男人纠缠。”

“没错,不只是这一次,高考的时候也是……而且,不只是上学读书选择学校这件事,甚至旅游的路线,外出买东西等等,这个男人都会出现。每次他都默默地站在黑暗里,逼迫我向北走。”

我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提出我的疑问:“这么说来,你一直都是选择向北,也就是说,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中,你都没有违背过这个男人的指示,是这样理解吗?”

4

女孩顿了一下,“你这么一说,其实也不是。大学时候,我由于总是在梦里被纠缠这件事而特别苦恼睡眠质量不佳,脾气也变得暴躁,因此我决定违背他,自己做一次主。”女孩坚定地说道。

“你违背了这个男人之后呢,又发生什么了?”

“出事了。”女孩平静地说,“那是学校组织的春游,我只能跟着大部队去城南。而且进了公园之后,老师公布的游玩路线也是由北向南的,我没法向北。但偏偏就是前一晚,男人又出现了。”

“那晚的梦里,我好像一直在跑,气喘吁吁地但是还在坚持。低着头,不知道跑了多久,但每次抬头看路牌的时候,都会写着几个血红的大字:向北走。那三个字鲜红鲜红的,写在白色的背景上格外显眼。只要抬头看,这牌子总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像是在提醒我别忘记一样。”我听着她的讲述,一种画面感蓦然出现在脑海里,背后一阵阵地发冷。

“但是我就是不想听从,仍然按照自己脚下的方向跑,跑得特别累特别累,直到体力用尽,倒在地上的一瞬间,我清醒过来发现已经是早上了。”女孩继续说着,“第二天,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参加了学校的春游活动。一路向南,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春游安排的地点是植物园,我跟几个小伙伴一起游逛。

猛然间,我听到身边有咔哧咔哧的声音,也就在这时,我不知为什么下意识地一回头,发现身后不远处的地面上,不知道是谁掉了一个粉红色的发箍。我考虑了一下,扭过身回去捡发箍,心想失主肯定很着急吧。

而这个时候,小伙伴们就在原地等我。等我捡起发箍,想要回去找小伙伴的时候,一根粗重的枝条从树上断了下来,正好砸在我原来的所在位置,几个小伙伴都受了伤,我真是运气好,躲了过去。不过就在树枝掉落的那一刻,我脑子里想到的竟然是昨晚梦里的白色路牌:向北走。因为我折回的这一下,的确是向北走的。”

女孩讲完,陷入了沉默之中。窗户外刮进来一阵风,缭乱了窗帘的同时,也把门缝悄悄地堵上了。客厅射进来的那一道光亮消失,只剩下阴沉的房间。我站起身,轻轻的走向门边,又将门打开。不急不慢地回到座位上。

“你听说过‘梦男’的传说吗?”

女孩诧异地看着我,“没有啊……”

“哦,这样啊。梦男是一种奇怪的传说,有的人会在梦里无数次地出现同一个人。”我清了清嗓子,“无论是怎样的场景,这个男人都会存在,没错,跟你的症状是一样的。”

“这个男人,会在梦里做一些事情,给予做梦人指示。就像你的梦男,会告诉你一直要向北走。这是一种预示,并不代表着好或者坏,而是梦男试图在一点一点地掌控你。”女孩惊恐地捂住了嘴巴,“由于梦只能发生在人沉睡的时候,而梦男又只能存在于梦境,所以他必须在梦里掌控你。”我坦然地说道。

“那么你猜猜,现在是几点钟?”

5

女孩从床边拿出手机,屏幕上跳出一串数字——10:06。

“这……这是……”

“没错,现在是上午十点零六分。而你却一直在昏睡中,房间也布置地很暗,拉着窗帘。其实你是被梦男不自觉地延长了睡眠时间,拥有更长的睡眠,也就意味着他有更长的时间去掌控你。”

女孩吃惊地长大了嘴巴,“我真的不知道,我还以为是寒假期间,早上我起得晚罢了。这……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会怎么样呢?”

“你会永远陷入沉睡之中。直到,直到有一天醒来的时候,你不再是你,而成了另外一个人。”女孩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哆哆嗦嗦地说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会被梦男完全控制,你的思想完全变成了他的思想,你的生活变成了他的生活,你将永远活在睡眠中的那个世界里。而这个向北走,只不过是他想控制你思想的时候,最基础的一个指令罢了。”

“怎……怎么会……怪不得这些年,我一直在默默地遵守着这个指令……这……”女孩满眼感激地望着我,“你说你也曾经被梦男纠缠,是吗?你一定有办法帮我的对吗?”

