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解梦 » 自然类 » 正文

关于怎样讨好女友说梦里梦见了她的信息

梦的“梦言梦语”

(一)

许多人都做过梦,梦又分为很多种,比如春梦,春梦就不细说了,那种场面让人害怕不敢细说,还有很多梦做过了第二天又忘记了,有时候会觉得是不是真的印证了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梦,长长短短的梦,有恐怖的惊悚的,有被人追杀逃跑的,也有耳朵里长虫子,有门牙掉落出血,也有六月飞雪的梦……

也许每个人都做过梦,有人说梦是人在睡着后,脑神经有意识的活动,即潜意识的存在。说出来你们不信,我做的梦足够出一本书了。

不管信不信,来扒扒那些年我曾做过的梦吧。

这两年,我稍微能记住的几个梦大概总是梦见故去的亲人,比如,我爷爷去世的头七,我梦到他了,梦里知道他死了,当时我肚子里怀的闺女,半夜醒来的时候额头身上全是冷汗,那时候是南方的十月份。

再就是去年七月十四,我又梦到我爷爷了,但我在广州。今年大年三十前一天梦到我那因食道癌去世的外公,我想去看看他,但是家里人信基督教不让去看,老公的奶奶我也梦到,反正梦里都知道他们去世了,有笑盈盈像我走来的,有干看着我不说话的,有呈现最后咽气时吐出浓雾而闭上眼去世的。

我梦见我外公就是梦里知道他去世了,我想他是心有怨言,梦里家里人再一次搞殡葬流程直到他咽气。

在生活中我很少去想到他们,不知道是他们来到我梦中跟我打招呼来了,还是我去到了他们的梦中看到了他们那一刻的状态。

还有前些天做梦,元宵那晚,好巧不巧,和家属一起做梦,也许夫妻同床异梦大概类比说的就是我俩当时那个情形了。

当时那晚是梦到自己写诗得了一笔两百块钱稿费。后来给稿费的人后悔了,我又还给她了。

梦还没做完,旁边的人也在做梦,一边梦一边笑,还说了两个字“冲锋”声音我敢肯定绝对不是他本人,也许是世界的另外一个人借助他的身体在指导他的意识。

还梦到他妈和他一起做豆腐,第一回被他搞砸了。

一晚上做了三个梦,还有一个记不得了。

当时正在做梦的我被他做的梦给打断了,瞬间有种想一脚把他蹬醒的感觉。心里不禁感慨万千,原来同床异梦是这样的。

无奈是一个人做梦做的好好的被另一个人的梦打断心有不爽啊。但不忍拍醒他,早上醒后第一时间,他伸个懒腰道;“昨晚做了一晚上的梦,累死我了。”

听的我无语又好笑“你还记得你做梦了呀,你都梦见啥了?”

他挠挠头,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屁股对着我说;“梦到我去参加越南保卫战了,差点被人打死。”

我说;“那你可能梦见的是真的,因为我清楚的听到你说出了冲锋两个字。”

他的脸一下就红了,也不知道是他皮肤黑还是脸红,反正当时咻的一下跑出了房间洗漱去了,徒留我狂笑不止。

原来不禁就想到,做梦的人在梦里真的很忙。没时间醒,没有人拍醒他,他会一直把梦做完,直到百无聊赖,就像看完一场电影,走出了影院才算是醒过来了。

(二)

可能也是因为这几年,我时常听灵异故事导致的,我这十来年,基本是以听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算命,风水,招阴人,保家仙啥的,听故事也都是喜欢听那些纪实文学比如真实灵异事件啥的。

慕容雪村主要的书籍

中国缺少一味药

天堂在左深圳往右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这几本大概率是以听小说的形式听完的。

还有很多书籍关乎有无神论的,是否梦境与之相关联的,比如

我当算命先生的那几年

超品相师

东北招阴人

火葬场真实录

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有的书籍看了好几遍,有时一本小说重听三四遍都有可能

再一个就是没结婚之前,总觉得自己胆大妄为,其实都是假装的。看电影也专挑那些跟正儿八经的搭不上关系的看。又比如大家都曾听过或者看过的

贞子

午夜凶铃

凶相

咒怨

咒乐园

死神来了

电锯惊魂

汉尼拔

还记得有个韩国的电影,每次演到关键镜头,记得很清楚的一次是我和老妈没事时一起看的一个电影。镜头里出现一个人打开柜子,突然一个人头蹦出来,床底下突然一具尸体躺在那。老妈吓得哇哇大叫,我说你别害怕,一叫把人吓成神经病了,本来我还不怕的,被你这样一叫,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还有没事我就会去刷林正英老先生的僵尸片,上百部,我全看完了,甚至每部都刷了不下十遍,港片恐怖的鼻祖啊,伴随童年记忆的。

小时候家里没电视,邻居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每天晚上我和老哥吃完晚饭直奔老头家里,他家那时候有个小电视机,自己可以放置DVD碟片的。

有僵尸片系列的,有功夫小子武打的,还有当时一个感人至深的孟姜女哭长城。

每看完一部电影,半夜和老哥走出来时,两个人看的意犹未尽,嘴里不断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片中情节,如何如何吸引人,说到僵尸恐怖片两个人靠的紧紧的,他也不敢走前我也不敢慢后。

