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周易 » 正文

梦见男朋友在梦里说爱我-梦见有男朋友对自己很好

作者:刘娜

不管你在哪里,

我都偷偷爱着你。

1.

2010年的5月7日,是农历四月二十四。

周五。

20岁的弦子,还在读大三。

她清晰地记得,那天下午,是在大阶梯教室里,上文学概论。

但,自脾气倔强、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开始登台讲课,她就开始头晕脑胀,坐卧不安,直冒冷汗。

紧接着,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地绞着疼。

那种疼,不像是吃坏了肚子,也不像来例假,更像是,有双看不见的大手,将她腹内的器官,重新排列组合。

这种前所未有的疼,让弦子痛苦难忍。

以至于,坐在第一排的她,不得不顶着老教授谴责的目光,被室友搀着走出阶梯教室,用自行车驮着,前往校医院看病。

初夏已来,太阳火辣,香樟树伸出碧绿的叶子。

走到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图书馆后面那条小路上时,捂着肚子的弦子,忽然听见有人在喊她“弦儿,弦儿”。

这声音不大,但很急促,一声接着一声,让她辨出是父亲。

弦子慌忙寻找,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她问室友“你听见有人喊我吗”,室友忽闪着大眼睛说“没有啊,你病得出现幻听了吧”。

就在那一刻,疼痛,突然消失。

它消失得如此干脆,如此诡异,以至于多年后,弦子想起来,仍觉得它藏着某种隐秘的关联。

坐在室友的自行车后座上,眼看就到校医院门口时,弦子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妞……妞……你爸……你爸……他出事了……”

2.

弦子的爸爸老赵,是初中的历史老师。

那个周五上午,他上完那星期的最后一节课,还给弦子妈打电话:“下午我没课,早点回家,你晚上想吃啥饭,我来做。”

弦子妈在市档案馆工作,俩人结婚24年了,是朋友圈里难得的恩爱夫妻。

最令朋友们羡慕的,是这个幸福家庭里,有个特别优秀的女儿——考上985的弦子。

但,那天下午3点刚过,正在上班的弦子妈,忽然接到交警队的电话:

老赵,出事了。

老赵开车从学校出来,经过北关大桥时,被一辆大货车给撞了,五脏六腑都被撞了出来,送到医院时,人已经咽气了。

蹲在太平间的门口,给弦子打电话的妈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骗弦子说,老赵还在昏迷,请她快点回来。

挂掉手机,弦子跑回宿舍拿上身份证和学生证,直奔火车站。

她自小就和爸爸亲。

她是爸爸的命,爸爸也是她的命。

3.

上了火车,弦子再次给妈妈打电话,询问爸爸的情况。

仅凭电话,她就能感受到,身处嘈杂环境的妈妈,正被一种悲痛和冰凉的磁场包裹。

极其不好的预感,让弦子浑身不停地打颤,她怕邻座看出异常,就把头别向窗外。

火车疾驰的窗外,田地、村庄和树木,快速后退。

这让弦子想起4岁那年,老赵为让她知道韭菜和麦子的区别,带她到郊区农田去分辨的情景;

想起7岁那年,她回乡下奶奶家过暑假,老赵带着她和一群毛孩子,下河逮鱼捉虾逮幼蝉炸着吃的往事;

想起12岁那年,她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初中,老赵喝得烂醉如泥,在一帮桃李满天下的老同事面前,大言不惭:“我家弦儿,才是我最好的教案,最优秀的学生”;

想起16岁那年,她暗恋过一个男孩子,老赵悄悄跟踪那个男孩子后,夸她眼光不错,还鼓励她去表白,但后来不知咋地,她没有表白,也不再喜欢那男生;

想起18岁那年,她考上大学,老赵送她去报到,神色飞舞地展望未来:

“弦儿,将来你还要考研究生,考博士;将来你工作了,结婚了,生孩子了,爸去给你照顾,爸有的是育儿经验……”

想着想着,巨大的哀伤,从胸腔里涌出来,化成一股又一股眼泪,从弦子的眸子里簌簌而下。

4.

哭着哭着,弦子在火车的颠簸中睡着了。

她梦见了老赵。

老赵的打扮非常可笑,穿着一身白衣服,像极了公园里打太极的退休老头儿。

“爸,你伤得咋样?”弦子抱着老赵,可劲儿哭。

老赵一边给弦子擦眼泪,一边煞有介事地说,他要去很远的地方,办很多很多的事儿,见很多很多的人。

弦子问老赵到底要去哪里,老赵说了一个又一个地名,一个又一个人名,一桩又一桩怪事。

弦子也记不住老赵都说了啥。

她只记得,在火车上醒来,拿出手机看时间时,不知碰到哪个键,短信收件箱里,老赵之前发给她的信息,一一蹦了出来:

“弦儿,要好好吃饭。”

“弦儿,别怕花钱,咱家有钱。”

“弦儿,你有空读读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假期回来和爸交流读后感。”

“弦儿,爸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却常常希望人类有灵魂,这样即便去世了,也可以守护最爱的人……”

5.

