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解梦 » 自然类 » 正文

梦见我和梦里人都穿红衣服-梦见老虎追我成功逃掉

若论古代文学作品中哭得最美的女子,林黛玉绝对是榜首。

她生于曹先生的红楼一梦之中,一双泪眼,成了多少人梦里的佳人。未读《红楼梦》之前,我不会喜欢她,疑惑那样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儿,是怎样俘获那么多人的心?可故事就这样发展,我也在那样一场大雪里,被一身红妆的黛玉,惊艳了半晌。

倾国倾城貌

曹雪芹从来不吝啬描写黛玉的笔墨,初入场时,她频频问颦颦,“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黛玉就以这样清冷柔弱的眉目,走进了荣国府的修罗场。

她唤黛玉,可她并不清冷。相反她比大观园中那么多的人都要热烈。

第四十九回中写道:“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绉面白狐狸皮的鹤氅,系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上罩了雪帽。”

黛玉的诗篇或许冷冽凄清,可待人却同衣衫一般热烈。若不如此,香菱学诗该让何人来教?惜春的“懒丫头”又唤与何人来听?宝钗如何同她姐妹相称?妙玉又如何将她视为知音?她爱穿红,衣衫也多温暖,她就像是那雪地里的红梅,是萧瑟冬天里唯一的慰籍。

曹雪芹应是爱极了黛玉,所以才将那样温柔的美貌都落在了她的眉宇。她不似宝钗的雍容贵气,而像是斜入高门庭院的一株江南梅,带着水乡的灵气秀丽,独自盛放于金陵城里。黛玉的美,在于灵气。绛珠仙草的前生带着记忆,让她用这一场短暂的人世之旅,去还尽泪水恩遇。

明明她可以用美貌俘获世人的心,可她偏要以才华,惊艳这一场初遇。

咏絮才名深

曹雪芹总拿她与谢道韫相比:“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东晋里,山阴的一场大雪造就了谢道韫的名气。而明清的荣国府中,黛玉同样以雪来诠释自己的才名。

他们立海棠诗社,一首《咏白海棠》让她潇湘妃子的形象更添一丝天成秀气: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这首诗罢,李纨都不禁感叹:“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可见黛玉的才华之高。

再到第七十回黛玉重建桃花社,一首《唐多令》依旧风采出众: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

一团团逐对成球。

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

叹今生谁舍谁收?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她的才气不止在诗作上,更重要的是一种大局观与悲秋感。建立海棠社时贾府正处在鲜花着锦的阶段,一切欣欣向荣,连悲愁都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青涩感;而到了重建桃花社时,贾府已经在落幕时分开始了喘息,黛玉的诗篇里也更添了些许大厦将倾的无望。

柳絮漂泊,何不似她的身世浮萍?咏絮才女即使横亘王朝间的更迭,依然没能改变结尾。

一生泪水尽

黛玉的人设很新奇,她前世乃是西方灵河岸的绛珠仙草,为了还神瑛侍者的滴水之恩,转世而成荣府千金贾敏与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女儿。在人世中寻到了神瑛侍者的转世贾宝玉,用一生的眼泪还尽了他前世的恩情。

贾宝玉常说一句话:“女儿家是用水做的。”黛玉像是为了应证他的话一般,每每哭泣时,梨花都不敢言语,海棠也只得先休。她爱哭不假,但却并非无理取闹。她或感怀身世,或为情落泪,可她笑起来时依旧是江南最温婉的梅。

越读红楼,便越觉黛玉真实地动人。她有些小性子,会吃醋宝玉同其他人亲近,哭闹也只是因为对他的在意。不然为何只有她替宝玉填诗,只有她为宝玉亲手做香囊?这本就是她隐晦的爱意,每逢遇见辜负,才会落泪。

想她当初同宝玉抱怨,“觉得今年眼泪倒比往年少了”。宝玉只笑着劝慰:“眼泪哪里有少的时候,是你往年哭习惯了。”可绛珠仙草最终还是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一生的眼泪全留给了神瑛侍者,最终因情而亡,重回了她的仙班。

不负意中人

《红楼梦》的震撼,正在于它的悲剧性。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家族,一朝就可以衰落。而“金陵十二钗”,各个红颜薄命,无一圆满。

作为“金陵十二钗”之首的黛玉,自然也逃不脱这样的悲剧命运。当宝钗的喜轿与黛玉的棺椁擦肩的那一刻,说不清谁才是最可悲的那一个。大观园中最有才华的两个女子,一个嫁给了枷锁,一个死于了爱情。可一个一生囿于深庭,一个去了极乐,再无七情苦。

阆苑仙葩也好,咏絮才女也罢。她的存在,就是在打封建思想的脸。宝钗是标准的大家闺秀,而黛玉不同,她就像魏晋那年的冬天,落在谢道韫心里的一场雪,带着浪漫多情与洒脱不羁,留在贾宝玉的心里。

或许,黛玉本就不该生在这样一个封建伦理达到顶峰的明清,而应落在魏晋的清溪竹林边,做她的痴情葬花人。“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断香消有谁怜?”她自身也就如同那桃花一般,绚烂了一个春天,然后用许多年的寂寞偿还。

她爱哭又爱笑,虽然身困牢笼,可心早就飞出了藩篱。桃花树下读《西厢记》,她自己何尝不想像那莺莺一般,为自己的爱情博弈。即使结局颓败,至少曾经拥有过吉光片羽。

大观园中的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与世俗有所牵绊,王熙凤权谋一身,探春寂静又自卑,宝钗极力扮演着闺阁小姐,惜春漠然冷峻地看着世界。唯有她不同,她像是污浊场里不合时宜的天外来客,带着孑然一身的冷冽,孤傲的走进泥沼之中。她的力量放在整个社会的对立面显得太过渺小,感染不了其他的人,能影响的只有她自己。

最后啊,她含恨而亡,看着自己的诗稿付诸一炬,一生泪水,都还给了那个少年的辜负里。

-作者-

霜见十九,00后自由写手,喜爱一切古风的事物。作者原创,未经授权,其它平台请勿转载。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