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周易 » 正文

梦里梦见亲人是走鬼道了吗-梦见母亲的鬼魂

金瓶梅的隐藏结局,吴月娘一场春梦,缘何梦到云理守霸王硬上弓

西门庆诸多妻妾,吴月娘是性格沉稳,进退有度的女人,且在西门庆死后,妾室、丫环作鸟兽散,嫁人的嫁人,偷人的偷人,唯独她一个真正为西门庆守节。但第一百回结尾处却重点描述了吴月娘的春梦,梦里西门庆的结拜兄弟云理守要与她拜堂成亲,欲成云雨,霸王硬上弓。这一章本就神仙鬼道,因果循环,是不是隐藏着金瓶梅的另一种结局呢?

1.谁是云理守?

云理守是西门庆热结十兄弟中的一个,存在感很低。虽不至于跟白赉光、孙寡嘴一样是家徒四壁的青皮,但在西门庆眼里,远不如应伯爵、吴典恩等人称心如意。可见是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角色,何况本来结拜十兄弟就是凑数,他作为逛妓院、喝花酒的帮闲,纨绔倒是见长。

后来云理守的哥哥战死,他袭了祖职成了山东清河县右卫指挥,虽是武职,也算是官场中人,再来到西门庆家中,西门庆才高看一眼,让他跟吴二舅同坐。可见云理守之前来到西门庆家里并不受待见。吴月娘和云理守妻子范氏同时怀孕时,范氏提议做儿女亲家,当然,这时是云理守攀附西门庆。

2.西门庆死后,云理守拆台了吗?

西门庆死后,人走茶凉,落井下石者比比皆是。其他人不说,结拜兄弟中要坑西门府且有能力坑西门府的就有几人。应伯爵与西门庆最为交好,也最得信任,借了西门庆不少银子。西门庆刚死,应伯爵就转投了张二官,且牵线要把李娇儿、潘金莲嫁给张二官做妾,同时勾结吴二舅把欠西门庆的账给偷偷抹去,可谓无耻之极。吴典恩就更不要脸了,他得官就是因为帮着西门庆跑腿送礼意外得来的,上任时没钱做衣服还是西门庆给了100两做官服。西门庆死后,他却借着平安偷钱的由头让他诬陷吴月娘跟下人玳安有染,要讹诈吴月娘钱财。

结拜兄弟死后,不想着帮衬孤儿寡母,却有的图钱,有的图人,讽刺至极。云理守就更绝了,要财色兼收。西门庆死后,吴月娘生下遗腹子后,云理守就让妻子范氏前来提亲,正式结为儿女亲家。看似云理守有情有义,不毁前诺,却打着别的算盘。“见西门庆死了,吴月娘守寡,手里有东西,就安心有垂涎图谋之意。”意思很简单,美艳寡妇以及寡妇手里的东西他都想要,儿女亲家不过是幌子。

3.吴月娘的春梦,正是云理守心中所想

若干年后,金兵打来,吴月娘带着儿子孝哥,哥哥吴二舅,下人玳安、小玉五人去投奔在济南府做参将的云理守,顺便为儿子孝哥完婚。途中庙里住了一晚,吴月娘做了一个漫长且凄惨的春梦。

梦里云理守收到吴月娘的聘礼,却说范氏死了,自己作为总兵家里缺主事的婆娘,要吴月娘嫁给他。吴月娘大怒不从,云理守便提着玳安和吴二舅的头出来威胁,月娘见两人被杀,便骗说先让孝哥完婚。孝哥娶了云理守女儿,云理守自然不能强娶吴月娘,但还要跟吴月娘欲成云雨,霸王硬上弓,吴氏依然不从,气得云理守一刀把孝哥砍了,将吴月娘从梦里吓醒。

梦虽是春梦,但结合云理守过往作为,却是正中下怀,为何只杀了玳安三个男人,留下月娘和小玉两个女子,原因无他,云理守要收用她们。正是在此梦的刺激下,吴月娘才打消了去济南府投奔的念头,让孝哥出家为僧。

4.吴月娘真去了济南府,云理守靠得住吗?

若吴月娘真的去了济南府,云理守显然是靠不住的,他既垂涎吴月娘日久,且图谋西门府的产业和财富,此去本就凶多吉少。结拜兄弟抢嫂子这事儿本就不稀罕,花子虚也是西门庆的结拜兄弟,西门庆不照样娶了李瓶儿,且图谋了花家全部财产吗?云理守有样学样,想要的也是这个结果。

金瓶梅是世情小说,神仙鬼怪之事本就虚幻,能够照看的是现实,所以,最后一回描写的吴月娘的梦境,极有可能是金瓶梅的隐藏结局。至于神仙度化,西门庆投生之类,并无实据。试想金兵肆虐,民不聊生,十室九空,吴月娘一行不去投靠有兵有权的云理守,怎可能逆行回家?一旦投奔云理守,可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吴月娘为西门庆注定守不了贞节。

明清小说多有隐藏结局和名谓谐音,《金瓶梅》也是一样,应伯爵之名为“应百嚼”,指出的便是其骗吃骗喝帮闲的本职,吴典恩之名是“无恩无义”。至于云理守,即“云里手”,对于逃难的吴月娘一行来说,看得见但摸不着。“云理守,字非去”,则更有意味,点名了吴月娘“不要去”,若“非去不可”,迎接的必然是那个凄惨结局,也注定是梦境变成现实。

诸位以为,哪个结局更接近现实呢?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