见到躺在水晶棺里的老赵时,弦子拒绝相信那是她爸爸。

她跪在老赵的遗体前,看着睡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那个男人,不相信他是那个说过要陪她考研的爸爸,那个说过要看她结婚的爸爸,那个说过要给她哄娃的爸爸,那个就连梦里都说会一直陪着她的爸爸。

她还没有长大,他不会走的。他一定是藏在了某个地方,等着她去找他。

弦子不仅这样想,她还这样安慰妈妈。

妈妈抱着弦子,恸哭不止:“你爸,明明说好,晚上回来给我做红烧鱼的……”

6.

弦子认为,老赵还活着。

但,从此后,她推开家门,打开厨房,跑进书房,再也没有老赵的影子。

她想念老赵,想念他高兴时像个少年一样吹牛,发脾气时像个野兽一样暴躁,得意时说起来话没边没沿儿,沮丧时觉得所有学生都不懂他的苦心……

她想念他的好,他的不好,他大男子主义的愚昧和温暖,他教导主任的刻板和教诲。

她想见他,所以总会梦见他。

有次,在梦里,她问老赵:“爸,你咋不回家,我和妈都想你。”

老赵总是说,他忙得很,去了这儿,去了那儿,见了这个,见了那个,拜托这位,拜托那位。

老赵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弦子听得迷三道四。

醒来后,她只记得老赵说忙,但就是想不起来,老赵到底在忙啥。

7.

大四那年,弦子一边考研,一边在校外实习。

有天晚上,公司聚餐,弦子回来晚了,下了地铁,就觉得后面有人在跟踪她。

弦子有点害怕,赶紧给当年送她去校医院的那个室友,发信息,让她迎一下。

果然,走到学校旁不远处的那条马路旁,身后的人突然超过弦子,跑到路灯下脱掉了裤子。

弦子脑子一片空白。

她正要喊救命,只见那人嗷一嗓子上来,捂着自己裸露的下体,在地上打滚。痛苦的样子,好像谁正打他一样。

就在这时,室友赶来,报了警。

警察赶来,把弦子和那个暴露狂一起喊到派出所问话。

那个暴露狂,非说就在他脱裤子的一瞬间,一个黑影窜上来拽住他的下体,要搞废他。

警察调了监控,发现监控里,除了弦子和那人,没有旁人。

但经过对比,警察也发现,这个暴露狂,就是那个经常在大学周围的小巷里,对着独自行走的女生脱裤子,却迟迟没有落网的流氓。

那晚凌晨一点多,弦子迷迷糊糊睡着后,梦见了老赵。

她问老赵:“爸,是你吗?是你在保护我吗?”

老赵只是说,他很忙,每天不仅要见很多好人,还要抓很多坏蛋。

具体是哪些好人,哪些坏蛋,老赵说了很多,弦子还是一个也没记住。

8.

如老赵希望的那样,弦子后来读了硕士,读了博士,去了高校教书,嫁给了在同校任教的师兄。

弦子第一次带学生去贵州支教,是2017年暑假。

支教的间隙,她还带学生去了解苗寨老建筑。

有个周末,他们探访古寨时,突然下起了暴雨。雨停天晴后,他们沿着山路返回支教点。

走到一个拐弯处,弦子一扭头,看见一只受伤的灰野兔。

那野兔瘸着一条腿,可怜兮兮地跪在山路旁,用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弦子,不逃跑,也不惊慌。

弦子想起自己背包里,有老乡们送的苗药和纱布,就把那野兔抱在怀里,在学生的帮忙下,简单包扎了一下。

谁知道,刚包扎好,那野兔就箭一样地蹿了。

弦子和学生面面相觑,正讨论是野兔狡猾,还是苗药好用时,就听见前面山路上,传来山摇地动的轰隆声。

像坦克驰来,又像地震发生,还似猛兽逼近。

声音持续了半分多钟,几个大胆的男生跑去看究竟,才知道拐过这道弯儿,三四百米处,一处山体滑坡,巨石裹着泥浆,从山顶滚下,倾泻在弦子他们返程的必经之路上。

就在那一瞬间,弦子想起来,老赵属兔。

9.

