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抽签 » 周公灵签 » 正文

梦见梦里别人打情骂俏-梦见自己和情人打情骂俏

秦可卿和贾珍之间,原本是公公与儿媳的关系,但两人却突破了禁区,有了爬灰的事实,虽然曹公在批阅增删时,拿掉了一些关键情节,但从未删之文中,我们依然可以得出秦可卿与贾珍非正常关系的事实。

这本是一件丑事,换成任何人,既然发生了,因为有伤风化,也败坏人伦,很多人都会捂得很严实,唯恐被人得知,但贾珍和秦可卿之事,虽然宁荣两府没人主动说出口,但似乎又是个公开的秘密,就连焦大这样的老奴都知道,这就十分令人疑惑。

也就是说,秦可卿和贾珍之事,是早已暴露的,只是家丑不可外扬,没人去说罢了。那么两人又是如何暴露的呢?

首先我们不能忽略的是焦大醉骂。因为被派了夜里送秦钟的苦差事,焦大气不过,便借着酒意将宁府的丑闻撕开了一个口子。宁府的丑闻可以用焦大的一句话概括: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焦大这话一出口,众人的反应很有意思,宁府的小厮,“唬的魂飞魄散”,就连凤姐和贾蓉也是“遥遥的闻得,便都装作没听见。”

看见没有,焦大醉骂的话,在宁府都是早已存在的事实,只是众人都作睁眼瞎子罢了,只要没有损害自己的既得利益,谁也不会去多管闲事。再说了,贾珍是宁府的家长,又是贾府的族长,位高权重,只手遮天,谁又能管得了他呢?

焦大醉骂一回,脂砚斋有一条批语说:焦大之醉,伏可卿之病至死。什么意思呢?也就是焦大醉骂最终导致了秦可卿之死。我们可不可以这么理解:焦大醉骂时,正好秦可卿也听到了,正中其心病,她从前以为她和贾珍之事做的机密,及到焦大醉骂,才发现,他们的不伦之事,在宁府早已人尽皆知。

因此,秦可卿从此落下了心病,冯紫英推荐的张太医给秦可卿看完病就说: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她自己也说过,任凭神仙也罢,治的病治不得命。

再就是贾珍的为人做派。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一回,说贾珍“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可以说是对贾珍品行的精准概括。

也就是说,在宁府贾珍是老大,他要怎样便怎样,从宁府恶名在外的情况来看,贾珍做的那些龌龊事,大多都是不避人的,大有你知道了又能奈我何的架势。

柳湘莲这个外人都说,宁府除了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可知宁府有多脏了。贾蓉能大着胆子与两位姨娘打情骂俏,搂着丫鬟亲嘴,贾珍在孝中,竟光明正大地借着习射的名义夜夜聚赌娈童,贾琏也深知贾珍父子二人素有聚麀之诮……

这样的贾珍,即便与儿媳秦可卿爬灰,你觉得他会当成一个秘密守口如瓶吗?87版红楼梦有个情节,瑞珠去天香楼给秦可卿送衣服时,发现了两人奸情,逃跑时被贾珍发觉,但贾珍并没有把她怎么着,这也符合贾珍的本性。反正在宁府他说了算,他就是天,与儿媳爬灰怎么了?谁敢说出去?

虽然没人敢说出去,但宁府的这些下人背地里却会议论纷纷,原文就说“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谣诽谤主人……”当这些下人看到贾珍与秦可卿经常鬼鬼祟祟时,他们会怎么想?焦大会不会也是听了这些下人的议论,而专门去证实了此事,于是才有了焦大醉骂呢?

更明显的是,秦可卿死后,丈夫贾蓉还没怎么悲伤呢,反而是公公贾珍哭成了泪人,且把秦可卿葬礼办的奢华无比,这显然不正常。毫无疑问,这些都会成为外界的谈资和产生是非的话题,但贾珍完全没有隐藏遮掩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脂砚斋批语中,还曾透露,曹公删去的四五页文字中,多是关于天香楼的,有遗簪更衣诸文,也就是说,这大约是秦可卿和贾珍之事暴露的关键情节,脂批里也有两句诗提到“微密久藏偏自露,幻中梦里语惊人。”

这两句话,大概说的是这样两件事,一件是贾珍和秦可卿爬灰之事暴露,一件是秦可卿悬梁自缢后托梦王熙凤交代后事,两件事其实是有因果关联的。

你以为秦可卿是病逝?曹公虽然写她生病,但多少医生看了,都没得出是什么病症,这其实是曹公改过之笔,秦可卿判词里说得很清楚了,她是在高楼上悬梁自缢的,那高楼便是天香楼。

可以肯定的是,秦可卿与贾珍之事主要发生在天香楼上,大约这里平时没人上来,比较隐秘,当然,两人之事也是在这里暴露的,而秦可卿最终也殒命于此。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