我叹口气,看着女孩着急的样子一时语塞。侧过头看着窗外,良久冒出一句:“尽力而为。”

“下面,你闭上眼睛,跟着我的思路回答问题。”女孩坚定地点点头。“首先想象你在一个十字路口。想好了吗?”女孩再次点头示意。“这条路四个方向都是黑暗的。然后,四个方向我需要你都想象出一个白色的路牌,上面用红字写着向北走。”我顿了一下,等女孩想象完毕这个画面。

“接着你随意向着一个方向开始走,不要害怕前方遇到什么。”女孩的表情开始凝重,眉毛慢慢地拧在一起。

“梦男出现了吗?”女孩点点头。“你不要看他,继续沿着自己的方向走,但是此时你又遇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同样,这个路口也都写有向北走的指示,白色牌子红色文字。做到了吗?”女孩点点头。

“请你连续这样重复五次以上,那时候,请告诉我,梦男在干吗?”女孩皱着眉头,仿佛在克服着什么恐惧一般。几分钟之后,女孩脸色铁青,“他……他在……”

“他在干嘛?大胆地告诉我。”女孩使劲闭着眼,整张脸开始扭曲,“他,他离我好近,而且他……他在挠自己的脸,很用力,很用力,衣服上留了好多血,我很害怕。”

“好!就是现在,我要你鼓起所有的勇气,靠近梦男。并想象现在你和他的头顶有一盏路灯,很亮很亮,亮到你足以看清他的脸。你做到了吗?”我提升了音调,加重了语气。女孩随着我的情绪开始紧张,呼呼地喘着粗气。

“看清了吗?看清了吗?!回答我!看清了吗!”女孩使劲点点头,“好,你告诉我,你的梦男长什么样子!快说!”我几乎是在嘶吼。就在这时,一直扭动不安的女孩突然间平静下来,眼睛一下睁开,嘴里缓缓地说出一句:“我的梦男……长得……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6

“他穿着米色的西装,但脸确是我的脸。没错了,是我的脸。”女孩木讷地说道。我松了一口气,将后背靠在椅子上,仰头说道:“你已经战胜了他,恭喜你,以后正常地睡眠吧。”由于刚才的情绪激动,我的血压急剧升高,额上沁出了汗珠。

我看着女孩淡定地坐在床上,久久地闭着眼,“我的任务完成了,那么我去找你妈妈复命了。”我站起身,抓起外套向着门缝走去。

门缝外,是妈妈欣喜的表情。“成功了吗?先生,哦不是,是医生,我高兴地不知道叫您什么好了。看着我女儿越来越嗜睡的样子,精神却一天不如一天,我这当妈的心里实在是难受……”说着抬手抹起了眼泪。

“你女儿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平静地说道,“哦,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之后再做个回访之类的。”妈妈一边擦着泪,一边拿手机,“好好,麻烦您了。我这就发给你。”我点点头,转身离去。

拿在手中的手机响了,是女孩妈妈发来的电话号码。我立在街角,抬头看着街口的指示牌,拨通了女孩的电话。“喂,你好。”她的声音变得透彻却低沉了许多,“哦,我是刚才的心理医生。有些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我并没有等待,继续说道:“我想说的是,你穿帮了,你知道吗?”电话那头又沉了一会儿,“什么意思?”

“没有人会记得十年之前的梦,即便是记得,也不会记得那些细节,你个傻子。既然你已经控制了这个女孩,就别再编出这么一套说辞了,满是漏洞,万一遇上真的高手,一定会前功尽弃,明白吗?”我凌厉地说道。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我想不明白,既然你看穿了,为什么不揭穿我,把我赶走?你给女孩的妈妈做戏是为了什么?”

我用手狠狠地敲敲脑壳,“是啊,我是为了什么。你可真是个傻子,我已经暗示过你,我之前也曾经被梦男纠缠,你还不明白吗?”电话那头一阵阴笑。

我叹了口气:“就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控制好你的宿主。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有事多找我吧,毕竟我算是个前辈了。”(作品名:《向北走》,作者:舌笔先生。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