那天晚上,弦子没有梦见老赵。

倒是支教结束那天,她躺在返程火车的卧铺上,迷迷糊糊中,看见老赵就站在她床边。

她问老赵:“爸,前几天在山里,我碰见的那只兔子,是你吗?”

刚问完这话,她发现老赵的右手腕子上,缠着纱布。

弦子认得那纱布,因为她给那兔子抹完药包扎时,怕脱落,特意系了个蝴蝶结。

老赵也不回答。

他穿着生前最爱的那件灰色毛呢大衣,依旧说自己忙得很,要去这里,要去那里。

弦子急哭了,质问老赵:

“爸,你知道我有多孤单吗?你知道妈有多想你吗?你知道你偷偷溜走后,我在到处找你吗?”

老赵用手摸摸弦子的头:“弦儿啊,你别哭啊,爸爸会派一个人,去陪你们的。”

10.

从贵州回来没多久,弦子怀孕了。

那时,弦子妈恰好退休,就从老家来,给弦子带孩子。

儿子两岁多时,有天中午,弦子吃罢午饭,在单位整理评职称的资料,不知怎么地,她上下眼皮总是打架,困得头都抬不起来。

她躺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

就那一小会儿,她又梦见了老赵。

这一次,老赵非常着急,满头大汗,说话都连不成串:“快……快……快……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回屋,让她赶紧回屋……”

弦子正要问老赵怎么回事,一个激灵从梦里醒来。

她慌忙掏出手机,给妈妈打电话。

一个,两个,三个,怎么打都是没人接。

弦子放下手里的活儿,发动车子准备回家时,突然接到了妈妈的回电:

“妞,妞,吓死人了。刚才我带着豆豆(弦子的儿子)在楼下玩。豆豆不知道为啥,突然钻到我怀里,一个劲儿哭,一个劲儿哭。

我以为豆豆饿了,就抱他回屋,我们刚走了10来米远,一块大玻璃落下来,就砸在刚刚我俩站的地方……”

弦子听着母亲的话,看着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把提到嗓子眼上的心,一寸寸放回胸腔里,然后想到了一句话:

如果爱有来生。

11.

再后来,弦子如愿评上了职称,又做了博士后研究。

弦子的儿子上了幼儿园,小家伙异常聪明,记忆力超群。

弦子的丈夫很爱她,成了业界小有名气的专家。

弦子的妈妈身体健康,没事儿就约着一帮老姐妹,跟团飞这儿飞那儿。

弦子渐渐接受了老赵的确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

她知道,只有自己过得好,过得幸福,老赵在那一边儿才安心。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很久没有梦见老赵的弦子,又梦见了爸爸。

她还是问他:“爸,你去哪儿了啊?”

这一次,老赵不再说自己忙这忙那,而是握着弦子的手,非常开心地说:

“弦儿啊,爸这10年,把你今后要去的地方,都走了一遍,该做的,该说的,该办的,爸都给你弄好了。你只管往前走,一直往前走,就好了。”

弦子从梦里醒来,清楚地记得老赵说的那些地名和人名。

有的人她认识,有的人她不认识;有的地方她去过,有的地方她做梦都没想过要去。

她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又令人心安。

12.

“你相信灵魂吗?”

“你相信梦境吗?”

“你相信爱我们的人,即便离世了,还会在天上守护我们吗?”

“你相信父母和子女之间,有着某种强韧的磁场,直至一方离开,这磁场也永在吗?”

父亲节即将到来的昨天,相识6年的弦子,在微信上问我。

我想了想,终究没有对她说:

梦,不过是潜意识的再现。

我们无法接受最爱的人离开,才一次次和他以那样的方式相见。

那个突然惨叫的暴露狂,不过是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个山中碰见的野兔,更像是善良师生的善报;至于儿子和母亲躲过一劫,更像是好人自有吉象的运气。

我只是对她说:

我相信因果。

我相信善恶。

我相信福报。

我相信爱,相信万物有道,相信自然有法,相信持戒修行。

听完我的这番话,弦子发来一个捂嘴笑的表情符号

“你这语气,好像老赵啊。”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她截屏发给我一个10多年前,老赵发给她的一段话:

人生是一场因果,种下善因,才有善果;

生命是一场轮回,持戒修行,方得始终;

亲子是一场报应,播下良种,方有丰年;

自然是一场道法,大道无形,大法天成。

昨天是父亲节。

写下我认识6年的朋友弦子,怀念她父亲的故事。

愿那些拥有父爱的人,明媚康健。那些错失父爱的人,总被善待。

爸爸们,节日快乐。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