步调一致的往家里赶,甚至大半夜不敢说恐怖片里的情节,直到第二天我们又回到学校和同学们吹嘘昨晚自己看了个超级好看的电影,别提有多过瘾了。

也许那些岁月早已远走他乡,也许从未离去,就在梦境发生。也许告知你我的秘密早已云淡风轻。

(三)

直至前段时间重刷了那部《肖申克的救赎》,应该是六七年前看的,里面有个叫布鲁克斯的老头。对他印象非常深刻,关了五十年的布鲁克斯,刑满释放坐上了回家的小班车,一双长了白毛的小手手紧张的抓紧护杆,这个细节演的是真好。

他出来后,假释委员给他找了份超市给顾客购物装袋的工作,由于年龄大,经理也不喜欢他,他不喜欢外面的生活,他有时候甚至想弄把枪抢劫超市,甚至想把经理杀了当奖金,但是没有。

闲时他会坐在公园的凳子上喂喂飞来的小鸟食物,但一切都是那样的孤独。夜晚睡觉总是做梦,梦见自己失足掉进深渊,醒来好半天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他起身穿戴整齐,在自己临时居住的地方上吊了。而他的朋友们在监狱收到他最后的信件,希望他们原谅他。

唯一深刻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在牢房待的太久了,以至于我看见这部电影的时候,跟里面的人说的想得都是一样的,他应该死在监狱,他的故乡在监狱。

肖申克的救赎是改编以斯蒂芬.金所著的中短篇小说取自《萧山克的监狱》,文中片尾,类似于主人公用一把小小的铁锤进行了越狱,重回自己自由的边境,而老朋友在第四十年后的假释被予批准时,说了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话;彻底改造,我已可以重新回到社会。这本身就是一个单词,而现在它们对我已毫无意义,无论我有没有出去,你们关住的是我的人,并非我的心。你们做着你们制度以内的工作,但你们无法制约我的自由之心。

就这样,年轻的长官听完后,露出一丝微笑,在屏幕前的我,甚至已经猜到他的印章一定是“批准”二字的英文字母。

好比这世间,同意的,认可的,善良的,没有任何的废话,是那样斩钉截铁的也是不叽叽歪歪的。

明明主角是安迪. 德费瑞恩。但是那个布鲁克斯老头子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再一次观看,海伍德同样令人动容,他是整个片中唯一独白讲解的人。

这个电影也许就是同人电影,没有主角配角之分,讲的就是一个故事。

看完后,有时悲从中来。刚好差不多两个来小时,家属下班回来,见面第一句就是“你怎么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心情不好吗。”

我说没有,刚看完一个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你看过吗?

看过啊。我至今都还记得我上大学时这个被列入了英语教材,里面作者的文学造诣非常高,我们的英语对话就是从这里面练习的。说完后他兀自讲了关于该部影片的起始终点,以及所观看的读后感。甚至还推荐我看那部《辛德勒的名单》也是英语教材之一,讲的是犹太人啥啥的……没听太懂。

我当时十分惊讶他的记忆,一个人十多年前看的电影种种细节还能记得如此清晰,有时候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一片深海,一片让我远望而无法企及的大海,时不时从海面上蹦出几条五彩斑斓的鱼儿,而又刚好被我知见,我想那些五彩斑斓的鱼儿们的高光时刻,就是被我这样一个破衣叠被的人看到,才深知这世间的美,无处不在,无处不妖娆,无处不讨好。

(四)

但只要你愿意去发现,美是一切法,美是美妙的美之最。

片尾一老一少相互拥抱在一起,喜闻乐见而皆大欢喜。

我开始明白,一个人要永怀希望,希望是不死鸟,希望就是即将有好事发生……总有一天它会带你飞离这些和那些禁锢你身体的境地,因那高墙内无法永久的关闭你向往自由的心。

因你的心是自由的,因这样那样的制度体系层层关押,一环扣一环。没有人能够夺走你的自由,即使每天如我一般在做梦,而我的梦是自由的。

我梦里的人与事,杀人放火,持刀抢劫,流血流泪,大笑怒骂。都是一个人对应人的内卷化反应。也许它们只是个于我于他人没有任何受制影响的,因那梦里并无任何规则,仅仅只是像,我们的眼睛只看我们爱的人,我们挣得每一分钱都像日常通关打怪的自我游戏。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夜晚做做小梦,白天做个长梦,活着是黄梁大梦,死后是南柯一梦。

梦,梦,梦。昼夜轮转,人生总以不断告别的方式去清醒去沉睡,如来者不去,去者不留,如此空旷如荒野,我们整天安排我们的心做什么。

何以无念,止念,求心静气。

有时候觉得自己一天都很忙,却什么都没去做,仿佛有无数的得到,而后索性失去。

我想我已渐渐能明白真正能令人不惑于世的是一颗喜得安静的心。

从无有是出,到因无所住,打破一切先知的理念,后知见才有容身之所,这样又何尝不是请另一个自己居住自己内心偏远的小镇呢。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