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解梦 » 周易解梦 » 正文

在梦里梦见吃水果-梦见吃不知名的水果

今日的文章纯属扯扯闲篇~

快过年了,最近特别想念我妈做的饭。做梦都想。

好多次,梦见我拎着个饭盆,在长长的一排自助餐面前转悠,菜有有蒸鱼,腊猪蹄,鲫鱼汤,板栗炖鸡,炖牛肉,炖羊肉,红烧兔子肉,蒜薹炒腊肉,腌辣椒炒臭豆腐,红焖金针菇……

所有的炖菜都在火锅里,咕嘟咕嘟地煮着,蒸汽在人头顶上盘旋,炫的食物更是浓香扑鼻,深吸一口气,准备咬一口……醒了。

尤其最近因为疫情防控紧张,春节眼瞅着是不能回老家的,更是日日夜夜想着这些家乡菜,想得口水直流,想到最近吃什么好吃的都没有胃口。

我的老家河南信阳,地处大别山区,与湖北、安徽、山东多地接壤。从我家小镇上去武汉,高铁只需40分钟,开车走高速不过两小时,比去郑州都近。

我公婆的老家故事,离临近的合肥开车也只需20分钟,所以村里的人生病都去合肥就医,连信阳市都不愿意去。

信阳地处这样一个多省市交接的地方,最有名的除了信阳毛尖,另一个就是:信阳炖菜。

信阳炖菜是怎么有名呢?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是,走在郑州的大街上(出了郑州好像就不行了),除了能看到湘菜、川菜、徽菜、粤菜等的招牌,另外一个经常看到的,就是信阳炖菜馆。

这是信阳菜馆的标准门面

以地级市命名的菜系居然能跟其他省级选手同台竞争,也算是非常有出息了~

跟川菜的“麻辣”、湘菜的“香辣”比,信阳菜的特点是“咸鲜”:

“咸”大概来源于对于腌制品的喜爱,像鸡、鸭、鱼、大鹅、猪肉统统可以用盐来腌制,抹上一层盐后晾干保存,让咸味深入肌理;“鲜”则来源于对食材的讲究,不但腌制食物的原材料讲究新鲜,其他新鲜菜更讲究新鲜。

这就造就了信阳菜的一大特点:其他菜系是“吃啥有啥”,信阳菜是“有啥吃啥”。

所以早年间我家开餐馆时,经常发现外地来的客人不会点菜:他们总是照着菜单点。但是当地人的点菜习惯是——没有菜单,对着食材点,只吃当季最时新的菜。

虽然做的是土菜,但是信阳炖菜馆里的布置也不会很简陋,绝不会大堂里放着十几张桌子,四个人一桌,自己吃饭也能听见别人喝汤——那是河南烩面的风格。

信阳炖菜馆的装修一定是要有包间的,不管是今天在郑州吃,还是十几年前我家在镇上开的小饭店,一定要有包间。因为信阳人爱热闹,一顿饭至少得吃两个小时。

包间的装修不能太掉价,墙上得有字画,壁纸不能太寒酸,角落里得放点大瓶插花。并且,吃饭的大桌一定是可以转动的大圆桌——一定要可以转动,因为信阳菜多,六个人吃饭都得是十好几道菜,桌面若不能转动,没法夹。

讲究一点的信阳菜馆对于包间的名称也不会随便取,我去过好几个信阳菜馆,包间的名称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罗山,浉河,平桥,固始,潢川,光山……

外地人不明白这是什么,可是只要是信阳人一看就明白——这名称对应的是信阳市下面的各个区县。比如我,每次去信阳菜馆,一定选“罗山”的包间,因为我就是罗山县人。

进包间了,开始点菜。不一定是做东的人点,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客人点,在信阳菜馆,点菜的一般都是最会吃的人。

怎么样算是最会吃呢?这就涉及对到食物来源、新鲜程度、厨师做法等的通盘了解。

比如,吃炖鱼头,鱼最好是十三口水库的鱼,其他地方鱼土腥味会更重;吃臭豆腐,臭豆腐一定是豆腐卷发酵后长出白毛的臭豆腐(绝不是长沙臭豆腐),吃的时候一定要双面煎的金黄,这样吃起来又酥又嫩;吃腊猪蹄,时间不能是在夏天,最好是在春天,腊味的刚刚好;吃咸菜杆,一定得是色泽黄亮,入口酸脆,脆中带辣,辣中带鲜,咸鲜的口感是最好的……

讲究点的,还要看老板是不是信阳本地人。

老板是信阳人,就意味着像腊肉、咸菜杆等需要自己手工加工的食物会更地道,而不是从市面上买来的“外地货”;像臭豆腐、白鱼条等需要作坊制作的食物,老板也有办法找到最正宗的渠道,半天的时间就从原产地直接拉到餐馆……

点菜的数量也不能少,前文说道,六个人都得十好几盘菜,这是认真的。像我家,爸妈招待客人是这个规格:

四个凉菜,包括开胃菜如红辣椒丝、木瓜丝,和素凉菜如凉拌杜鹃、凉拌浆粉等,还有荤凉菜,如香肠、卤鸡爪等;

然后四个火锅,如炖猪蹄、炖土鸡、炖狗肉、炖牛肉、炖羊肉、炖大鹅……

随后是六至八个热菜。包括:肉菜两三个,如猪肚、鸡杂、兔头、泥鳅、黄鱼;鸡蛋菜两三个,香椿鸡蛋、蒜薹鸡蛋;纯素菜两三个。

然后上汤,分甜汤和咸汤。甜汤如银耳红枣汤,咸汤如猪肝汤,野菜汤。

接着上主食。米饭、锅烙馍、银丝卷、芝麻球、南瓜饼、春卷,看个人喜好,随意上。

最后是水果拼盘、瓜子花生、各类点心,让吃完饭还不想走的人们继续聊一会。

总之,荤的素的、甜的咸的、热的凉的、干的稀的全都有,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洋洋洒洒,火锅从头到尾不能停,炒菜是客人一边吃一边上,这样哪怕吃两个小时,最后一道菜还是刚出锅的。

信阳人吃饭聊天,也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我们不谈政治,不谈生意,不谈八卦,不吹牛,也不诉苦。从小到大,在信阳人聚会的餐桌上,我见过大家聊得最多就是:吃。

如:谁谁家的小青菜炒豆腐特别好吃,豆腐清香鲜嫩,明明夹在筷子上还在颤巍巍的晃动,可是在盘子里就能做到一块不碎;谁谁家的野猪肉处理得特别地道,肉质爽滑膏腴,一点不觉得油腻;谁谁家的鲫鱼汤那叫一个鲜啊,客人都抢着喝汤,一锅鱼都没人吃……

一边聊一边还把下一顿约上了,“哎那谁谁家下次我带你们去,做的比这还好吃!”其他人附和“一定一定!”不管以后去不去吧,反正要的是这个气氛。

信阳人吃饭的时候还特别爱“劝菜”,而“劝菜”的原因不是客气,也不是热情,而是纯属怕热菜过了火候,吃起来口感不好:

“来来来,尝一块这个猪蹄,再不吃肉就要炖化了”,“尝一块这个鸡爪,凉了就不好吃了”“这个霸王别姬啊,鸡可是土鸡,尝尝这裙边,是不是特别入味”。。。

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长大,以至于我现在每次吃席时都特别不爱跟别人说话,上桌就潜水一样埋头苦干,吃饱了再跟别人聊天——没办法啊,从小我妈给我灌输的观念就是,菜一定得趁热吃,凉了就没味了,所以为什么不能吃完了再聊?

写了这么多,越写越饿,越饿越想。可是能怎么办呢? 远嫁的姑娘,日子过得再好,心里也有一片回不去的远方,再多的想念,也只能留在梦里慢慢品味吧。

想起一个年纪大点的领导说的一句话,他说:如果你做梦总梦见吃的,说明你内心还是个孩子;如果你开始梦见过去的朋友,就说明你已经是个老人了。内心怅然,大约是太想爸妈了吧,所以梦里又回到了童年的时光……

中午给我妈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锅碗瓢盆当啷响,估计是手机放在桌子上,她怕我听不见,提着嗓门喊:“中午家里来客人呢,我在炒菜呢!”

我问,“都有啥好吃的啊!”

我弟媳妇立刻就把照片给我发过来了。

还不忘记跟我嘚瑟:

我。。。。。。哭一会去。。。

评论(0)

二维码